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慧卿的「屈辱論」就咁比人過左一楝

 

【#劉慧卿專訪】劉慧卿認為,要民主派向建制派取提名票是屈辱:「如果拜票時可能有人會列出條件,你係咪愛國者呀?你係咪乜呀係咪物呀?咁你仲有咩尊嚴呢?」擔不擔心一「下車」就永遠不能重回議會?「完全冇後悔,你可以好抬得起頭來解釋畀香港人聽。」

有線新聞 i-Cable News 發佈於 2021年4月4日 星期日

 

政治很多時候是輿論左右到大局,因為輿論能夠使市民獲取一些被消化過後的資訊並且用意見傳送予市民,從而市民透過這些輿論去思考、感受並且作出反應。因此政客時常希望能夠領導或者左右輿論就是這個意思。

劉慧卿早前在開電視接受訪問時討論有關新一屆立法會的選舉制度,當中她指出議員要向一些選委求提名是一種屈辱。此話一出,引來建制派拿了一個非常好借口向泛民發炮。先是林鄭在答問大會上寸劉,指自己當年選特首都係乞票,但不覺得是屈辱,認為是一種政治舉動,何來有辱,以顯示林鄭自己有對選舉的胸懷及對政治的心理高質素。再到立會主席梁君彥說如果覺得找提名是屈辱的話,那可以不選。

以上兩位政客都拿著劉慧卿的「屈辱論」大做文章,並且讓建制Spin到可以「泛民唔敢選係因為覺得名節重要過一切,不願意犧牲,不願降低身價,扮Blue Blood呀!」。這個輿論絕對係泛民的致命傷。

劉的一番言論可謂非常之on9,她對新一屆選舉制度的觀點完全是錯判,如果她真的明白,就不會用「屈辱」來Spin這個新制度的問題。新制度有什麼問題,絕對可以大可討論,甚至是非常之多觀點可以指出,如直選的限制、篩選的問題,選委會的權力等等,都可以提出,但絕對不是用「屈辱」這個層次來討論。易地而處,每個人出來打份工,都有辛苦,一樣會呻,但絕對唔會公開咁on9係度呻,除非你成功左,講到有幾慘先好呻,你唔成功係度呻只是一些無病呻吟,不會有人可憐你。同樣地,你選舉一朝未贏,不論是何種問題,都不要在人面前呻有幾慘,選民唔會理你有幾慘,只會理你做唔做到。

依家比人過左一楝,個個針對你屈辱論變成了整個選舉制度的輿論焦點,便給人口實並且幫人淡化以及模糊了當中問題,可謂給了子彈予人家。

原有這個新制度的問題便不會有人理會,對家便可以大講特講你的自高人一等心態,不肯紆尊降貴。

或者會替劉說好話,認為那個訪問是斷章取義,但今天有所訪問都可以比人斷章取義,根本在後真相時代的常態,那麼就要異常留意自己言行說話,而不是是單講句或者個人感受,因為一句可以累全家。

你要明白今天泛民陣型醒既人已經唔多,一些有點名望的泛民人士都入了冊,能夠說話的人真係寥寥可數,劉是泛民的阿姐級,說話就請你醒少少,不要倒米,講多錯多,不要做豬隊友。

 

作者:Terence Yun

Terence Yun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5146
Date: 2021-04-11 06:24:04
Generated at: 2021-05-14 13:38:2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1/04/11/215146/劉慧卿的「屈辱論」就咁比人過左一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