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的精髓在於技巧還是背後意義?

 

前不久被問了一個相當有趣的問題:藝術的精髓在於技巧還是其中想要表達的意思?

請讓我先來界個題:藝術有分很多種,文學、繪畫、雕塑、音樂、攝影,甚至是行為,等等等等。我自認只是芸芸眾生裡的其中一個「小分母」,沒有辦法和其餘眾所週知的藝術家媲美,但我相信藝術總有其存在的原因,就像我總說的那樣,每一樣事物都有它發生或存在的意義,探詢背後的原因真的是我認為最舒心的事情。

聽到有很多參與藝術卻鬱鬱不得志的人會這樣說:是他們不懂罷了!請原諒我真的沒有辦法苟同這種說法。為什麼會不懂呢?懂了又如何呢?世上彈蕭邦〈夜曲〉的人那麼多,難道人人都懂背後的愛恨情仇嗎?世上看〈一九八四〉的人那麼多,難道人人都懂背後的悲慘歷史嗎?世上觀展的那麼多、世上聽音樂的那麼多、世上看電影的那麼多。我想,即便是被譽為最出色的藝術作品,懂的人也少之又少——甚至讚譽它,使它成為「最出色的藝術作品」的人,也不見得懂。除了原作者,所有大言不慚,說能理解藝術作品的人,大概只能收穫鄙視的眼神吧!這樣,問題就來了:藝術作品其中要表達的意思,到底是不是藝術的精髓?畢竟很多人看,很少人懂,對吧。你可以抱怨你遇不上好的機遇,但你無法抱怨別人不懂。

回頭看了看,發現自己到現在原來都沒有回答最開始的問題,只能如夢初醒地自嘲笑笑,想來我真的不適合寫論說文。

我認為,有其中想表達的意思才會有藝術的存在,而技巧是傳達訊息的重要渠道。

徐志摩,相信大家並不陌生。我想他應該是屬於最極端的例子之一?天知道他寫的每一首情情愛愛到底是給林徽因、給陸小曼、還是給張幼儀的!天知道他寫的每一篇剖心解肺的文章有多少真心真意!但技巧有嗎?背後的意義有嗎?答案是肯定的。徐志摩寫信給梁啟超的時候,或許也是認真地在愛著某個人吧。所以毋論徐志摩的詩或散文背後的意義是否能讓人苟同,他的名字和文學藝術無法斷聯。看的人,懂了些什麼,卻也永遠都不會懂。

這大概是藝術的魅力所在吧,朦朧,但美。

就像之前去看畫展,明明是同一幅畫,我看到了喧鬧的趕集盛景,同去的友人卻是看到了人間煉獄,誰才是對的?誰更懂其中的意義?我們不是畫家肚子裡的蛔蟲,所以誰都說不上來。

我想,技巧在藝術這條大道上也是必須的。看的人不懂,不怕,藝術家怕的是更多的人不懂裝懂。強行解釋大概是藝術最致命的傷了。如果說藝術是看世間萬物的窗,那麼技巧就是抹布,讓窗外的風景更直白地映射到人的瞳孔裡——至少再也不要把麻雀當污漬啦。

精髓,也就是最精華、最美的部分。如果意義和技巧原本就相輔相成,那麼我是否能說,藝術最精髓的部分,在於它的結合體,也就是藝術本身?

 

作者:覓安

企圖用文字寄存七情六慾的平凡文科人,在車水馬龍的殘酷社會裏找尋文學的立錐之地。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6576
Date: 2021-07-04 05:54:57
Generated at: 2021-08-04 14:47:3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1/07/04/216576/藝術的精髓在於技巧還是背後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