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桂山綑邊記——朋友中暑,唯有call 直升機

周六早上八點喺利東地鐵站同朋友集合,一行七人,計劃上玉桂山,出鴨脷排嘅燈塔,返到連島沙州之後綑邊出海怡。

好多人去過玉桂山,好多人去埋綑邊,今次友人樹獺帶隊,佢上個禮拜啱啱去完,啲相又靚,引死隔籬,徇眾要求,今日安歌一次。咁我就跟機,搭上搭多啲人,最後七個行友出發。

我有一個理論,就係越早出發越好,盡量在中午之前落山,避開猛烈嘅太陽。今次我原本主張七點半出發,但係行友由元朗同上水遠道而來,其實六點多啲已經要上火車,即係五點幾就要起身,對一眾年青人嚟講絕不容易。另外,大家其實唔係咁早去瞓覺,早起嘅結果多數係睡眠不足,又會影響行山狀態。在夏天行山,呢啲都要小心注意。

朝早一起身見落過雨,花咗小小時間睇天氣。截咗兩張雷達雲圖同行友分享,睇下會唔會臨時縮沙。大家都覺得少許泥濘不足惧,就算落雨都係一陣陣,之後又係好番天,咁就照出發。

圖︰睇多啲,估多幾次就識預測天氣,出發前斷估,好過去到先知落緊大雨。

 

大家都好準時去到地鐵站,大部份人都係太早未食早餐,一齊簡簡單單在麵包舖執個包邊行邊食。由利東巴士總站側邊嘅入口,一陣間就搵到上山嘅路。樹獺上次行咗條難行啲嘅路,今次帶我地行條易啲嘅,中間都有啲攀爬位,唔難,一下就上咗去,有啲位前人SET咗繩,上山其實用唔著,扶下大石同樹木就可以。我地都互相提醒,啲繩唔可以盡信,始終,穩唔穩陣、有無磨損係無人保證。傾下講下,一陣間就上到山頂。

圖︰左下角見到有繩,我就無拉住嚟上,落山可能有用。行山唔覺唔覺就行咗幾十層樓咁高。

 

山頂睇風景一樂也。時間尚早,九點未到,太陽雖熱未烈。海風由南面吹嚟,涼爽陣陣。見到山下有大班人爬龍舟爬獨木舟,大叫HELLO加油,下底聽唔聽傻佬鳩叫呢?

圖︰大船同小船。

 

呢條東博寮海峽航道,我地喺山頂見到貨櫃輪魚貫而出,航向世界。有朋友笑謂︰「有人叫我吔走,走得越遠越好!」另一位行友係地產業界人士,同大家講吓山頂啲豪宅趣聞,邊間屋打邊間屋。加列山道嘅豪宅喺雲霧之中,佢話呢啲地方鬼佬先啱住,中國人住落會風濕,所以啲有錢佬都係住喺淺水灣、深水灣呢啲低啲又風水好嘅地方。

我就講下最近睇嘅書,喺好耐好耐以前,人類已經做「國際貿易」,一開始係爬獨木舟帶住少少貨物就出去,佢地嘅貿易路線,就由非洲、沿住印度洋、南海嘅水路一路嚟到東亞。東亞沿海啲越人、粵人、閩人、日本人同馬來人、傣人、印度人DNA上係親啲架。佢地一早就互通有無發大財,貿易前線仲曾經去到黃淮流域添。

圖︰前面就係鴨脷排,連島沙州係一種地理景觀。

 

吹完一輪水,就向鴨脷排進發,落山路好斜但唔拉繩都處理到。山頂之後基本上只有草同矮灌木,太陽越嚟越曬,我地無喺沙州停留,快腳翻山去睇燈塔。中途仲遇到兩個大媽,絲巾搖曳,大擺「甫士」,諗住時運高睇唔到啦,點知又會俾大媽捉住叫「細佬幫手影吓相」,作為一個俾細路叫「伯伯」嘅佬,都唔好意思嘅,咪幫佢地連撳幾張囉。

