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旦評】(四)揚州牧劉繇。

 

上次月旦評提到品評人物的許邵,而這次就要評與許邵關係密切的劉繇(繇字的讀音是「由」),劉繇是漢室宗族,字正禮,東萊郡牟平人,曾任揚州刺史,後朝廷遣使任命加晉他為州牧,官拜振武將軍。劉繇的祖先可追溯到劉邦的長子劉肥,劉肥生齊孝王劉將閭,劉將閭生牟平共侯劉渫,劉繇就是劉渫這一支的後裔。劉繇的伯父劉寵(不是陳王劉寵)曾任宗正、司空、司徒、太尉,父親劉輿(一名劉方)曾任山陽太守。十九歲時因為堂叔劉韙被盜匪劫持為人質,劉繇將其救出而顯名,推舉劉繇為郎中。劉繇還有一個官拜兗州刺史的哥哥劉岱(火鳳故事中也有登場)。不過劉岱在初平三年的時候,因青州的百萬黃巾黨入侵了兗州,劉岱想要攻打黃巾黨,鮑信勸他最好固守。劉岱不聽鮑信的勸告,與黃巾黨交戰,結果兵敗被殺。鮑信後來迎曹操為兗州牧。

劉繇後來遷任下邑長,因為拒絕權貴的請託而棄職逃離,又被州里徵辟,巡行至濟南,濟南相是中常侍之子,劉繇發現他貪贓枉法,於是立即將其奏免,亦因此事獲得為官鐵面清廉而深受好評。平原人陶丘洪向刺史舉薦劉繇為茂才,刺史說:「去年已經舉薦了公山(劉岱),怎麼現在又要舉薦正禮(劉繇)呢?」陶丘洪說道:「如果使君您舉薦公山在前,提拔正禮於後,這正是所謂的在長途中駕馭二龍,使千里馬馳騁,這難道不可以嗎!」,爾後當時鄉間亦流傳只要能得到劉岱與劉繇,就等同得到了龍與麒麟一樣。不久,劉繇被司空府徵辟為掾屬,除任侍御史,劉繇都未到任,繼而在淮浦躲避戰亂。

興平元年,劉繇深得朝廷重視,於是任命他代替已身亡的陳溫接任揚州刺史。本來揚州刺史的駐地在壽春,但當時政局混亂,淮南一帶已是袁術的勢力範圍,孫策的舅舅吳景和堂兄孫賁將劉繇迎接到江南的曲阿,劉繇才得以在揚州立足。不過劉繇因畏懼袁術及孫氏勢力的擴張,因此驅逐吳景和孫賁,這時,袁術表惠衢為揚州刺史,派吳景、孫賁合攻劉繇麾下的張英,但一年多還未攻下來。而這時候,同為東萊郡同鄉的太史慈來到曲阿投靠他,部下向劉繇提議可以太史慈為大將,劉繇卻說:「如果我重用太史慈,許劭不會取笑我嗎?」太史慈雖不被重用,但仍一直留在劉繇陣中為其所用,直到後來劉繇病死才改為投靠孫策。

建安元年,劉繇命張英、樊能與東渡而來的孫策軍對抗,但是不敵孫策的大軍而敗。之後劉繇親自領軍與孫策對抗,但也因中計而大敗。而這一段故事在《火鳳燎原》也有上演,更用一整本單行本去鋪排孫策與太史慈不打不相識的橋段。與史書描述相當接近,下邳相笮融及彭城相薛禮共推劉繇為盟主,一起對付孫策,結果仍是不敵如日中天的孫策,聯軍被孫策軍一一打敗。

劉繇軍為孫策所敗後,欲逃到會稽,許劭分析說:「會稽富裕,必成孫策的目標,而且地處海隅,沒有外援,不可前往。不如前往豫章,劉繇接受其建議,遂駐兵彭澤。適逢原任豫章太守周術病歿,諸葛亮的叔父諸葛玄被袁術上表任命為豫章郡太守,但漢室朝廷卻任命朱儁之子朱皓為太守,袁術、劉繇雙方為爭奪豫章太守多次衝突。劉繇出兵協助朱皓,將諸葛玄趕回襄陽劉表身邊,又派笮融增援,許劭提醒說:笮融出兵是不顧名義之人,朱皓以誠待人,恐有不測,應提醒朱皓小心提防。劉繇沒聽取其意見,笮融果然誘殺了朱皓取豫章。劉繇之後討伐笮融,笮融敗走入山,為平民所殺。這證明了許邵當時一直也在劉繇陣中,直到許邵於豫章去世為止,這也說明許邵與劉繇關係非常密切。

不久,劉繇也因病重而死於彭澤,享年四十二歲。孫策後來將劉繇安葬在其故鄉東萊郡牟平,並且帶回其遺孤善待。劉繇留下三個兒子、一個女兒,長子劉基姿容美好,孫權愛敬之。後來辟為東曹掾,先後拜輔義校尉、建忠中郎將。在孫權進位吳王時擔任大司農,之後轉任郎中令。孫權稱帝後晉任光祿勳、平錄尚書事職務。次子劉鑠官至騎都尉,三子劉尚官至騎都尉。女兒劉氏就成了孫權第四子孫霸的妻子。

 

作者:俊駐點

俊駐點
本來只是一個漫畫出版社編輯部聯線時用來分享檔案的資料夾,不知何時開始同事把什麼東西都放在裡面,久而久之【俊駐點】就成為了應有盡有的代名詞。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3925
Date: 2021-01-30 02:39:31
Generated at: 2021-04-14 21:03:0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1/01/30/213925/【月旦評】(四)揚州牧劉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