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者也想食好一點?談長者糊餐

最新文章綜覽 / 社群服務

作者於安老院任職治療師、見盡安老院千奇百怪之事;並將於翌年年初出版書籍,暫名《長命百廿歲背後-香港安老實錄》。書中內容包括安老院生活紀實;探討香港安老服務現象與問題,包括長者生存尊嚴、香港長者福利與照顧不足等;與外國作比較,提出革新香港安老服務見解與建議;以及從社會科學談老等。對香港社福、長者權利、安老服務有興趣的讀者朋友,歡迎介時留意最新消息~

「很難食呀,我唔食!」今日工作時,我遠遠已聽到隔壁房參與日間中心的會員壽伯伯在叫。

壽伯伯雖患柏金遜症,但尚算醒目,對食物也甚有要求。但無奈的是他上兩星期吃碎餸也啃著了,差沒點去醫院、院內言語治療師只能讓他吃糊餐。照顧員很有心,希望他多吃一點,想去餵他,但壽伯伯卻因而發脾氣了—他真的覺得很難吃。

安老服務內,飯有分正飯、軟飯、爛飯及糊;餸亦有分好餸、碎餸、糊餸及糊。長者年紀老邁,因口肌舌肌退化牙齒稀少或是認知問題等各個原因,都會導致需要進食「正飯好餸」以外的組合。各類的飯餸嘛,顧名思義就是在指其稀爛程度。

在這裡,食是一件大事。在大約早上11時若我經過廚房,就會看見一大盤一大盤不同類型的糊狀物,由工作員分到一個個碗內。糊狀物的情況嘛…大約就是啡色一盤(應該是餸)/白色一盤(應該是飯)和綠色一盤(應該是菜),模樣就和平日我們見的芝麻糊/杏仁糊差不多,但味道吃下來就是餸/飯/菜的味道。嗯…這是哪門子的份子料理…

我絕非說我公司不好,事實上糊餐的確就是這個樣子。而坦白說,像壽伯伯這樣醒目的長者在我工作的地方並不多,不少長者已去到「根本不懂得這些是什麼」也無甚所謂的階段;但對於認知尚可的壽伯伯,要把根本談不上色香味可言的糊餐放進口,想一想也實在是相當明白。相心比心,要我放這個東西入口,我也不甚願意。

其實坊間有一些軟餐,做得比較精緻(當然價錢會貴一點,但這也是沒辨法之事),味道也不錯。雖然在這裡為伯伯預備軟餐確有困難,但若起碼能讓他在家中吃到一餐軟餐、重拾食的樂趣,其實也是一件美事吧?但礙於家人購買也有實際困難,能重拾「食好野」的夢想,對壽伯伯而言,也許仍是很遠…

 

作者: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1353
Date: 2020-11-12 07:27:29
Generated at: 2020-11-28 04:40:0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11/12/211353/長者也想食好一點?談長者糊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