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王的口罩

 

戴口罩已成港人日常,有時忘記戴口罩出門,就如忘記穿衣服那樣尷尬。我們不相信國王的新衣,然而部分人(包括我)都想只戴國王的口罩。外科口罩的局促及浪費,已經漸漸令世界抬頭,本人的下巴更是因外科口罩長期封閉下,爆出一輪又一輪的瘡,有時候消退了一批,另一批又靜靜起革命,而唯一能舒緩的,除了不戴,就是一個布口罩。

現在說武肺只是流感的高感染版已經沒有意義,因世人都被植入了世紀病毒的思想,只要有人提出那是微不足道的病毒,仿似那人很快就會確診後死亡,然後鍵盤戰士會留下一兩句警世說話,讓世人明白,戴口罩不一定不死,但不戴口罩一定會被人咒罵至死。

我不喜歡這種論調,只是有部分認同,因從香港的死亡數字及康復情況看來,超大幅度提升了個人衛生意識,會讓原本受到流感病毒感染而喪命的病人能夠存活,這當然對人類的福祉是好事。以前從未見過私家診所會因無生意而關門,甚至看一次感冒都要排隊兩小時,現在路過那家診所,每日都門可羅雀,有時甚至轉成心理輔導班,由醫生擔任講者。

從陰謀論角度,這次全球病毒大流行已是第三次世界大戰,只是戰鬥的不是實體武器或科技,而是殺人於無形的病毒。美國染疫死亡的人數突破二十萬,超過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十一萬多,願不要追趕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四十萬。有論述說,最初出現疫情的國度,獨善其身。其實一切都在心中,不必去猜疑及推測,因那只是沒意義的數字。

在個人的層面,我是個不喜歡口罩的人。實在的,世上也沒多少人會說喜歡吃雪糕般喜歡戴口罩。那些口罩下令她變了美女的幻想泡泡,在面對面吃一餐飯後就被篤破。外科口罩的防護力強,是防疫的不二之選,看着一個又一個被丟進垃圾筒的口罩,勇於發言的環團也不再敢言,因這已是一場全球的戰爭,在戰爭下,何來環保。

只是,我的體質很差,氣管炎常發作,有時戴着口罩走上斜坡,已上氣不接下氣,要偷偷拉下來大口呼氣。在最近的日子,外科口罩已經漸漸攻佔了我原本已不光滑的下巴,爆出一輪又一輪的瘡及紅腫,有時候只是一堆血積聚,沒有膿,在成熟時會爆出大量血,有時甚至會染紅了口罩。

超級可怕的過敏,令我很害怕再戴外科口罩。那刻想起國王的新衣,我想戴一個只有要求我必須戴口罩的人才能看到的口罩,那就可免卻很多煩惱。提出此想法的第一句反應,一定會被人罵自私精,病毒有時也是國王的,卻是所有人都看不見,有時會選擇入侵某些人的身體。

國王的口罩太奢侈了,即使世界最狂傲的美國總統也只能承認口罩必須戴的理由。我想到的替代方案,是布口罩。布口罩能洗能換,大約一個月前我就買了一個來試,清洗後感覺良好,過敏的徵狀大大減少,而且比起外科口罩有種較鬆動的感覺,有多點呼吸空間。

每日工作後回家,立即把口罩脫下手洗,每次都用上不同梘液,有時是茉莉花味,有時是馬鞭草,有時是青檸,那種香味在陽光曬乾後,淡淡地留在口罩上,能夠掩蓋口氣的難聞氣味,又會多一種記憶,是味道的記憶。

一定會有人說,布口罩的防感染力遠不及外科口罩。對,那是一定的。我不鼓勵任何人不戴外科口罩,我有時去高危地點工作時也會使用外科口罩,現在埋怨或討厭口罩已經沒有太大意義,戴口罩已提升至道德層面,在公眾地方不戴會被側目,批鬥,當然還會被罰款。

第三次世界大戰繼續進行着,在此戰爭中獲利的群組,是不希望它會停止的。黎民百姓,只是戰爭下的一些陪襯,實體戰時沒有槍只是任人魚肉,命如螻蟻,如今起碼可以拿起防具保護自己的生命。

至於戰爭是否存在,數字告訴你,那不是國王的病毒。

 

Become a Patron!

 

作者:藍兼併

喜歡將身邊的人和事,寫成小說或網誌。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1265
Date: 2020-11-05 17:42:14
Generated at: 2020-11-28 04:49:0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11/05/211265/國王的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