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老婆,點解要搞我?

 

呀諾剛從加拿大回港,隔離完結的翌日早上就在電台大廈附近守候著,因為他得知對方今天在電台做節目。等了又等,戴著灰綠口罩的目標人物終於出現。「hey.」那個他看了呀諾,眼神先是有點錯愕,半秒後轉回平靜,並下意識的拉低帽子。「啱啱返香港?唔同我講?」「係呀,我地去食飯先啦。」呀諾伸手想拖著梓謙,卻被他避開了。「你跟住我後面啦。」呀諾雖然對於他的冷漠有點失望,仍乖乖的尾隨著對方左彎右拐,來到了一間清靜樓上的cafe。店主似乎認識梓謙,親暱的叫他外文名安。兩人點餐後,梓謙打趣的說疫情期間自己變了宅男,窩在家中作了不少曲子。呀諾攪拌著熱騰騰的Cappuccino,看著數年沒碰面的眼前人,專心地看著對方的面容,留心聽著對方的近況。雖當上了歌手,但梓謙的毒舌及害羞的容貌依舊,也没有一般公眾人物的架子。一切,就像數年前那樣。「喂,你今晚得唔得閒?」結帳後,正離開cafe到達地面時時,呀諾碰了摸梓謙手背。「今晚ok呀,聽日三點先要做野,signal我呀。」他回眸笑了笑,然後坐上uber揚長而去。「yes!」呀諾禁不住發出激動的聲音,隨即埋頭在手機中飛快地按著螢幕。

梓謙堆起笑容,邊感謝邊鞠躬的感謝幕後樂手及工作人員後離開攝影廠。呼,總算完成一天工作了。「唔該佐敦日南酒店呀唔該。」他一甫上的士便閉上眼睛小休片刻,待回復意識時已到達目的地。梓謙打了通電話然後會合某人,走進某房間內。嘭的一聲門剛關上,二人深情對望,脫下對方口罩、眼鏡、外套……剩下脫得精光的二人。兩根舌頭糾纏著,離離合合,牽引出一串串的細絲。梓謙坐在床邊,乳首被玩弄著,充血而挺立的堅硬則被吸吮著,惹得他臉蛋潮紅,口中發出粗喘。「唔得喇我……」只見呀諾加快手口的動作,然後靜止。「做咩射咁多嘅?」呀諾舔舔嘴邊,然後再套弄著小梓謙,舔走剩下點點的前列腺液分泌。「呢排…掛住整歌,又要宣傳……打飛機都冇時間……」梓謙身體放軟,肆意陷入軟綿綿king size bed的懷抱中。高潮過後的睡意令梓謙昏睡,呀諾則站在床邊,手中快整套弄著巨龍。「你知唔知我…成日開住youtube對住你打j,而家終於唔洗隔住個mon…喇!」梓謙臉上瞬間被灑上些白色精華,唯熟睡的他並無意識到此事,只是發出了輕輕的呻吟。呀諾興奮的靠近梓謙,替他推開臉部的精華,然後拿出菲林相機拍照,待了十分鐘才抹乾淨臉孔再叫他起床。

「我地……去沖個涼?」梓謙睡眼惺忪的走向浴室。二人細心的替對方搓洗身體每一部份,摸著對方又搓又捏的,兩副肉體又不知不覺纏上了。「嗯呀—」對於後庭突來的異物感,梓謙不禁發出呻吟,低頭看一看,原來是灌腸器。「我自己黎得喇。」梓謙一手搶過藍色的圓形氣泵,轉身自己在灌腸。呀諾覺自己破壞了氣氛,溫柔的從後抱著他,邊拿走灌腸器。呀諾邊與他舌吻,邊用手指沾了潤滑液鑽進梓謙的後庭,一抽一插的教梓謙吐出嬌喘。「有啲痛……慢啲…」他半眯眼的看著呀諾,晧齒不經易咬著下唇。此情景看在呀諾眼內卻似是挑逗,他往梓謙兩瓣屁股中央抹上更多的潤滑液,扶著他的腰粗暴的挺進。梓謙閉目喊痛,呀諾卻沒有停止的意思,浴室內就只剩抽插的啪啪聲、流水聲跟梓謙含蓄的呻吟聲。啊的一聲,呀諾在梓謙深處留下了千萬子孫。二人稍作清洗後坐進已放好熱水的大浴缸內。二人靜下來,四目相覷的有些尷尬。

「係呢,你呢幾年喺加拿大點呀。」梓謙打破了五分沈默。
「唔係幾好。」
「點解呀?嗰邊空氣咁好又冇咩煩。」
「嗰邊冇你喺到嘛。」
「哇……係喇我之前寫左首歌俾你…你有冇聽呀。」
「下一位前輩嘛?你嘅每首歌我都有聽。」
「多謝呀。不如,我地去食飯?」

