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總是黃色的

 

你會看著物品便會憶起軼事嗎?我揮動著手中的羽毛球拍,對上了陌生對手的視線,突然想起小時候學習羽毛球的經歷。我早在就讀小五年級的上學期便迎來了初潮。進入青春期的女生生理上較為明顯的性徵是乳房會隆起。拜我媽的遺傳所託,我的胸部沒有發育得很好,所以我媽也覺得我沒有需要穿著胸罩或是可塞墊進去的那種白色少女內衣,所以當時衣服下的就只是李彩華同款的白色小背心,一點也不可愛。那年暑假我十一歲,被父母硬是迫我去上羽毛球班。為期兩個月的課程就教你怎樣握羽毛球拍,羽毛球的不同打法以及實戰,並無什麼特別,唯一就是那個他的眼光。

大多同學也有個伴兒,只有數個像我般的同學隻身參加興趣班。到實戰時間,我唯有尷尬地詢問有沒有人願意當我的拍擋。正當我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時,有個皮膚黑黝的男生走近我示意要跟我拍擋。他大多時間也目無表情的揮著球拍,神情冷淡的教人不好親近。「咇。」教練吹響哨子,示意我們停止練習。我跟同學們走近教練並席地而坐,聆聽他講解下一部分的練習內容。我的拍檔,我稱他為夏洛吧,坐在我七點鐘方向。他盤腿而坐,身子微微彎前,雙手托住頭部。這是個頗為正常的坐姿吧,但他跟我的距離極近,我耳朵都能感受他的鼻息了。我稍微靠前,但我倆的距離仍相同。微微的鼻息劃過我耳珠,亦牽起我心水一絲漣漪。「好,大家繼續練習。」我連忙跟大伙兒站立,走到羽毛球網前。夏洛站在網的另一邊,眼內帶點笑意。我不明所以,繼續地依照指示,練習著扣殺的動作。

每一堂我也跟夏洛拍擋,他眼光總是落在我身上,當我回望時他總時瞬間轉移視線。雖然他也算是個帥哥但我總是被他盯得滿不自在。在接近第三堂的尾聲,我在喝水被嗆到了,水灑了些在我身上。我接過夏洛的紙巾,忽爾明白到原來他一直都是盯著我乳頭看。高中以前的我對衣服沒什麼偏好,衣櫥內的全都是我媽我媽買的。大概是那時遇上大減價,我媽給我買了數件沒有鈕扣的短袖綿質polo shirt,全都同一個款式但不同花紋而已,料子薄薄而且吸汗的很適合去做運動,所以每次上羽毛球班我也穿著那些polo shirt。 雖則我胸前不是很偉大,但乳頭卻很愛搶風光,受到磨擦就很容易會凸起來。在小背心跟綿質polo shirt的雙重防衛下也擋不住兩點的鋒芒,特意看的話能看到有「飛釘」的情況出現。

知道真相之後的我竟有點高興,以後也穿小背心跟綿質polo shirt,讓若隱若現的乳頭誘惑著夏洛。在最後一堂的小休時間,我特意在他面前做拉筋動作,又彎腰又挺胸的,好讓他看個仔細。小休過後,他突然說自己抽筋了,需要坐下休息。我隱約看到他的褲檔撐起了。現在回想起來真覺得自己從小就是個色胚呢,哈哈。

 

作者:柚希

柚希
從劣食國度回流返港嘅天然呆痴女,興趣係昅仔。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2151
Date: 2020-12-08 21:47:46
Generated at: 2021-07-28 22:01:2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12/08/212151/回憶總是黃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