圖︰打卡名勝鴨脷排燈塔。

 

我地9:45已經喺燈塔影完相走人。早到,就可以霸住靚景慢慢影,既無路人甲乙丙入鏡,又唔會有排隊嘅問題,早到山友就係著數啲。

回程上返鴨脷排座小山,十點嘅太陽好猛烈,草叢同泥地嘅水份開始蒸騰,山上似一個蒸籠,行友就係燒賣。我就點都帶住把遮頂住個太陽,可謂「怪相雖可恥但有用」。我行尾二,行友安兄慢慢落後大隊,我見佢慢慢前進,就只當佢係辛苦啲行慢啲,我盡量留喺一個瞻前顧後嘅距離。後來發現前隊我帶嚟嘅朋友以經喺400至500米開外,佢又係快腳,我就叫停樹獺,請佢睇住最後嘅安兄,我就追上前面。我同樹獺講︰「咁熱行咁慢我都頂唔住,我兩升水唔夠頂到下晝一兩點,我會同兩個朋友先出發綑邊,你地後面慢慢追上嚟,反正我畏高綑邊一定慢過你地。」咁我就同兩個朋友快速通過沙州,向海岸棧道進發。

圖︰玉桂山南脊、玉桂山棧道綑邊

 

圖︰綑邊,有時在崖底、有時在崖上、有時在崖中間,驚驚驚驚驚。

 

行友之間都話玉桂山棧道好玩兼容易,600米又短,細路都過到。我畏高架嘛,上咗去發現,真係跣一跣腳就會跌落海,中晒伏。手拉住條繩,下面有時得半隻腳嘅踏腳位,有無咁危險呀,真係DLLM,心跳加速,手震腳震咁過去,真係一關又一關。上面曬到傻,又飲多啲水去定驚。好彩每一兩百米都有啲平地可以坐一坐抖一抖,中間都驚到無心影相影路況。

圖︰中間白色啲繩就係行過崖邊嘅地方,去完千溪海岸嘅朋友叫做呢啲「無難度」「好容易」。

 

過咗三分之二有個竹棚休息一下,回望行過嘅崖邊,真係驚心動魄。快腳山友話咁難搞唔早響,佢周五晚操咗十公里上山落山,早知唔操山留力呀。我都想鬧中伏,但真係無力,心理壓力同太陽都大大消耗緊體力同意志。已經11點,烈日當空,爬崖又唔可以開遮,望望仲有一兩百米路程,最好都係快啲完成,喺茶餐廳坐低飲杯凍嘢休息。

我地順番條氣就出發,都唔識數幾多個崖壁石灘,但已經望到海灣工貿中心大廈呢個終點。樹獺打電話嚟,話安兄有啲中暑,佢地為安兄冷卻用咗唔少水,想我地去到終點之後,買冰水同汽水等回頭支援,我答好,我地都仲有一百米先到終點。我仲叫佢地唔好夾硬嚟,應該休息就搵個有遮蔽嘅地方抖抖。佢地話OKAY,仲搞得掂,慢慢前進緊。

快腳山友喺我講電話前就到咗終點,佢走咗喇!叫都叫唔住。好啦,我同行友YY慢慢前進,終於11點半左右到咗利南道盡頭,海灣工貿中心嘅簷篷底下。我就熱到就快中暑,背上水袋最後一啖水都飲埋。我頂唔住啦,坐低深呼吸氣冷,唔好真係中暑暈低。行友YY話我面同眼都紅晒,真係中暑咁嘅樣。佢俾佢剩餘半樽水過我。

我唔記得係樹獺打俾我定係我打俾佢,我同佢講我自己都爆咗,行唔到返轉頭補給佢地,而且綑邊路不容失誤,安兄少少中暑萬一暈一暈叉錯腳跌落海就大鑊。佢地唔應該搏,我話會幫佢打電話報警,樹獺四人就快啲搵個安全遮陰嘅地方停低等救援。

