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無力感,又或者如果你有覺得自己廢……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或者,我嘗試咁理解。

有一段好長既時候,我都同一d 社運人士,我叫佢地做社會運動員啦。都有d 聯絡。我每次見佢地,如果我當佢地係朋友,佢地又當我係朋友既話,我都只係會係對方同意既情況下,攬下佢地。然後,我都會問,佢地點。

有一個,去左外國讀書既,返緊一份工。日日畀老細捉佢呢樣唔好,果樣唔好,但佢都係繼續克勤克儉咁生活。

有一日,佢send 左個msg 同我講:「我而家係好辛苦,係好唔容易過。日日返工都幾乎要帶埋阿媽返。但,至少,我真係唔使好似以前d 同學同朋友咁,借住個社運黎賺錢。我唔使靠政府,唔使靠政治食飯,我覺得自己比好多人,都過得舒服就算。」

呢種,算唔算係一種創傷症候群?

我地面對呢d 瘡疤,又可以點做?

於是,好多人就講,我地人人都有d 無力感。

 

 

一個人,點解會對社會感到無力? 之前,我同威廉傾計,我提出過一個觀點。

無力感,係源於某種我地對自身力量既希望。我地以為,我地可以改變世界。

我地以為,我地人人都可以做英雄。

感覺就好似,我地有面書,我地有社交媒體,你以為好多KOL 可以用雙手,玩下面書就可以改變世界,於是好多人,都覺得自己有機會可以做到。

然後,你就會覺得,你可以參與呀,可以付出呀。你睇下,果陣d 學生組織,搞罷課,搞公民集會,佢地同民陣唔同架,佢地都冇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即係佢地叫市民上街,只要有一百萬人,二百萬人去金鐘,去佔領中環,政府都告唔到咁多人架。咁公民抗命就成功架啦。

只要運動既搞手,呃市民話佢個集會係冇問題(但唔知係咪合法)呀,就會得到「公民抗命」既效果。而參加者呢? 參加者又會有咩付出?佢地會覺得,咪去坐下囉?咪叫下口號,行下囉。我付出左架啦。

再唔係,只要係社交網路做d野,係咪就叫付出左呢?

有兩個朋友,佢地分別有兩個唔同既身份。一個係財經界既,佢話,係反修例運動果陣,佢既inbox成日都爆。

有幾個網友,會成日send message 畀佢,話呢度出事,果度出事。流浮山刀手,元朗斬人,諸如此類。叫佢forward。

咁身為一個KOL,如果邊個send野黎都轉,又會畀人話唔fact check 啦?

到你問佢,喂,請問你d 相,點黎架? 係咪你自己影架?

佢地就話:「唔係,係公海撈既。」

咁好啦,你再問佢,咁d相,你點知d野係真?佢地就會答你:

「我覺得係公海果d 就係真。」

好啦,然後你再問,究竟點解我要將呢d 唔係真既相拎上我個page? 佢地就會話:

「咁你而家係咪唔撐手足? 」

我將呢件事,同幾個kol 傾過,原來,佢地都有類似既問題。有個kol 就話,有d人,叫自己做「分發師」。

話自己既工作,就係睇住好多個telegram 既group,然後forward 畀各大KOL,叫佢地share。

然後kol 就有好多like同share,自己就覺得自己做左件事,參與左場運動。好似有做d野咁。

過去幾年,香港,就係發生過一d咁既事。

 

而家呢?而家又點呢?然後又可以點?

係反送中運動由區議會大勝,好多人都將佢地既希望,放左係區議會。但區議會,係咪真係咁有用呢?

如果過去半年,大家真係有用心聽下區議會個會,民政專員可以拉隊離場,你叫警察上去解話,鬧佢兩句 pk 鄧,佢都可以走左去。區議會,從頭到尾,都係一個諮詢組織,政府聽你意見,就叫從善如流。唔聽你意見,佢亦都冇任何法律後果需要負責。負既,就好似係參與反對派所謂初選,但輸左都仲要出黎再選既人一樣:佢地只係要負「道德責任」,又或者係係網路畀人鬧下。at the end of the day,你唔可以,亦都唔會令佢不能參選既。

既然,你冇任何既法律後果需要負,咁我做咩要浪費時間去畀你鬧,畀你拍片,同你做show? 而當投票既市民,從來唔真實咁認知佢地既職能,然後對佢地投放不合理既期望,係邊個既責任?

係議員既責任,定係市民既責任?

