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似伍山河牧師「政治騎劫」教會。讓「救贖之光」燃亮社會!

文教 / 最新文章綜覽

 

 

年近歲晚,又是教會數算神恩的時候。今年,信徒感慨多於感恩,因為譚得志、黃之鋒、周庭等社運領袖受牢獄之災,好鄰舍北區教會給凍結戶口,《門徒媒體》的Facebook專頁管理員更被封鎖帳號﹗縱然香港基督教備受壓迫,五旬節聖潔會香港區總監督伍山河牧師,卻在該會會訊第六十五期的「總監督講壇」,對呼籲教會為社會議題「作聲作為」的信徒,形容為「屬靈瞎眼」和「騎劫教會」(註一)。

當各宗派信徒聯署聲援好鄰舍北區教會(下稱好鄰舍教會),《門徒媒體》受言論打壓仍堅持揭發教會惡行,而香港浸信會聯會會長羅慶才牧師在牧函勉勵信徒在黑暗中凝望救贖之光時,伍牧師的講道無疑是風涼話。更離譜,是永光堂信徒揭發伍牧師曾為梁美芬助選立法會,並在2016年於永光堂推廣一帶一路宣教,卻對第五次人大釋法隻字不提(註二)。伍牧師的偏頗立場,在第五次釋法五周年的今天引來非議。

另外,永光堂會友向筆者透露,伍牧師禁止永光堂牧者和信徒,以永光堂教友身分接受傳媒訪問,牧者亦不能在講台上提及政治議題。筆者估計伍牧師藉著講道,暗批去年以五旬節聖潔會人身分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聯署者。可是,聲稱「我作為推動整個教會的人,在社會事件中站哪一邊都不妥」的伍牧師,其無上權力凌駕於永光堂規矩之上,以致信徒批評他自我矛盾和雙重標準﹗

伍牧師的品行和政見,筆者暫且不論。單從伍山河牧師對一帶一路宣教的「作聲」和「作為」,以及他認為信徒在社會事件上站哪一邊都沒問題,可見他關心教會增長,遠多於社會公義。據聞,他致力跟政府保持友好關係,從而讓教會長遠發展。

 

1.從基督教初期史論政教友好

持平而論,教會歷史上,的確有教會領袖為建立神國而跟政權建立友好關係。保羅在主後58年寫《羅馬書》時,羅馬帝國由尼祿 (Nero) 執政。羅馬在凱撒到尼祿之前執政的時期,因國家長期開疆闢土致國庫空虛,尼祿上任初期,銳意推行稅制改革。雖然教會不受惠於稅務優惠,但尼祿始終施行德政,加上保羅不願羅馬政府阻礙教會的宣教事工,因此保羅在《羅馬書》第13章主張「在上有權柄的,人人要順服,因為沒有權柄不是來自神的。」

基於政府施行德政和保障宗教自由,教會無疑能夠跟政府保持友好關係。舉例而言,君士坦丁堡在313年成為羅馬帝國君王後,將基督教定為合法宗教,委任基督徒為政治顧問,並免去教士的兵伇及其他政治任務,結束教會受打壓逾二百年的哀痛歲月。如此,教會確實沒理由跟羅馬帝國唱反調。

 

2. 從加爾文神學論政權監察

然而,這是否表示教會只需順服政權,不宜為政治「作聲」和「作為」呢﹖加爾文在《羅馬人書註釋》指出,政府是上帝設立,所以政府需要向上帝負責。政府有責任令行善的市民平安,並制裁惡人偏邪的行為,以免世界混亂。在這個前提下,信徒應該因為順服上帝而順服政府。然而,災疫、荒年、戰爭,以及其他從罪而來的刑罰並非出於神﹔惟有正義和合法的政府才是神設立。

另外,雖然加爾文在《基督教要義》中,引尼布甲尼撒王為例,表示神會藉邪惡君王向世人發怒氣﹔但加爾文同時認為,神會興起如摩西、俄陀聶等僕人處罰邪惡政府,使受不公正壓迫的百姓脫離患難。若獲百姓投票授權的立法院官員,沒有履行職責反抗暴君,他們就是對百姓不忠,出賣百姓。

此外,加爾文引用耶羅波安鑄造金牛犢後,以色列民為討好君王而跪拜偶像為例,強調我們不能屈服任何違背神的邪惡命令。

既然加爾文認為信徒不能屈服於使人遠離神的暴政,那麼信徒以宗派人身分聲援好鄰舍教會,以及去年宗派人聯署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甚至羅慶才會長勉勵信徒在黑暗世代中凝望救贖之光,不僅不是讓社會議題「騎劫教會」,而是為免教會受政治騎劫,明知有風險仍要為宗教自由發聲。

 

3.天國子民與地上公民的關社責任

也許,有人認為,加爾文認為我們只需反對使信徒遠離神的政策,我們無需反對非宗教政策。基要派也主張,既然神設立監察政府的官員,我們就將監政責任交給立法會議員,信徒只需做順民。

