在廁所吃蕉的老伯

 

破天荒全日禁食肆堂食令實施,無論街頭巷尾,都被鏡頭捕捉到市民在炎夏當眾用餐的畫面。跪着吃飯的伯伯令人心酸,地盤小伙子樂天面對令人敬重,情侶在公園進餐是考驗愛情的一個關卡,而這特殊苛政,也許對抗疫有一點用處,但對於普羅大眾的尊嚴及人性角度,卻讓許多人不敢苟同。

猶記得許多年前跑地產新聞時,我們都會在下午輕鬆地透過茶聚獲取新聞以外的重要資訊。那時候常到一家酒店享用自助餐,當然是不用我付錢的,我記得的除了那餐飲味道尚好以外,有一個畫面令我難以遺忘。在如今看來,廁所用餐是離地政府下的可悲現實,然而即便在太平盛世的那些年,其實有一群辛勞工作的人,卻默默承受着那種沒有尊嚴的待遇。

那時候,我吃了一半午餐後,肚子突然絞痛,馬上奔進廁所去解決。我把整個廁格都弄得很臭,味道很濃烈,臭得我自己也深感尷尬,也許是吃肉太多的緣故。當我用力把所有不潔淨的物質排出體外後,當場舒了一口氣,沖水後就走向洗手盆洗手。豈料,這時我卻看到駐守在廁所的伯伯,竟然拿着一根香蕉,已經吃了一半,在我洗手的時候一直在慢慢吃,我從鏡中看到他的倒影,內心有種說不出的內疚。

我主動詢問他為何要在廁所中吃水果,他說這是不明文規定,工作期間不能離開駐守的廁所,而吃水果是偷雞的,有時候想吃一點東西。我向他說聲不好意思,我拉肚子把廁所變得惡臭,我不知道他要吃東西。記得伯伯說我很傻,這些對他來說不算什麼,若不能接受這工作環境的話,他早就不會做這份工。

他說我在廁格裡解決已很好,有人忍不住就在廁所中間傾瀉一地,他試過吃麵包時遇到這情況,也只好先放下吃了一半的麵包,馬上清潔地板後才繼續吃。我問為何不能去休息室或者離開廁所範圍才吃,那味道真的還可以吃得下東西嗎?他說廁所有冷氣,不用風吹雨打,比起外面工作得身水身汗的同事,他的任務其實算是舒服。

這種想法,我很難理解。我只知道要我在廁所吃東西,那是對我的一種侮辱,而我也認為,若有人要求員工只能在廁所中吃東西,也是對所有員工的侮辱。然而,今日的新聞,卻說到一位法庭旁聽員,只有十七歲,在禁堂食令下,沒有外出午餐,只是一個人偷偷躲在法庭廁所一角吃麵包。

也許這時沒有像我這種拉肚子的人把廁所弄得臭氣沖天,也許這廁所比起我當時的那間環境好一點,然而那女孩子對人生的感悟,不知道是那伯伯那種接受了就要挨下去的無奈,抑或是體驗人生其中一種另類一課。

無論如何,許多香港人在這一天,修煉了另一種人生。然而,大部分人感到不能安坐於舒適餐店深感委屈之時,其實有一班人,卻一直默默承受着在廁所裡,甚至是別人排泄之時用膳的感受。

 

 

作者:藍兼併

文字工作者,喜歡寫生活小故事,本身為文字記者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8674
Date: 2020-07-29 20:24:47
Generated at: 2020-08-10 17:31:5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7/29/208674/在廁所吃蕉的老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