好多區議員,為左更上一層樓做立法會議員,講黎講去都係果幾句空廢既口號,咩一齊衝,咩守住議會。而家國安法之下,議會抗爭仲有用咩?佢地之後就會答你,係呀,冇用呀,你咁樣講下野開下咪就最有用,你咁叻你唔做?而家唔通咩都唔做呀?

哦?呢個位,佢地就知議會冇用, 佢地只係想話畀人知,佢地投既人,係忠既,係arm既,佢地冇錯。佢地既無知,佢地對香港既認知錯誤,都唔係錯既。錯既,係我,係講出黎,話畀佢地知,議會失效果個我,話畀佢地知,佢地永遠只係睇樣,睇所謂「口號」投票,會累死香港果個我,係錯。

結果,而家區議會,多數會做咩?

好簡單,都係做埋d customer service 既野啦。有一個區議會,最近畀人硬生生拉左入一個telegram grp,只要有人抗爭,有人被捕,果d人就會睇實個直播,cap 圖然後叫區議會去警署,之後早上五點幾問人,究竟個人出黎未。如果你唔係警署門口,就情緒勒索你,話你「當手足係condom」。

以我所知,而家區議會,就係做緊呢d野。

我唔知,從政,畀人情緒勒索,係咪必需。

但似乎,好多市民都唔想知呢d野。

佢地剩係想有人話畀佢地知,佢地既努力,冇白費。

點解你會習慣無力感?

點解我地會習慣冇力感? 好簡單,因為我地從來都唔覺得,我地自己既力量,係有用既。

你有冇見李嘉誠會出黎講,話我好有無力感?

你有無力感,係因為過去二十年,我地好多人,都會習慣做一件事,就叫做諗野要正面,做人要上進。一個人長期諗野要正面,要上進,佢地就會不斷咁挑戰自己。當佢地不斷咁挑戰自己既時候,佢地就會不斷咁以為自己微小既力量,可以改變世界。

於是,當佢地發現,有人同佢地差唔多,都可以用微小既力量改變世界,而自己做唔到,佢地就會話,自己好有無力咁。

就好似,佢地無力,係因為佢地冇用。

但我會認為,一個人有無力感,係因為佢從來都唔知自己既limit 盡頭去到邊。當佢地知道佢地既能力係有盡頭,而同時接受,自己唔夠叻,唔夠好,唔夠聰明,唔夠有能力,咁做唔到一d 佢地不能挑戰既事,係好正常架啵。

唔係咩?

情況就好似,好多時我見到一對普通人既父母,成日會對住小朋友講,話希望佢地個小朋友,將來會點點點,我有時見到佢地對未來咁有希望,咁有信心,我都好為佢地高興。但你諗深一層,上一代香港人,係因為社會環境轉換,先可以由一個階層跳去另一個。我爸爸係一個裁逢,我係一個電台節目主持,由藍領變白領,係要隨住好多唔同社會因素先會做到:

首先要世界和平
之後要大家一齊投入資本主義既懷抱
然後經濟起飛
先會有改變階層既可能性

而家呢?
我地好清楚知道,裙帶資本主義係點,你係藍領,你住劏房,你向上爬既方式,就係做大學,做專業人士。

但而家你做專業人士,你都唔一定可以買到樓。有冇聽過以前個特首聽市民電話果陣,話兩公婆,一個律師一個醫生都買唔到樓 果件事呀?

總之,而家我地已經係一個已發展經濟體系,你冇一個供你出國讀書既父母,你冇一d uncle auntie 幫你手,你既前途,大概會去到邊,大家都心知肚明。

然後,我地就會話,點解同班既邊個邊個可以做到點點點,點解你做唔到。

但有冇諗過,我地出身既時候,帶住幾多武器上戰場? 係咪真係人人一樣?既然唔一樣,點解我地會假設,我地既努力,可以追趕到果d 出生既時候帶黎既差距?

無力感,係源自我地對自身實力既不認知,而同時又覺得人生需要創造奇蹟而已。

不過,大家又搞清楚一件事先。

有好多人,好中意拎住我一句說話,然後就同你講:「咁你既意思係咪咩都唔好做?」、「你咪又係馬後炮結果論?」

唔係。
你冇資格。
你有一刻諗過呢d,呢篇文唔係畀你睇既。你可以行撚開。我冇留你,你亦冇畀錢我。唔該你唔撚好阻住我講我想講既野。
呢堆垃圾,係冇能力,亦冇資格去界定我諗咩。

佢地唔明,可以問我,老娘心情好會答 ,不過,其他塞字入我口既撚樣,我由今日起,一律唔撚會再忍。

我話,d 人有無力感,係因為好多時我地不自量力。

唔代表,亦都唔係叫你廢。冇人話你頹廢耍廢係arm。而係你要好清楚知道,點解我地要挑戰自己?係因為挑戰到,我地當贏左六合彩,但你輸左,冇贏到六合彩頭獎,係正常,係想像之內架。

當你一日都晚都係度話,自己好努力,好盡力,點解都中唔到六合彩既時候,你有冇諗過,成日覺得自己會中到六合彩果個自己,先係唔正常,先係唔合理?

