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老死不相往還,是生生世世都不要再見

 

 

之前跟友人去看了蜷川實花執導的改編電影《人間失格》,畫面豔麗,色彩絢爛。至結尾時,太宰治終於成功求死。

電影中太宰治的太太,為丈夫堅忍了半生。觀乎整齣戲,只有她的畫面是不見陽光,場景佈局都是晦暗而侷促的。在太宰治死後,他的太太豁然開朗,在萬里晴空下晾曬衣服,嫣然一笑。這種強烈對比,詭異得令人心痛。

「這種感受我懂。」友人說。

我的友人,成長於一個問題家庭。認識她二十年,她首五年的遭遇可算十分悲慘。她經常滿身瘀傷回校,而且不敢抬頭望人。由於她是插班生,加上行為怪異,大家都不敢與她搭話。

與她成為朋友是因為一次我欠交功課被罰留堂。

「點解你喺度嘅?你平時啲功課交足有突㗎喎。」我這壞學生無聊得緊,便趁老師走開了跟她搭訕起來。
「我唔係冇做功課⋯⋯」她怯怯的說。
「咁點解唔交呀?唔交都借黎抄考吓。」
「我份功課畀老竇撕爛咗呀!」她小聲說。

在我的再三逼問下,總算知道真相。

據友人所說,她的父親脾氣暴躁,失業多年,嚴重酗酒。她的母親在外靠洗碗養家,每次回家看到丈夫死蛇爛鱔的模樣,一定沒好臉色。如此情況下,友人父母一天一吵架,三天一打架。最後會一同把矛頭指向我的友人。

「唔係生咗你出嚟我一早走咗啦!」兩夫妻感情失和,偏偏這想法十分一致。友人眼淺,每次看到醉酒父親扔東西打人就會給嚇哭,她的爸爸一聽見她哭就會大怒。
「日日夜夜喺度流馬尿!我財神就係畀你喊走咗!」接著就會揍女兒一頓,而她的媽媽只會冷眼旁觀。

老師見她常常滿身瘀傷,便嘗試聯絡她的父母一探究竟。

「我都講咗係自己跌親㗎啦,不過老師都係打左畀我阿媽。」當時才十歲的友人說。

結果她的媽媽覺得是女兒太多事,打。

她的爸爸也覺得女兒「出賣」了他,打。

「掃把星!讀屎片!」友人眼巴巴看著自己用心做好的功課給撕成碎片。
「傻㗎你!你做乜唔同老師社工講呀?」我驚呆了,不敢相信世上竟有如此父母。
「冇用㗎,我之前間學校個社工咪就係想插手,我畀人打都算,佢哋索性幫我轉埋校呀。」

在那次罰留堂後,我見她沒錢吃飯,我就把我的飯盒分給她吃。我見她鬱鬱寡歡,我就拉著她去參加課外活動,讓她多認識一點新朋友,讓她一點一點開朗起來。之後我們更升上同一間中學,她非常熱衷學會活動,在學校留晚一點,被揍的機會也少一點。

她最後一次被揍時正在讀中三。我們當時正在組內閣參戰學生會,那一晚,我們為翌日的內閣辯論備戰至九時才散會,哪知道她回家時正好又碰上父母吵架。

「你當呢度酒店?鍾意幾點返就幾點返呀?」劈頭又被父親揍一頓。
「我哋聽日選學生會,所以⋯⋯」話口未完就被母親摑了一記耳光。
「你憑乜嘢駁嘴?」她的母親取來一卷封箱膠紙,封上了友人的嘴巴。見友人哭泣不止,她甚至用膠紙把她的嘴巴連帶頭髮捆上了幾圈。

她無力的嗚嗚哭著,眼巴巴看著父親把她的校服剪成碎片。

「讀屎片!讀屎片!」她父親咆哮著。

那一晚,她赤著腳逃出家門,跑來找我,在我協助下聯絡上了學校社工,展開了寄居女童宿舍的生活。法院給她頒了保護令和禁制令,免受醉酒父親騷擾,而友人也在宿舍裡首次嚐到家庭溫暖的滋味。

在那次之後,友人再沒回家,只久不久約母親出來見面一下。

在友人二十歲的某天,她接到了母親的電話,說她的父親忽然猝死了。

在醫院辦好手續後,友人陪母親回到曾經熟悉的家中。她的母親拿起一根丈夫生前遺下的香煙,狼狽的抽了起來。

「你唔開心?」友人問道。她知道母親從不抽煙。
「其實冇,我其實覺得我終於解脫咗。」她母親幽幽的道。

那晚友人跟母親談了很多話。她的媽媽告訴她,之前並不是有心要冷眼旁觀,更不是存心去傷害她。

「我唔想你刺激到佢,你愈刺激佢佢咪愈癲。」
「點解你唔索性離婚?」
「我帶住你走得去邊?」

友人默然。

「希望下世唔會再遇到佢。」她的母親如是說。

也許老一輩是較為堅忍,也許老一輩比較怕事,也許老一輩不輕言離婚,這些友人都懂。但她始終無法釋懷,為甚麼在她最需要保護的時候,她的母親會選擇袖手旁觀,甚至助紂為虐。

「如果可以嘅話,生生世世都唔好再見。」友人說。

 

可以follow 我ig

 

作者:凌音

音樂與文字創作人,愛把朋友的故事化為自己的創作,歡迎各方朋友給我說故事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9364
Date: 2020-08-28 06:32:59
Generated at: 2021-01-18 11:29:4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8/28/209364/真正的老死不相往還,是生生世世都不要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