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來得猝不及防

 

喜歡一個人是什麽感受?是六歲的你願意把手裏的兩顆糖都給他?是十六嵗的你在枯燥的學習生活中視他爲恩賜?是二十六歲的你初步入社會還未褪下的青澀羞赧?還是六十六歲的你,聽着收音機裏的雜訊,猛然憶起他的名字?

初見他的時候,覺得他是個可愛的人,那副不知所措卻禮貌的模樣怕是誰見了都會心生親切。再見他,也不過是隔天的事情,他就站在走廊的盡頭,眼神不自覺地就朝那邊飄去,心知那感情大概就是在這時在心底漸成雛形。秋冬總是個浪漫又溫柔的季節,而他的出現正正驗證了這一點,在他之前,大概我都不曾覺得有誰比他更適合穿藍色的毛衣。

這年,我十六歲。

我對自己的年輕感到羞愧。與他交談的過程總是覺得自己不夠成熟有禮,但話已成章後再多的懊悔都似乎無補於事,想要以最好的模樣去與他相遇,才發現沒有人能臻至完美。「喜歡」的過程就像是在不斷地否定自己,但可笑的是,他突然的出現是場猝不及防的大雨,洗刷掉原本屬於泥土里的埃土,衝散了內心里的一切計劃和打算。

對,他來得猝不及防。

但人生似乎已經被上帝註定了會是一場得不償失的兵荒馬亂,人們每一次的相遇都在倒數,歸零的一刻,無論結果令人滿意與否,人人都要承擔起分離的哀痛和遺憾。在決意背水一戰的同時,賭上的是不會再後悔的信心,但可惜的是現在的人們,要嘛沒有決意,要嘛,從未想過決意。

六歲的時候,喜歡一個人是渴望能得到他的關注;十六歲的時候,喜歡一個人是漫長又純粹的摸索,隨隨便便就能拋出一個十年揮霍;二十六歲的時候,比起「喜歡不喜歡」,似乎更需要考慮「合適不合適」了。這或許就是爲什麼大部分人都抗拒和年紀相差大的人交往嗎?因爲人生軌跡對不上。我二十歲時還在奮筆疾書,忙活着大學社團和論文,三十歲的他已經在爲了生活里的粗茶淡飯而忙碌奔波;我五十歲時還在爲了自己的事業付諸努力,期望能更上一層樓,六十歲的他已經在計劃着退休的生活;我七十歲還在享受生命中的回甘時,八十歲的他或許已經身處彌留。

當然,這都是建立在我們真的相愛的前提下了。

沒有多少時間能讓我等了,仔細算算,我們只剩下一年的時間能見面了。但有趣的是,沒有人告訴我不要花時間在他身上,大概也覺得我喜歡一個人太容易,或者他們覺得一年比起一生來說實在太短了。一年會是一個什麼概念?足夠讓我們一起取暖嗎?足夠讓我們一起賞雨嗎?足夠讓我們站在走廊的拐角處,像老朋友一樣相互調侃嗎?足夠讓他在最後忽然意識到我的喜歡嗎?我不止想跟他走過這個春夏秋冬啊。這一年的時間甚至短得讓我不知道該怎麼去履行我所謂的「成爲一個更好的人」,能從容地面對一切不曾擁有過的失去。讓我惶恐的是,那時我們在走廊上相遇,我在他的眼裡看不到一點情緒,連那時他施捨給我的探究和真誠都無跡可尋,而他在我的心裡就是這樣慢慢變得悠然自得的。大概在那之前,我都未曾覺得被人遺忘是件多麼不得了的事情——又或,我曾經所經歷過的並不是真正地遺忘。我記得他對她說,他並不善於認人。

不知道他可曾覺得自己是個溫柔的人,至少他在今年的最後出現在我眼前,於是「今年」成了溫柔的代名詞。

 

作者:林襄

喜歡秋天,喜歡殘月,喜歡溫柔的人和事,窮盡一生去做個九分溫柔的人。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3022
Date: 2021-01-04 15:37:03
Generated at: 2021-01-17 16:14:3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1/01/04/213022/他來得猝不及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