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風起,姣姣地

 

 

我噴了剛買的白麝香香水,在happy friday下班後特意到洗手間重新畫過一遍妝容,再走向尖沙咀海旁跟男友會面。會面後我倆十指緊扣走在海旁,但我卻沒感受到浪漫。

「喂,係咪撳少陣手機會少忽肉先?」我終於忍不住開口。

「對唔住呀bb,個客有野問我,不如你坐一坐,我覆埋佢先。」他還未等我答覆就示意我坐在長凳上,自己則走到了遠處。

我知道他跟電話裏頭的客人Ivy有一腿,但我沒有戳破,因為我相信他只是為了新鮮感,遲早他總會回來我身邊。但拜托,今天可是我的生日。

 

「好啦,唔緊要啦,湊客緊要呀。」我吻了吻他嘴邊,揮手向uber內的他道别。

他説那「客人」很麻煩,他急需找她講解保單,我竟然微笑著送他走了。我抱住懷內用半圓玻璃裝著的永生玫瑰。我們都想把感情封存著,但現實是它早就枯萎了,玻璃是我們硬是蓋上去的。

「同Ivy玩得開心啲,唔洗同我補慶祝,因為我已經唔再係你女朋友」我把這句WhatsApp了他,隨即開啟了飛行模式。

我看著對岸的大廈五光十色的依舊醉人,但這個香港已今非昔比,像我倆般表面恩愛,但感情早已變質。我腦內浮現出各種愛情語錄,愈想愈痛苦,快步走進旁邊的商場逛逛以分散注意力。商場內愛侶一對對,似在嘲笑我為何隻身到此。我嘆了口氣,步出粉色氛圍,沿彌敦道往旺角方向漫無目的地走。穿著五吋高跟鞋可不是件易事,尤其是不習慣的話。前方有個高瘦男生在busking,我坐在路旁,聽了一首又一首的慘情歌。我看不到他口罩下的樣子,一雙會笑的腰果眼刹是好看。

「若愛是但求安心,怕只怕求其安穩……」聽到這句,內心的悲傷快從眼內湧出,我走近男生放下五十元便轉身離去。

一路上路人的視線盯得我怪不舒服,沒看過女人哭嗎?走著走著感到肚子咕咕叫,我才醒起自己還未吃晚飯。因為男友…前男友喜歡我的長腿所以縱使現在只有20°c我也穿了短裙,雙腿快冷得沒有知覺。飢寒交迫下,看到某酒店內的food court還開放著便走了進去,內裏溫暖得多了。唯大部份食店都打烊了,只有酒吧還開放著。生日的晚餐吃pub food?唉算了,甚麼也没關係了。我坐上高椅,點了一份薯條、BLT漢堡包跟一杯Asahi。一椅之隔坐著一名戴文青眼鏡、頭髪有點亂的男生。他穿著藍白直條紋襯衫,捲起衣袖露出白晳而結實的下臂,摸著啤酒杯似在煩惱著些甚麼。我呑了呑口水,同時向為我端上食物的店員說句謝謝。

 

眼鏡男微微擰頭向我笑了笑,向我舉了舉手中的生啤。

「…cheers.」

我被他突然的舉動嚇到,連忙跟他碰杯。

「我叫Terence,May I?」他指一指我身旁的椅子

「請。」我把食物往我方移了移。「我叫Sophie」

在我對眼前帥哥的主動感到奇怪時,他開腔了。「Sorry this is so awkward。我失戀想搵人傾下計。」

我禮貌笑笑,表示自己是同路人,剛好也需要人傾訴。他被女友甩了,原因是拍拖了三年也没跟她結婚。後來Terence發現原來她暗地裏吊到金龜,就是出軌了。同是天涯淪落人,我倆不斷訴諸著對前度的不滿,桌上的酒杯亦愈來愈多,大都是我喝的。

「黎多杯mojito呀唔該。」

「唔好意思呀小姐,我地就閂門喇。」

「咁埋單呀唔該。」我在手袋搜尋著銀包時Terence拍拍我肩膊示意他買單。

「唔好嘅,我地啱啱識咋喎。」

「下次你請返我囉。」

「又好啫。」我拿起半杯mojito一飲而盡,而Terence只是拿著啤酒逐少逐少的淺酌慢飲。微醺的他臉上染了一抹紅暈,嘴角沾著些啤酒泡。看著如斯誘人的他,我深了深呼吸,一下親了上去,舔走他唇邊的啤酒氣泡。

