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聯會選舉模式應當終結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Kansir)

 

甚麼是「支聯會選舉模式」?自從八九民運,「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就反覆利用六四事件累積政治資本,炒作恐共成為選舉最重要,而且最能得票的議題。

民主選舉,得票多就勝出,本來無可厚非。然而,香港政治環境特殊,自滿清鴉片戰爭戰敗之後就喪失了主權治權,淪為英國殖民地,本地居民對大小公共事務無從問津,毫無政治權力可言。昔日所謂的立法局議員,都是兩點開會三點去下午茶的行禮如儀,回歸前突如其來的「民主化」,的確是前所未有的邁進,令香港人赫然發覺,議員是可以議事的。但這個「民主化」,背景是即將到來的「香港回歸中國」,而當時眾所週知,中國距離西方標準的「議會民主」完全不同,更遑論中英談判後才發生的八九民運及六四事件。沿此脈絡,就算撇除英國故意以民主化搗亂香港,即魯平稱彭定康為千古罪人這類觀點,香港的民主化,客觀上的確與中英談判、八九民運、回歸中國等事情同時進行,亦因此,「中國元素」在香港人可以積極在立法局(會)投票之後,就變成一個重要的題目。

 

在此之前說「中國元素」實在委婉,事實上,自當時開始不少政客均以販賣「恐共」作為累積政治資本的手段。選舉策略上,貶低對手,令對方減分,從而增加自己勝算,在世界各地都很常見,但在健康的選舉,抹黑對手應當只是眾多戰術當中其中一樣,主軸仍然是透過宣傳自己的好處,在政局上以政策政見拉攏盟友,如果候選人都以經世濟民為最終目標,誰勝誰負都對國家(或地區)有利;但香港的選舉文化,經歷上述的歷史背景,發展過來就變得「親共 vs 反共」,反共陣營之間更加是「鬥反共」,誰罵得大聲罵得動聽,誰就得票。

已故支聯會主席司徒華,身為教師工會頭子,本身社會運動戰績非凡,故此被委任為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成員,八九民運是他轉為反共的契機,自此「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等支聯會綱領,就變成香港民主派的綱領,誰不跟從這面旗幟,誰就不夠反共,不夠反共就等於是民主的敵人。八九民運激起的港人恐共情緒,就這樣被支聯會為首的泛民主派包裝美化成支持民主,令不少泛民支持者以為「反共 = 民主」,而泛民主派派系間的經營乃至政治宣傳中,「誰不夠反共誰就是民主敵人」如此不民主的行為,就被泛民政客及其支持者視而不見。

在此我必須強調,只靠反共就可以累積支持,的確反映中國(及香港)本身有不少問題,但要根本解決這些問題,透過當時在中國境外的香港提出支聯會綱領,在回歸後利用一國兩制繼續遙距謾罵,如同網絡潮語一樣「口裡說不,身體很誠實」。支聯會的所作所為,除了是透過罵人來籌款自肥,對實踐其綱領了無寸進,身為曾經參與過其集會,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再提,如今萬一碰巧遇街頭籌款或集會都只會敬而遠之。

 

新立法會選舉制度之下,地區直選候選人需要得到選舉委員會中,五個界別各兩位,共十位委員的提名,而選舉委員會中第五界別,成員皆來自港區全國人大及政協,及全國組織在港代表,其「政治成份」已經不用再詳細解釋,得到第五界別的兩位選委提名,就等於中央政府容許該候選人參與選舉。

上述與香港民主化共同發育的港人恐共議題,在即將舉行的立法會選舉應該成為絕響,「誰最大聲反共,誰就勝出」的選舉文化必定消失。要得到選民支持,再不可能透過謾罵政權就得到選票,而要實實在在,透過紮實工作、政策倡議、議題設定、拉攏盟友等等,壯大自己勢力再推而廣之,吸引支持者。

除了反共,還剩下什麼?這是每位不滿政府,又同時希望透過參政令社會進步的人,都務必自省的事。

 

作者:容樂其

我覺得總編輯都有得出文係常識囉!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5575
Date: 2021-04-29 21:35:23
Generated at: 2021-06-21 05:19:1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1/04/29/215575/支聯會選舉模式應當終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