首先,即使是非宗教政策,政府也可以借故打壓教會。好鄰舍教會的罪名是涉嫌洗黑錢和欺詐﹔《逃犯條例》修訂令香港納入中國法例之中,以致香港教會有機會受非宗教罪名控告,讓教牧和信徒給引渡至內地受審。而中國政府訂立《港區國安法》後,中聯辦更要求教會結合教義支持國安法﹗因此,我們可不能只關注宗教政策,也不能將監政責任交給梁美芬這類盲目支持政府的「舉手機器」。

第二,即使我們將關注度收窄至宗教政策,也發現教會處處受壓迫。中國政府於2019年12月30日頌布《宗教團體管理辦法》,新法規要求宗教團體教導宗教教職人員和信教公民「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並列明「未經人民政府宗教事務部門審查同意,或者未在人民政府民政部門登記,不得以宗教團體的名義開展活動」。這無疑為家庭教會帶來壓力。而法規頒布的同一日,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王怡牧師就判刑九年﹗

面對宗教逼害,牧者可以反省神是否藉暴政來懲罰罪人,卻不能以此作為順服暴政的金科玉律﹔更不能強調一帶一路政策帶來宣教機遇,卻無視民不聊生、信徒流離失所,並且指罵不甘屈服強權的信徒為屬靈瞎眼。如斯態度,雖然不能跟為討好耶羅波安而離開聖殿的以色列人相提並論,卻稱得上涼薄冷酷。

更何況,對於《羅馬書》第13章,當代聖經學者有更開放的詮釋。賴特認為保羅的政治神學是反帝王神學,原本象徵暴政強權的十字架,最後會給基督打敗。而獲神授權的掌權者,要維持治安和儆惡懲奸。亞德邁耶表示,保羅呼籲信徒服從政府,原因是政權乃上帝為被罪破壞的世界所建立的秩序﹔但亞德邁耶強調,若政府不能履行維護秩序的任務,擁有地上公民和天國公民雙重身分的基督徒,就要因順從上帝而不順從暴政。

至於香港神學界,伍山河牧師的神學院同學——保羅神學學者盧龍光牧師認為﹕「在羅馬傳統皇帝就是神,但耶穌確定了皇帝的權柄,但不是神,人民有責任監察掌權者是否能夠賞善罰惡。掌權者需要對上帝問責,另一方面,人民不應麻木順服,應該監察掌權者是否賞善罰惡,而非維穩。」

無容置疑,從宗教改革先驅到當代聖經學者,都認為教會和信徒有責任按《聖經》真理抵抗強權。當然,信徒以個人身分關心政治,以宗派會友身分表達立場,抑或以教會名義監察政府施政,不同神學家和教牧都有不同意見。既然如此,牧者更應該在教會建立多元開放的空間,讓信徒思考信仰、教與社會的關係,繼而讓信徒散發天國子民和地上公民的感染力。

另外,即使牧者不方便以教會官方名義對社會表達關注,至少容讓信徒以宗派人身分或團契名義表達立場。若牧者高調推廣一帶一路宣教,以牧師身分為親中學者助選,卻禁止信徒透過傳媒表達意見和發表宗派人聯署,這不僅沒有合一非一的精神,反而是專制橫蠻、心胸狹窄﹗

 

執筆至此,筆者瀏覽香港五旬節聖潔會會訊,獲悉伍山河牧師去年9月七十大壽。教會內,「奮力事奉」、「永不言棄」、「充滿感染力」、「氣壯如山河」等賀詞始起彼落。教會外,反送中手足受防暴警虐打,王怡牧師受牢獄之災,好鄰舍教會戶口凍結、《門徒媒體》專頁給Facebook封鎖……時局動盪、滿目瘡痍,即使我們給潑冷水為「屬靈瞎眼」和「騎劫教會」,仍堅持點燃燭光,溫暖寒夜中受傷的被罪者。誠如羅慶才牧師所說﹕

「香港的教會,與香港的市民一樣,渡過了十分艱難的一年。疫情嚴重,百業蕭條,我們都有活在圍(或危)城中的感覺,各人的肩頭上的重擔沉重無比,心靈上的黑暗和鬱結更是無法解開。以賽亞的話,正是對今天的香港人宣告的:黑暗中,有光照耀。這光,是上帝的救贖,可以驅走罪惡、不信、不公義的黑暗。這光,是無法熄滅,也無法阻擋的。」

 

註一﹕
五旬節聖潔會香港區總監督伍山河牧師,在該會會訊第六十五期的「總監督論壇」中寫道﹕「很多牧者都被激烈的弟兄姊妹批評,質問教會為何不作聲、不作為。我常說,所有社會運動,肢體只宜以 個人身份參加,只要是經過信仰的考慮,站哪一邊都沒問題……但教會不同,我作為推動整個教會的人,在社會事件中站哪一邊都不妥,不能讓社會議題騎劫教會,鼓吹這樣做的人是屬靈瞎眼。弟兄姊妹本身立場如何都沒問題,但不要把教會推出去,更不要說這是場聖戰,是為基督而打,絕對不是。」

註二﹕
https://apostlesmedia.com/20201029/32469

 

 

作者:鄭竣禧

臥病多年。無論能否康復,但願為自己紀錄心跡,為社會留下記憶。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2848
Date: 2020-12-29 07:13:15
Generated at: 2021-06-20 13:14:5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12/29/212848/莫似伍山河牧師「政治騎劫」教會。讓「救贖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