行友YY比較清醒,就打電話報警,同時上去行山群組報告情況。之後又同警察、消防同飛行服務隊都通咗電話,幫手確定位置。佢又去搵便利店買咗兩大樽冰水翻嚟,我地就喺終點等,中間有一隊行山客經過,我地問佢地有無見到樹獺四人,知道佢地喺竹棚休息緊,報咗警有飛行服務隊嚟救,人無事,放心。

直升機大約十多分鐘就嚟到,我地見到佢停咗一段時間,飛埋去,然後又上升繞圈。當時都幾大風,可能直升機唔可以停正喺度。之後,直升機應該接咗安兄,佢飛近咗嚟我地呢邊,我清楚見到佢閂埋門,飛走咗。

圖︰直升機救咗人飛走

 

行友D話飛行服務隊降落嚟好似TERMINATOR咁,英雄呀,佢為安兄量血壓、血糖,縛起佢,就上升咗上去直升機。樹獺同剩番嘅行友就繼續前進,唔使半個鐘佢地就到咗利南道嘅終點。大家原來都已經斷水,行友YY嘅冰水及時解渴。

都要行十幾分鐘去茶餐廳,坐低咗樹獺同安兄通電話,急症室飲夠水抖翻無咩事,電解質過低,醫生要做齊全套檢查。安兄就慢慢等,我地就安心開餐。

一路食一路檢討情況。原來安兄鴨脷排落後,狀態已經唔太好,佢仲因為跟唔到而喺山上兜咗個圈,要樹獺去撈佢翻嚟。佢地去到沙州休息夠,覺得上山太晒太長太斜,綑邊應付到就繼續。從佢地嘅時間地點睇,樹獺四人係我行速嘅兩倍有多,佢地嘅技術同行速係得嘅。不過,如行友D話,佢地都KEEP住同安兄講嘢等佢清醒啲。中途都盡量休息,又分享冰水降溫,所以先至叫我去買水返轉頭補給,佢地估計唔需要報警求援。我收到咁嘅消息,又真係無力返轉頭補給,加上我自己就好鬼驚青,嗰啲綑邊路都係有危險嘅,唔係完全清醒,跌落海真係好危險。而佢地飲水有限,無得曬住等黃昏無咁曬再行。所以我先話唔好等到暈低出事,安兄嘅情況係要救援,早要救、遲又要救,點解要搏?行山唔係搏命吖嘛,喺大鑊嘢出現之前處理咗佢,唔可以話浪費資源架。

我自己都衰,無研究清楚綑邊嘅難度,叫得棧道又點會易?烈日嘅準備係多咗,但兩升水頂唔到四個鐘,終點乾咗個水袋、身體由內到外都發熱,在中暑邊緣,其實好險。若非由殿後走上前隊,跟上快腳行友,諗到會喺竹棚位置冧檔求援,到時就變成「兩個行山客在玉桂山中暑」嘅新聞。另外,我在鴨脷排山上對安兄關注不足,應該留後同行,唔係將佢留喺百米之外,雖然見到,但肯定唔足夠確定隊友嘅狀態。殿後照顧同行方面,楊兄係行友中最值得信賴學習嘅,呢啲真係經驗累積。

夏天行山,首要量力而為,唔止出發之前要量力而計劃行程,行到中間都要睇住自己睇住隊友,唔好高估任何人嘅能耐。尤其係中暑之類,死得人,寧願錯在小心驚青,都唔好認屎認屁頂硬上。今次,半日行山行程,未算遇險,幸甚。寫此文以記之,提醒自己亦提醒其他人。

 

作者:白恩樑

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陶潛《五柳先生傳》)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張載) 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論語.述而) 創業要準備一桶血,而最大的創業就是打天下。(王強,《亞洲週刊》訪問2009)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5997
Date: 2021-05-23 22:47:46
Generated at: 2021-10-26 12:02:0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1/05/23/215997/玉桂山綑邊記-朋友中暑,唯有call-直升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