而更重要既係,你中唔到六合彩,你日子都係咁過,你都係會咁做人架啦。唔通你唔中六合彩,你會唔返工,你會唔返學咩?

做人,有目標,有理想,有想做既事,絕對係arm 既。但另一個角度去睇,我地知道果d 目標,理想,係唔一定做到,或者係好難先做到,我地就要更加小心去睇每一步,去聽唔同人既意見,去諗下究竟點做先會成功,而唔係下下當有人出黎同你講,你做既方法有問題,或者你再咁落去會死人既時候,你就出黎發爛渣,話:咁你有咩高見?咁唔通咩都唔做?

係,我記得,有一年,公民黨否決政改,余若薇大狀係辯論會上,講過一句金句:

1’20”,佢咁講既:

 

「我寧願原地踏步,都唔想行差踏錯。」

每次當我係網路上面,睇到有人係度講,咁你有咩高見?唔通咩都唔做? 而家我做有咩錯?而家佢地係蠢,係錯,但唔通咩都唔做? 之類既反問既時候,我都好想問下佢地,有冇聽過余大狀呢句金句。我寧願原地踏步,都唔想行差踏錯。

係囉,唔知點解,果陣好多香港人同意。

2020年,人心變,又變成點,先會搞成咁?

但到而家,只要你提出同大網媒(如立場,蘋果)不同的觀點,說跟泛民主旋律不同的事(如林夕,ben sir 提出總辭想像),都會被打成國安熱狗。

泛民係聖人黎架,幾時都唔可以話佢地做錯。你什麼時候同佢地提出反對意見,

事前出聲 → 未試過點知唔得
中途出聲 → 錦鯉又做過D乜
事後出聲 → 而家講黎仲有咩用、結果論,剩係識馬後炮,咁叻你唔做?剩係識講唔識做。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辦公室智慧】Learn how to not give a fuck, you will be fine. by 沒有句號
    大佬個 Sales Assistant – Ann 姐入 form claim 電話費,一次過 claim 一至八月,公司 policy 講明只可以 claim 最近兩個月嘅單,會計部都係跟 policy 做嘢啫,過咗期自然就彈㗎啦,所以 …
  • 【真人真事】小表妹的胎前記憶 by 表姐
    「你仲記唔記得喺媽咪個肚果陣係點架?」 「唔記得啦」 「再之前呢?未去媽咪個肚之前你喺邊架?」 「喺個天度」…
  • 失戀時,朋友講嘅野,聽下好喇! by 壞孩子
    佢地唔係你,唔知你個心有幾多掙扎,唔知你同個ex嘅經歷同佢俾你嘅感覺,就算你講左,佢地都係當故仔咁聽。而且,朋友為免你傻落去,通常都會叫你放手,話個人唔值得你等或者挽留。但你聽完,就算心知肚明,你鬼做到咁灑脫,如果你得,朋友就唔洗成日睇住你…
  • 關心柳俊江,仲多過十二位手足 by Terence Yun
    此新聞一出,不論是藍絲群組還是黃絲群組,都對此新聞樂此不疲,藍絲見此新聞,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明白,必然強力追擊,一定打到唔停手。但係唔明所謂的黃絲群組,所謂的本土、城邦之類,都對此也樂此不疲,大家七嘴八舌,當家常話,當正他有如阿嬌藝人般…
  • 去到英國做警花(自稱),見盡社會光怪陸離。 by 英國警花
    早排見d移民谷,個個都好擔心治安,人人好似會抬個夾萬日日出街等人打劫咁款,好似治安除左偷竊打劫外就無野要考慮。講到治安,你有冇諗過英國好多警力其實花了在照顧精神病人身上?…
  • 【MHXX攻略資料】村下位 ⋆1-6 KEY 任表 by VJGamer
    村 下位 ⋆1 KEY 任表 任務名稱 狩獵對像 出現條件 備註 古代林の特性ゼンマイ 採集 8 個特産ゼンマ […]…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8931
Date: 2020-08-09 22:08:25
Generated at: 2020-09-23 05:38:0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8/09/208931/對於無力感,又或者如果你有覺得自己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