二人擦乾身體離開浴室。呀諾拿出提早買的壽司外賣並倒出鼓油。邊吃赤貝、灸燒羅勒三文魚、油甘魚等等的壽司,加上小酌梅酒,酒過三巡,兩人明顯神情比之前放鬆。梓謙突然身子一軟,倒在呀諾懷裏。「諾諾……點解你要去加拿大呀…留低我喺香港一個人……」他扁著嘴,玩弄著呀諾浴衣上的腰帶。「冇計啦屋企要移民嘛,我都好掛住你架。」呀諾撫摸著梓謙微醺的臉,眼裏滿是憐愛。「不如我跟你過加拿大啦,嗰邊我地可以結婚。」梓謙埋首於呀諾浴衣內,舌尖挑逗著淡紅色的乳首。「唔好再講喇。」呀諾從椅上公主抱起梓謙放在床上,輕輕啃咬著他耳垂。耳朵內舌頭的舔舐像電流般通過梓謙的身體令他抖了抖動,出自本能抱著對方。「我想要……」梓謙的重心向右,翻滾了半圈坐在呀諾身上,緩緩地拉開呀諾的浴衣。絲絲的唾液從頸項漸漸向下,再牽到早已硬梆梆的巨柱上。呀諾呑了呑口水,剛才看見他媚眼如絲的讓呀諾差點洩了,連忙抓住梓謙的髮絲並想别的讓自己分神。「你訓低。」呀諾命令梓謙面向天花m字腳的躺在床上,自己則凌空的蹲坐著,在梓謙的屁眼塗抹充份的潤滑液後便挺腹而入。梓謙悶哼一聲,緊抓床單,額角流下斗大的汗珠。「嗚嗯啊啊啊啊……」呀諾用手指撬開梓謙的晧齒,銷魂的呻吟惹起呀諾獸性,打樁機般插得梓謙欲仙欲死。啊的一聲,二人同時達到高潮,無力地躺在床上。「謙謙。」「做咩呀諾諾?」梓謙環抱著他,投放著溫柔的眼神。「我就結婚喇。」

「你講咩話?」梓謙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呀諾。「我今次返香港係想見多你一面。我同佢上個月註左冊,年尾擺酒。」呀諾别過了臉,看著桌上的數件玉子壽司。「點解呀……只要你講聲,我就可以跟你飛去加拿大架喇。」梓謙從後靠近,臉蛋哄近他。「我鍾意你,但鍾意唔代表可以一齊。有啲嘢我地夾唔到就夾唔到,你記唔記得讀u嗰陣我地每次鬧交都嘈嗰三幅被呀。」呀諾轉向梓謙,指彈他鼻樑。「咁佢知唔知你返黎搵我架。」「唔知架。」「我唔鍾意咁。你走啦,唔好喺到過夜喇。」梓謙深呼吸,轉身背向呀諾。「謙謙…」呀諾拉著梓謙的手,指尖往上掃向對方肩膀。「你走啦,返加拿大啦。其實你真係冇必要過黎搵我。」梓謙並沒領情,甩開肩上的手,緩緩穿上衣服。

 

※後記:如果你係睇到第二段先發現原來呢篇係BL文,即刻著返條褲嘅話sorry呀嘻嘻。如果大家知道梓謙係邊個,希望你支持下佢:D(呀諾係我鳩作嘅角色,唔洗晒時間估)老實講佢唱歌唔算標青,甚至好多人唔鍾意佢嘅唱腔同某種signature技巧,但佢作曲同和音真係好正,無論係佢自己/寫俾其他人嘅歌都好好聽,世界級!梓謙我愛你(打手mode完結)

 

作者:柚希

柚希
從劣食國度回流返港嘅天然呆痴女,興趣係昅仔。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BNT-020】為保住工作的女生注射了疫苗 by 柚希
    她解開襯衫最上的兩粒鈕扣,輕輕的向左邊拉下襯衫露出少部分的黑色胸罩跟小麥色的肌膚,教男護士呑了呑口水。「消毒完喇,會有少少痛,忍一忍吓。」「嗯。」Jess緊閉眼睛,憶起工作上的瑣碎事情嘗試分散注意力。「打完架喇,小姐你去休息區坐到紙仔上嘅時…
  • 【遊戲介紹】開放世界生存動作 《V Rising》多人連線與好友重建吸血鬼王國 by 五木
      「我不做人啦!JoJo!」呢句名台詞令人類開始嚮往做吸血鬼,早排進行搶先體驗嘅新作《V Risi […]…
  • 18年後再次見到中國人,佢露出巨龍打招呼 by 薰華
    首先,我哋要了解下秦漢時嘅人係點坐嘅先。今日我哋會坐喺櫈上面,其實係胡人帶嚟嘅文化嚟,早期華人嘅正式坐姿,就係今日日本人嘅「正坐」,係坐喺地上面嘅,而呢種坐法,冇練過嘅話我真係寧願唔坐。…
  • 自己嚇自己事件簿 by 小盛女
    「架車有無開到左搖右擺先?車速如何?條路係咪好窄?呢度係咪交通黑點?要用理性去分析你擔心緊嘅事會發生嘅機率,然後你就會發現其實只係自己過份擔心,杞人憂天啫。」…
  • 老師話同性戀唔啱,應該點答返佢? by 外賣仔
    如果一個「老師」話同性戀唔啱,你哋拍拖係錯嘅,千祈唔好諗住抗衡話同性戀無嘢先,因為呢個「老師」已經預設咗呢條問題,佢啱,但你錯。呢個時候你要先更正佢條問題先,記住,係更正佢條問題先,因為你面對緊嘅對手其實係一個白痴同埋低能嚟嘅,根本對同性戀…
  • 《彼岸島》絕對是我人生中看的其中一套最令我無言的漫畫。 by 鵝鑾鼻燈塔
    如果你沒有看過,恭喜你,你的人生是完全沒有任何損失的。這種比狗血更狗血的劇情,永無休止又不斷無限loop的橋段,看了也想把自己雙眼也插盲。簡單來說,主角不論做了甚麼,也無法打死早已不死的吸血鬼之王,只能眼看自己的同伴一個又一個的死去(有時甚…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4619
Date: 2021-03-14 05:32:21
Generated at: 2022-05-24 05:53:3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1/03/14/214619/你有老婆,點解要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