「飲得咁唔小心嘅。」我在他耳邊輕聲道。

 

走到外頭,涼風颯颯吹來,令我酒醒了半分。啊啊啊我到底在幹甚麼,我這輩子從來沒這樣的主動過,也太沒矜持了吧。在我正為自己的衝動後悔著,Terence從酒店步出拖著我手。「!」我還沒搞清狀況。

「其實我book左今晚呢到房。」

「上去啦咁。」老娘豁出去了,想也没想就回答了。

我跟他走進了酒店房間,看見寬大的雙人床不禁有點慌,話也没說句就立刻閃進了廁所。才剛分手就跟别人上床嗎?對象還是剛相識的。我重整旗鼓後走進卧室,Terence正選擇Netflix的節目。

「你想睇咩?定想訓覺?我斟左啲暖水俾你呀,你飲左咁多酒就飲多啲水啦。」似看透了我的心思,他並沒有提及到上床的事。

我把水一口氣喝完,快步走進浴室去,關門前道了一句「你鍾意嘅話可以入黎呀。」

過了一陣子他並無回應。糟了,我是否想多了,或許他只是想一起睡而已?我踏進浴缸擰開水喉,讓汩汩的流水沖走我混亂的思緒。

我本想隨便洗個澡就去睡的,但考慮到現今的疫情還是洗個頭比較好。「

哇!」在我閉著眼,滿頭泡沫的時候突然有人從後熊抱我。

「Sorry呀,係咪嚇親你呀。」

「嗯……少少啦。」他站在我身後,意味他看到我的胴體了。

怪害羞的,除了男友以外,Terence是第一個看到我裸體的人。接下來的五分鐘我在沒正眼看他的情況下匆忙地洗完澡,離開浴缸擦乾身體,穿上浴袍便回到房間。天啊看我做了甚麼好事。尷尬得我想立馬回家了,他一定覺得我在取笑我吧。

 

「我幫你吹呀,你飲多啲水啦。」他接過我手中的風筒,溫柔的替我吹乾頭髪。我也沒理由拒絕,乖乖的坐好並咕嚕咕嚕的又喝下一杯水。

他的手勢很純熟,不足五分鐘我的頭髪快全乾透。他在我反應不過來時把我公主抱到床上,然後對我的臉就是一串綿密的吻。我看著他慢慢解開我的浴袍,並沒有任何反抗。耳朵、後頸跟乳頭被他肆意玩弄、舐咬著,我忍不住發出微微的嬌喘。突然電流似流過全身,耳朵被他舔得我快要靈魂出竅。他見狀,更賣力地把舌頭鑽進我耳洞,雙手則在我雙乳上又抓又捏。

「衰妹你濕晒喇喎。」他手指在我下體徘徊著,然後漸漸沒入我濕漉漉的洞口。我指指床頭的安全套示意他戴上。他把我腰部用枕頭墊高後火速戴套後挺腰,頂進我體內。

「嗯呀……痛呀…慢啲……」我拼死抓住枕頭,緊咬嘴唇。

剛才因為尷尬所以都没有看過他下體,現在感受到了……這也太大了吧。好不容易整根都進來了,我感到陰道完完全全的被撐開了。他額上頂著些汗,臉上有點潮紅,美得像一幅畫。

「你好緊……咁…我郁架喇。」我點點頭並把臉轉過一邊。小穴被充塞得滿滿的,感覺都變得奇怪了,巨龍好像頂到肚子卻很舒服。房間內就只剩抽插聲跟我嘴邊洩出的呻吟聲。

 

「行去窗邊。」他突然離開我身體,關上燈,並吩咐我下床,指示我走向窗邊。這個房型是比較貴的,比較大也有落地玻璃。他一手拉開窗簾並把我身體壓到玻璃上,乳頭頓時冰冰的。

「唔好啦,有人會見到架……」我下意識立刻蹲下並雙手護胸。

「冇得你揀呀,擰轉身雙手撳玻璃。」他語氣中毫無感情,一手捏著我頸項威迫我轉身。

「啊~!」他從後挺進,比起剛才抽插得更要用力,每下子都頂到花芯深處。站在落地玻璃前露身赤體帶來的不安感及下體的痛感使我陰道的分泌不足,但他仍毫不憐香惜玉,捏得我快要窒息了。我眉頭深鎖,只盼望他能快點完事。

