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與政治——以社交媒體影響美國總統選舉為例

 

 

科幻情節,都是來自對未來的思考。在電腦遊戲《電馭叛客2077》之中,著名演員奇洛李維斯飾演名為「銀手強尼」(Johnny Silverhand)的「恐怖份子」。他寫下了宣言,他將兩枚核彈丟進巨型企業「荒坂」公司的總部大樓,他失手被擒「壯烈犧牲」,他成為了傳奇。在故事中,恐怖份子強尼之所以要炸毀私人企業的大樓,是因為他認為世界的腐敗,就是源自這些巨型企業的自私自利,造成貧富懸殊、賤視生命、人類喪失靈魂。

現實世界呢?如無意外,美國候任總統拜登將於短期內宣誓就職,這次美國總統選舉,社交媒體發揮了史無前例的威力——畢竟社交媒體的興起只是十幾年左右的事。然而如果將眼光放遠一點,私人企業影響政治,卻並非什麼新鮮奇特的事。

美國前總統艾森豪威爾(Dwight D. Eisenhower)(生卒:1890年10月14日 – 1969年3月28日,在位January 20, 1953年1月20日 – 1961年1月20日),於二次大戰時為盟軍最高司令,卸任總統演說中警告國民,軍隊、軍事企業及政府官員,已結合成真正統治美國(及世界)的勢力,他將此勢力稱為「軍工複合體」,簡單來說,從戰爭中發國難財的軍事企業,以鉅額資金利誘政治人物,從而制定更侵略性的政策,發動更多戰爭,軍事企業繼續賺錢。而的確,軍事企業研發及售賣武器,顯然是「私人企業行為」,政府官員批出軍購合約,亦「受國會(及民主制度)約束」,但事實上,軍事企業的「私人企業政治捐獻」供養美國政黨、政治人物及旗下組織,彰彰明甚置於陽光之下,二戰後的美國在數十年來都從未停止過戰事,艾森豪威爾的警告只起立此存照之用,美國人顯然並不力抗這種勢力,遑論軍事企業及鷹派政客自我約束。

以結果論之,美國軍工複合體的模式,的確令美國軍力足以稱霸世界,從經濟角度,脫離金本位的美金事實上背靠美軍,這模式對孕育一個統治世界的利益集團來說,是非常優秀的,但對其受害者來說就顯然不是味兒。

今屆美國總統選舉問題票多多,媒體並非監察選舉過程是否出現舞弊,而是對提出舞弊指控的特朗普予以過濾,全程為拜登護航,到特朗普動員支持者抗議,社交媒體更直接將其滅聲,塑造特朗普輸不起選舉而成為發起暴動的民主罪人。

政治就是分配資源,理論上民主制度令奪取分配資源權力的過程趨於和平而非透過戰爭,而各國政府固然是爭權奪利的核心,但「私人企業」的角色,並非一臉稚氣做什麼都萌萌的。這次美國總統選舉中,不受既有針對傳媒的法例約束的社交媒體對選情有強力影響,以建構公民社會爭取憲政民主的香港民主派及社運人士,對此並不只是視若無睹,而是視特朗普為民主罪人,合理化這種圍剿,其表裡不一多重標準任搬龍門已達化境。

 

作者:容樂其

我覺得總編輯都有得出文係常識囉!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3272
Date: 2021-01-17 23:01:49
Generated at: 2021-06-20 20:54:1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1/01/17/213272/企業與政治-以社交媒體影響美國總統選舉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