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外星的距離

 

如何可以看到雲端的人?

這就是追外星的好處了。

有了距離,一切都會好過一點。

坦白的告訴大家,我學日語的原因,是因為我很喜歡v6。我很喜歡那些好像跟亞洲人很相像,但實際上又有很大分野的人,成為我的role model。

 

又或者正確一點說,自從入行之後,我很不喜歡一些偶像以為自己在賣本色真我,其實掩蓋了自己的不禮貌。要我喜歡一個人,其實很簡單的。只要他有一些我欣賞的特質,不論是他真人如何的虛情假意,只要他在訪問,在他娛樂我我消費他的時候表現出一些會令我喜愛的瞬間,我就可以安心的「粉」他了。

舉三個例子,對我而言,我覺得什麼人值得我尊重呢?

 

一、記得誰待他好,待他差的人。

在某女歌手的「個人自傳式」短片中,她說,她知道自己懷孕後,決定要開演唱會。她完成演唱會之後,就答應了彭浩翔客串他的戲。演到半路,她流血。即使她知道,她身體可能有事,都要做完那一天的客串。因為,彭令她得到金像獎。

ok,ok,即使幾多人說,她很討厭,她是這一行最虛偽的人(說這一句話的人,還是一個可以每星期跟我認為這一行最仆街的人合作拍片的前輩呢!),只要那一刻,在她身上,表現出一些我覺得值得欣賞(或我同意)的價值觀,我已覺得她不太錯。

 

二、記得自己被愛不是應份的人。

讚人的,可以開名,對不?

 

有一次,在電台看到香港某男團的主將做宣傳。這個人,得到很多三、四十歲的中女認同,我的同學,大學同學都是他的迷粉。幾乎他做什麼,她都會支持。他代言廣告的奢侈品,我的大學同學都有課金支持。當是一種應援吧?偶像文化,就是這樣。我見到這位男偶像,我拿著手機,我對他說:我人生其中一個最好的朋友,這星期生日,你可以跟她說一句生日快樂嗎?然後,他對鏡頭,二話不說的說:「她叫什麼名字?」我答:「xxx」。「xxx,生日快樂,多謝你喜歡我。」

ok,沒有人會因為這個型男的這一句說話而不高興的吧?這條短片,就是我這位朋友,40歲的生日禮物。

而我被觸動的瞬間,是「多謝你喜歡我」這一句說話。

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教書的,我接觸1990後出生的人,比很多我這世代的人都要多。我深知,要令一個1999年後出生的年輕人,知道「感恩」兩個字如何唸,我敢肯定,要麼他家教很好,要麼他公司社教也很尊業。原因是什麼,不重要,他令我和我的朋友開心,他值得我一點尊重。

 

三、知道自己今時今日的成功,是自己一步一腳印走過來的。

泰星在日本走紅的時候,開始有日本雜誌訪問那些當紅的BL 劇演員。BL 在泰國,雖然很受歡迎,但也有說有些演員很排拒同性戀演出。泰國雖說是一個有很多多元性向族群的國家(有人說過,泰國的gender choices,有26個以上),很多演藝界中也是變性人或是同性戀者,但有很多演戲的都仍然覺得,用BL 劇上位,是旁門左道。但這些現在走紅的演員,完全知道自己「因為什麼而走紅」,也知道今時今日得到大家的愛,得到現在的生活,是他們的演出給他們的。其中一對GMM 的當紅演員,演《愛情理論》的 off gun 中的 gun,小時候是童星,拍過很多奇形怪狀的神劇。

 

即使現在,off 拿出來笑,gun 都接受。而gun 接受日本雜誌的訪問,他對記者說:「我對自己當初收到同志角色的時候,能夠一口應承。我會感謝當下那一刻就立即答應的自己。」敢義無反顧地去排除一些「前輩」的意見,踏上一條會改變人生,這種人,我欣賞。

 

相對很多香港歌手,在演唱會唱自己首本名曲,之後說一句「我其實好憎呢首歌」,「今日唱又冇咁反應」,gun 姐真的比太多人有藝有膽有骨氣。這種歌手,在香港很常見。明知自己有今時今日是自己的之前的歷史所引致,但當走紅了就說自己「不喜歡那些歌」去建立自己的所謂「性格」。要做到真的有性格,就不如做到好像中國歌手王菲一樣,變回王菲之後,都沒有再聽過她唱《容易受傷的女人》。說到,做到。但一方面又要用自己以前的唱做演唱會的曲目,另一方面又要討厭自己做過的事情,我在台下很享受他做不愛的事,我是迫《喜劇之王》的柳飄飄做雞的恩客麼?

追外星,對我而言,就是一種距離感。他們在我所感知的表現形中,相對簡單。粉絲們在他們有戲拍,有show 出的時候做food support (即是請他們吃點心/正餐之類),之後都會說一句多謝。你看?出一隻豬給他們,他們都會拍照放ig story。

 

在香港呢?

最後爆一個小故事給大家聽。

有一次,某大歌手到公司宣傳。各個同事,都找他合照。我從沒有試過在工作的時候找歌手合照的,除非是之前有來採訪,唱片公司的同業叫我拍,又或是本身他們走紅之前,我已認識他們,如C Allstar。

那一次,我第一次自己開口要拍照。
之後,那位大歌手身邊的一位宣傳人員大大聲聲的說:「影相呀?」

我聽到。我永遠都會記得那一副嘴臉。

自此,我跟自己說,我會記得,我永遠都會記得,香港的唱片業員工如何待人,曾經支持香港廣東歌壇的支持者,會如何對你。致明日,跳什麼舞,唱什麼歌,都不重要了。

「影相呀?」

是的。我拍了那一張照,我收在電話中,不會放到網路。是為恥辱之印記。

香港的唱片宣傳人員的一句「影相呀?」,令我知道,什麼叫白鴿眼,更令我知道,如何要再努力, 再努力,再努力一點,去活得比他好,好很多很多。

沒要事,我回去看 off gun fun night,今集,超好笑的。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0743
Date: 2020-10-21 11:27:36
Generated at: 2020-11-27 19:31:5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10/21/210743/追外星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