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 短篇小說

 

中學的時候,我喜歡上了一個女孩,我想要手寫一封情信表白,日日夜夜埋首研究怎麼寫情信,怎麼寫情詩。我的姐姐看到了,毫不留情地嘲笑我。

「就你這字,這輩子都別想她答應你。」

哦,對了,我姐就是個編輯,讓她教我寫情信,總比我自己瞎摸索要來得強。我打上了她的主意,她卻趁此機會,逼迫我練字。

「想要我教你寫情信,簡單,把這本寫完,我就教你。要是她不滿意,你讓她來找我。」

那是一本很厚的練字冊,我這十幾年來都未必有這麼認真地寫過字,我一筆一劃地寫著,心想,要是我姐教我寫的情信沒用,那我可以好好地敲詐她一筆。

「姐,是不是我做完了你就教我寫情信。」

「嗯,不然呢?」

「那如果,不成功呢?」

「你想怎樣?」

「要是不成功,你請我吃大餐吧,去瑰麗酒店的彤福軒。」

「還沒做完,你就想著要吃大餐了,好吧好吧,要是失敗了我就請你去。」

就這樣,我開始了每天抽時間寫字的日子,每天晚上我都窩在姐姐的書桌前,拿著筆埋頭苦幹,也許做功課也沒那麼認真。

我感覺那本練字冊就是為我量身定做的,這麼多句子,每一句都是能用在情信裡的,每一句都不重覆,唯獨一句「你知道嗎?我想你了。」出現了很多很多次。

「這句話很簡單,但要說出口,卻很難。如果說不出口的話,你就寫下,寫得好看點,倒也不是不能代替語言,或許還能感動人。」

看來,這本練字冊是我姐親自為我準備的,是她早就看出了我墮入情網,還是早就算計好了要逼我練字?唉,墮入陷阱的我也只能默默地寫了。

我姐就這樣,坐著督促我,我的字雖然還是不怎麼樣,但最起碼,能入眼了。雖然我姐看著我的字,被氣得差點背過氣去。

「你知道嗎?我想你了」我抄了很多很多次,是我這麼多句裡面,寫得最好的,我姐看我寫這句的時候,罵我也罵少了。也許是熟能生巧吧。

我抄啊抄,抄了三個月都還沒抄完,這本練字冊算得上是我那時最大的噩夢,每晚做夢都在寫字,但我想我姐也不好過,每天罵我,人也老幾年。

從小到大,她都很嫌棄我的字,小時候她教我做作業,每次都是被我的字醜到不願意教。難得有機會能逼我練字,她卻像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越看越氣。

我姐一向都是個閒不住的人,她申請了去美國愛荷華大學交流,我還沒做完那本練字冊,她就跑路了。我懷疑她從來都沒想過要幫我寫情信,只是為了逼我練字。

「為什麼你要逼我練字。」

「因為我不想有個寫字寫得醜的弟弟。」

「我練完也不一定寫得一手好字啊!」

她被我反駁得啞口無言,看來她對我的能力也是有所懷疑的,可惜的是,這並未讓她放棄逼我練字,而是越戰越勇。

那天,我送她去機場。那一天,她笑得很燦爛。去愛荷華大學,是她多年來的夢想,熱愛文學的她,終於有機會深入研究其他國家的文學,她的眼裡,有著璀璨的光芒。

「你要記得練字,要記得照顧好自己,要記得關心爸媽。」

「行了,你只是去半年而已,又不是不回來了。」

或許我不該這麼說的,我不知道,她真的不回來了,哦,不對,是回不來了。那天我回到家,拿出練字冊在練字,忽然聽到了新聞裡報道飛機事故的消息。

姐姐乘坐的飛機,因為發動機故障,在起飛後不久就墜毀了,全機只有三人生還,我的心突然涼了一半。這時,媽的電話響了。

丁鈴鈴鈴……

窗外的風在呼呼作響,敲打著我的心,原本因為練字而煩躁的我,體溫也漸漸下降,我感覺到了一絲絲涼意,我打從心底裡,祈求這千萬不要是醫院的電話。

我還是接了這通電話,在我父母面前。

「請問是鹿伊伊小姐的家屬嗎?」

我嚥了嚥口水,試圖潤澤我發乾的喉嚨。亮得刺眼的吊燈刺痛了我的雙眼,我的眼眶有些酸酸的,痛痛的。

「我是。」

「鹿伊伊小姐乘搭的N-1956航班因為機件故障墜毀,很遺憾,她於18:07與世長辭,請家屬到醫院辦理後續事宜,請節哀。」

這是假的吧,這只是姐姐的惡作劇,考驗我對她的感情?所有事物都失去了聲音,我的腦海里嗡嗡的,我不願意相信,那個眼裡有光的人,就這麼消失了。

……

半年後,我坐在姐姐的房間,今天是姐姐要回來的日子。

我緩緩打開了那本練字冊,我寫到了最後一頁,最後那一個字,被我重複畫畫寫寫了許多次,字跡深得,刻入了我的心裡,刻骨銘心。

最後一頁,有個夾層,裡面有兩個信封,一個是粉紅色的,一個是素白色的。我緩緩地打開了粉紅色的信封。

裡面是一封,字跡秀麗的情信。有點肉麻,又有點文縐縐的,很有她的風格。她總說,她是個俗氣的作家,但在我心中,她是最有才華的作家。

另外一封素白色的信封裡,是一封只有寥寥幾句的信。

「臭小子,

我很欣慰,你開始懂得了如何去愛人。
這幾個月來……也許你需要用一年,你所寫的字,都代表了你的感情。

也許你並不會因為這本練字冊而寫得一手好字,
但你總能看見自己的進步,和你自己的感情。

希望你能成功吧,那我就不用請你吃飯了,
雖然我早就在衣櫃裡準備了你的正裝。

你最美的姐姐」

那本練字冊的最後一頁,是一句話。

「你知道嗎?我想你了。」

我寫了很多次,重複了一次又一次,情信早已不是我練字的目的了,我只是想在練字的過程中,找回姐姐還在我身邊的感覺。

我不想浪費姐姐的心力,我拿著情信,去找那個女孩。我們坐在咖啡廳的角落,我緩緩地遞出了情信,誠懇地表達我的感情。

她並沒有打開看,只是過了過手,又在遞了給我。

「對不起,我不能收。我有意中人了,很抱歉辜負了你的感情。」

我不怨她,我反而有點慶幸,她拒絕了我。這樣,我就可以留下姐姐寫的情信,即便只能睹物思人,也是難能可貴。

姐姐,你幫我寫的情信,沒有用呢……你是不是該親自帶我,穿著妳買的衣服,去彤福軒吃飯,安慰一下你弟碎成了兩瓣的心?

我在那本練字冊的封面,緩緩地寫下了一句。

「你知道嗎?我想你了。」

我說不出口,但,姐,我寫得還算好看吧,你被感動了嗎?

 

作者的話……

有時候,有些人,會離開。
心裡的空虛,能透過字來填滿,也不失為一種安慰。
這篇文章稍後會載入【清川隨筆】

 

作者:清川

簡單的人,細膩的感情,複雜的世界。 也許青澀,也許未臻完善,但這就是我,當下最好的我。——清川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2899
Date: 2020-12-31 05:05:43
Generated at: 2021-01-18 06:39:5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12/31/21289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