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精神洗頭水

 

 

長話短說。我做了一份洗頭水給我patreon 的網友。

一隻,我認為,很代表香港的氣味的洗頭水,我在賣,限量,也只有400份。

有興趣的就填表。
表在這兒:https://bit.ly/zing1san4

未那麼有興趣的,不如,看看我這陣子,經歷的這一個故事。

 

~~~~~~

 

關於,香港製造的一個故事。

我是一個裁縫的兒子。

嚴格而言,是一個官仔,在大陸有點田地的農家的孩子的兒子的兒子。他為了走難,去了香港,游水來了。之後,我父親應該是做了裁縫的學徒。小時候,我一直都在看他在衣車旁邊。一直做衫,做衫,做衫。

到經濟轉營,香港的廠房都跳到大陸的時候,他轉不了營,沒有機會再做衫。直至他離開這世界之前,我家依然有一部衣車。一部,他養大我一家三個小孩的衣車。

我是看著香港製造興起,和沒落的一代。

當有人跟我說,香港需要香港製造的時候,我都是用最犬儒的方式去應對的。就像鄭立的一個post說過,對香港的處理手法,最好的方式,就是寵。你給不合理他高的薪水給一個倒茶的人,不斷的說倒茶就會是最好的工作,這個地方的人,就會失去所有的能力。就像澳門有很多荷官,有很多名店銷售員的道理。

同時,我也有很多朋友跟我說:你天天看那些secrets groups,罵這個鬧那個,香港人,還是一個品牌?算吧啦。以前香港製造有名,是因為其他地方都在仆街。到處都是大戰。日本製造就太貴,香港就正如補遺了中國和英國之間的角色空缺,香港製造的東西,你說玩具業,鐘錶業嗎?都是一些像中國現在的工廠狀態,都是一些中低技術的加工造工,真正精品,瑞典的鐘表,意大利的手袋,他們的技術,不給你就是不給。你香港永遠都不會做到一個Rolex,也不會做到一個要配貨的Hermès。香港製造,是不會成功的。

面對這種「所有人都會說不會成功」的故事,這一個我,這一個有讀一點人類學的我,最好的處理方式,就是,真正的去做一次。把你可以見到的聽到的感受到的,都一一記下。人類學家 Cathy Small 曾經寫過一本小書,叫《My Freshman Year: What a Professor Learned by Becoming a Student》,她以50多歲的高齡,去重新做一次freshman,去感受一下,為什麼她的學生,叫他們讀好reading 才上課,永遠都做不到。叫他們準時來聊功課,他們永遠都會遲到。原來,學生們的泊車位,總是比老師們的遠,他們的移動時間,會比老師多。也因為不少學生的學貸壓力都很大,他們除了就學,還有兼差,才可以生活。這些,都是cathy small 做教授的時候,不會明白, 也不能體諒的。

Cathy Small 知道了她的學生的難處,也不會也不可能即時改變現象,也不會成為什麼 SOP(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但至少,會有多一點理解,多一點明白, 多一點慈悲。

面對香港製造,我抱持的,也是這一個態度。

對我這種小時候聽903長大,天天都要聽一次 903id club 主題曲 《別看小我》長大的香港人而言,蘭茜的那一句:「我唔係唔明你講乜呀,唏!係未試過,我唔信呀!你以前咪又係咁,話人!」就正正描述了我這幾個月的感受。

我相信,跟我一樣讀人類學的羅庭德,會很明白我說什麼。

當中,我們面對過很多難題。如,所謂香港製造,其實就像港女在情人節的時候造「手作朱古力」給男人的時候的狀態。你頂多都只是做到,把一些一塊一版的巧克力化掉再重做一些形態,你就叫自己「手作」了朱古力了。你怎麼可能,亦不可以像新加坡一樣有石油化工廠,可以從原油開始製這石油副產品。我真的有研究過這件事的。我在 #903國民教育 的其中一個嘉賓,就是一個在新加坡做潤滑劑的化工系製品商人。香港製造,頂多都是入一些半原材料再加工。香港的工業,很多時候都是加工業。很難從原材開始的。我和羅氏兄弟,研究了這半年,都在問,有什麼東西有香港特色。

有一天,北區區議會主席羅庭德就說:「不如試用檸檬?香港有種檸檬的,產量也多,只是市場很少賣。只要把賣不去的,樣子不好看的都收集起來,之後加一點檸檬葉,有機會會做到。」但後來,又發現原來製造的工序有他的困難,檸檬需要更多的研究,究竟份量若何才叫水準最好?如果要放一部萃取機在農場,電壓又如何處理?地方又要幾多才夠?這些問題,都解決不了。

多謝羅庭輝找來了香港蒸餾所,他們提供了很多技術上的支援。我們最後就選了,今次的味道。

沙田柚。

首先,香港是有沙田柚種植的。即使我們知道那些洗頭水的原料,一定是從外國入口的了,但氣味,只是氣味,我都需要找「最香港」的。