「呼~」他終於射了,我也累得跌坐在地上,邊清理背部的精液,隱隱感到陰唇腫脹了起來。

等等…「喂,你唔係戴左套架咩?」

「唔舒服咪唔戴囉。」

「你點可以咁……」我皺起眉頭,為Terence的不負責任感到不可理喻。

他突然抱起我,按壓我在床上後又就是一陣亂吻,手在我陰核上挑逗著。

「唔呀!放手呀!」我口裏這樣說,但身體卻使不上力,酥麻的感覺漫延全身,嬌嗔聲不斷。

「啊……」我又高潮了,這次甚至潮吹了,真的對酒店的清潔工感到有點抱歉。

「你個淫娃,想要到噴水?幫我含乾淨碌鳩先啦哈哈。」我討厭這樣羞辱的說話。

他捏著我面頰硬是張開我口,然後把巨龍塞進來便開始抽動。同時,他在我小穴塞進一顆強力的震蛋,摩打聲大得快蓋過電視的聲音。深喉令我有強烈想要吐的感覺,但下體的卻爽得淫液不斷滲出,迫得我快瘋了。

「啊!」震蛋突然被抽出,取而代之的是硬邦邦的肉棒。

他抽起我雙腿放在他雙肩,邊抽插邊吸吮著我的腳趾。雖然這痴漢般的行為令我有點接受不了,但我也顧不得多麼多,因為下身的快感已佔據了我整個腦袋。他打樁機般的抽插教我爽得翻白眼,高潮一波接一波,已經不能正常思考了。

 

張開眼時發現天已亮,肩膊上照著和煦的日光,身上披著被子。我環顧四周,似乎只剩我一人。昨夜過量的酒精攝取引致的頭痛,加上昨夜的劇烈運動令我想這樣躺到永遠。我揉揉眼,隱約望見床頭櫃上有一杯橙汁跟便條紙。我慵懶地打了個呵欠,雙手撐起身子並深呼吸試圖令自己好過一些。我邊喝著果汁,邊辦認著便條紙上有啲潦草的字跡。

「你好正同叫得好淫:p

sorry我琴日喺你杯水落咗藥同內射咗

櫃桶有事後藥 飲多啲水啦 琴日飲咁多實頭痛

我unlock唔到你電話 所以影左啲相 等你text我

12點check out呀 唔好訓咁晏喇♡」

我立刻扯開被子,用手探了探陰道,果真有些白濁的液體,大腿上則被寫了串數字。幸好因為要調經的關係,我有服用避孕藥,不然真的要吃事後丸。要知道事後丸後很傷身的。我看看時間,現已十一時半。我走進浴室認真卸了妝再隨便洗了個澡。對了,相片。我解鎖電話,打開相簿,有兩張我跟他的合照。相中的我赤裸並睡著,他則在我旁捏著我的奶子。Fuck,他還拍到了我的刺青。我立刻衝了下樓check in,甫踏出酒店我便致電給我大腿上的數字。

「喂?我係Sophie呀。」我壓住怒意。

「早晨呀,你見點呀,仲有冇頭痛呀?」電話的另一頭語氣非常愉快。

「你想點,啲相你有冇留底?」

「有呀,但我唔會流出去,for我留念咋。點呀琴晚舒唔舒服呀,想唔想再見我?」

忽爾,一陣秋風翻起。我轉身走到有遮蔽物的地方擋一擋風,無意瞥眼一個熟識的身影,他拖著一位短髮的年輕女性。我點進WhatsApp,那個他在昨夜凌晨三時多回了一句「ok 我尊重你決定」,頭像換走了我跟他的合照。

「好呀,但你唔準再影相同下次要温柔啲喎。」我聲音放軟,回復平常嬌滴滴的聲音。

「哇,突然把聲咁sweet嘅?」

「嗯,我地whatsapp再約啦。拜拜。」也許是少許的報復的心態使我剛分手就跟剛認識的人上床,開展一段不能公開的關係。但這又有何不可呢?關係的本意都是想被愛而已。

 

作者:柚希

柚希
從劣食國度回流返港嘅天然呆痴女,興趣係昅仔。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3289
Date: 2021-01-17 05:31:11
Generated at: 2021-04-14 21:01:0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1/01/17/213289/秋風起,姣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