韓國的柚子,日本的柚子,跟香港的沙田柚,是不同的味道。你知道的吧?

如果,我要用氣味留住香港的一些記憶,一定是沙田柚那一種柚子味。一種,仍在香港有製造,在外國難以找到的柚子。

之後,我們又解決了很多問題。如,我們一定不使用矽油,所以用上去的時候,感覺會比市販的洗頭水爽一點,可能有些女士會想使用護髮素。這一點,我堅持了,不要加矽油。這樣對頭皮不好。

但有一個問題,我們是不能解決的:要量產,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沙田柚,一年只有幾個月會有,而且量不一定很足夠。要堅持是「全部由香港製造的沙田柚」,絕對不能應付上架需要的量。因此,這東西,是註定不能上架的,不能大做,不能變成有些討厭我的人想像的中「又想賺錢」的畫面。

這件事,只是一個經驗流程,讓我們知道,從零開始做一件事情,不是找來貨,emo,貼一張招紙上去就叫「香港製造」,會有什麼問題。但開風氣不為師,希望以後有任何瘋子,仍想維持某種香港的「味道」,都會知道,這件事,是多麼的費事費時,而且沒有任何好處。當你做到一些,應該是由政治人物主導的事情之後,他們就開始招呼我了。當你決定要做一件事,當你做到,而有些人不會選擇多做一些事去證實自己的能力,而是只要人身攻擊就足夠。

 

那些什麼說我髮線向上什麼賣什麼洗頭水廣告的haters,親愛的,這件事是我全資投資做的,羅氏兄弟只是幫我處理所有我不能處理的事。第二,家父遺傳最好的,是兩件事:一是家教,說對朋友要真心。二是頭髮,到他走的時候,85,頭髮仍是滿頂是。你以為我是KOL 什麼痴下痴下痴香港製造,你錯了,這件事是我全資做的。目的,只是想做一份有趣的東西,留住一種,香港的味道。

對質素,我一向有要求:不下矽油這一點,我堅持了。

第二,我也把我的部份收入,不多,大概1/10左右吧,改為投資了(你可以當是捐贈,但由於他們沒有非牟利機構牌,所有的東西都需要交稅,所以我會用「投資」二字),羅氏兄弟主理的新組織,叫「未研香港」 。這個機構,英文名好中二,好羅庭輝。make in hong kong great again。https://www.facebook.com/mihkgreatagain/
他們搞的大專生香港漁農工業實習計劃,也是做類似的實驗。究竟,要再做一次 #香港製造,當中有幾多人會想你失敗?有幾多人會害怕,把東西做了出來,有些賤貨,尤其是自稱支持多元價值的政工作者的自卑心作祟,之後就會不斷的去打擊你?這些事情,都是羅氏兄弟,需要處理的了。以後的事,我不會操心。我也不是未研香港的什麼股東什麼的。他們日後賺大錢了,請我去吃壽司就可以了。

剩下的貨尾,這味道,這包裝,也不會再出現。想知道 #香港製造 出來的東西,長什麼模樣。請快手。要買,在這兒。隨時會收起表單,就不會再賣了。

最後,有網友問,為什麼這東西,叫「精神」。

羅氏兄弟說,他們跟鄉郊朋友交流的時候,總是愛聽到兩句說話,一是「做兄弟唔使講嘢」,第二句,就是「精神」。

總之,敬酒又好,說什麼又好,去到語塞之時,他想叫你飲酒之時,就會說一句「精神精神」。

「精神!精神!」

德說,他一晚,可以聽超過一千次。

哈哈哈。

精神!

本來,我叫他們不如叫悅和醬園的朋友,拿他們的醬油結晶出來,再做米餅,做一份「精神餅」,給我平日寫稿的時候吃一吃就好了。畢竟悅和的糯米酒和梅酒,都做得幾有趣。要為這些舊品牌注入新能量,這個好像不錯呀?但事情好像談得不夠順遂。「精神」這品牌,就給我先用「期間限定」的方法出現就好了。

就算以後,你在坊間見到很多沙田柚的洗頭水,都不會是這一批次的模樣和狀態。

香港製造,和我爸來香港的時候,70年前,已很不一樣。我們要面對世界的競爭,還有非建制派的賤貨整天想你死的邪壞心眼。事情,不會易做。但我天生愛拗頸,要做一次,才心息。

這是一份精品。這是一份對研究香港的微型觀寫。

如果你想跟我完成這個實驗,或告訴我,你會支持我完成這些實驗,付款後,填好表,我們會安排送貨。嗯,就這樣而已。

 

有興趣的就填表。
表在這兒:https://bit.ly/zing1san4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0606
Date: 2020-10-14 19:56:20
Generated at: 2020-10-30 07:14:3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10/14/210606/精神精神洗頭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