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症】海蝶:「很快沒事。」只是客套說話

 

 

#「很快就沒事。」只是客套說話

在小六時情緒問題爆發,在中一時應付不來,老師帶了我去醫院。醫生診斷我為思覺失調,那時我對思覺失調沒太多認知,以為是精神分裂,會攻擊人和有妄想。那時我是很不開心的。當時我照常上學,但之前入院的事情,校長,老師和同學都知道的。我覺得很羞愧,很害怕他們會標籤和誤解我。

其實回想中一,當時以為轉了新環境沒太多人認識,可以放肆地哭,這時哭了很多次。有一次美術堂,我問同學拿鎅刀,他那時恐慌得立即告訴老師。老師送我到醫療室談了很久,並說送我到醫院:「很快就沒事。」

我也知道這只是客套說話,而其它老師和同學都在門外輪流觀看事態,那刻我其實很慚愧,亦感到不開心和情緒崩潰。他們以為我不受控制和瘋了,但其實我還有理智,知道發生甚麼事。我沒有甚麼理解說服他們不用去醫院,而且也想知道是否真的患上了抑鬱症,為了盡早令事情完結,我最後也去了醫院。

 

#在院期間的二次傷害

入院是精神科獨立精神病房,那空間只得百多尺,我只能面徒四壁。當時被要求穿著約束衣,他並沒有說任何原因,所以我拒絕穿上。之後才知著衣服是用來束縛著我,自己感到很難受,因為他們都把我當作瘋子,有攻擊傾向。

在這段時間,我認為也受了不公平對待,例如不准去廁所和洗澡,食飯也有一個特定時間,睡覺時房間會開著燈。有一次我睡不著,問姑娘可否關燈但她拒絕。在這裡像坐牢一樣,一直被監視一舉一動。我覺得只有表現好才有機會離開,這對個人沒幫助之餘,還帶來二次傷害。

 

#出院後因害怕而說謊

出院之後我一直也有覆診,見醫生時會特別小心,因為心知如果講想自殺,會被再強行帶入院。一開始也有照常服藥,但感覺不好所以停服,例如服用後有感冒和發燒。但不敢對醫生說沒有服藥,最後一直說謊,沒有提及減藥或停藥。
服用藥物雖有助令我情緒平復,但問題是我變得完全沒有情緒似的。例如有一次我期待去旅行,當真的去旅行時我卻沒有特別開心,當我想哭的時候卻一點也哭不出。我認為人需要情緒起伏,如果長期像一條平線般平穩,沒有情緒如同死魚,所以我決定停藥並轉用心理輔導。心理輔導令我感受到愛、關懷及支持,這些都是我一直缺乏的。很感謝他們令我從愛中成長。

 

#心理輔導對我的影響

在我中一出院時,家人覺得我是因為沒事做才會集中思考不開心的事,所以要我參加很多興趣班,希望可以分散注意力。但我認為其實是沒用的,但我們的關係本來在未確診前已經很差,以前跟他們講分享心事都會被他們責罵和批評,所以我最後也沒有跟他們說。

他們要我參加興趣班,我感到很洩氣,但也無奈接受,只想符合他們要求了事。到了中六出來工作時,遇上一個很好的臨床心理學家,而且因為從事不同工作關係,可以與不同類型的人接觸,更知道有甚麼事情對自己有益。當我可以自行決定想要甚麼,總比其他人強迫好。

我本來不想和家人分享太多事情,因為他們經常對我誤解。但輔導員認為家人一同前來,會得到更多有用資訊去幫助輔導。所以那時我邀請了母親,她之後也有嘗試和我建立更好的關係,和有更多溝通令我們的誤解減少。因為他們對我的想法改變了,所以我也肯打開自己的心扉。

 

#朋友對我的重要性

朋友雖然未必能幫手,但他們也是很重要。因為他們可以陪著你,聽你訴苦。我遇到一位很要好的朋友,他也見過不少輔導員及醫生。有一次他跟我做一個很成功的『內在小孩』,我發現只要對一個人有足夠信任及安全感就能達成。我自己對輔導員沒有信任,所以經常失敗。

我認為成功療愈『內在小孩』是很重要的,因為在日常生活遇上不同人及事,可能會促發自己情緒而發脾氣,但後來後悔當日的魯莽。其實發脾氣的原因是因為『內在小孩』曾經受傷,再遇某人或事時就會出現強烈情緒反應。所以我認為治療情緒病的其中方法是治療自己的『內在小孩』,多愛護及與內在的自己溝通,這已經很大幫助。

 

#他人對患者的誤解

我看過一本書,是許添盛的《不正常也是一種正常》。當中一句說話是令我深感認同,他認為抑鬱症病人被人誤以為是流動炸彈,隨時也會爆發。常人誤解患者有自殺的想法及衝動,但這並非如此。

抑鬱症病人會經常思前想後,雖然偶有自殺衝動,但行動前會在天台反覆思考,例如會想:『跳下去擲到他人怎樣算?我不想因此連累他人。』,『在二樓跳下去會否死呢?若我因而截肢要下半生坐輪椅,我反而連累了家人。』,他們有這些想法,並非只想自己。

患者已受過很多傷害,這令他們更在意他人如何看待自己。所以並不常出現港鐵縱火案的情況,只有少數病人才會如此。但傳媒則常把個別事件無限放大,令大眾誤以為患者有攻擊性及危險,但事實並非如此,患者害怕人多過想攻擊人,他們常覺得自己無用,可能最想攻擊的是自己。不要先預判患者潛在危險,只要多接觸,多聽他們的想法,這已經很好。

我覺得他人願意陪伴和聆聽我們說話已經很好,如果你要問有甚麼說話要特別注意,例如不要講『你很沒用,快點去死』之類過份批判別人的說話。即使不是精神病患者,大眾聽到也會覺得不舒服。不需要因為我們有精神病所以要覺得小心,當大家有信任及安全感,大家也會嘗試溝通。如果我們覺得有些內容令我們覺得不舒服,我們則會坦白講『這句話令我感到不舒服,希望你不再說』。

 

#找回有自信的自己

我覺得當經過在精神病房被縛的事後,我已經不能說服自己不是瘋的。我可以說鼓勵人的說話,但我已經深信自己是瘋的,因為我確實被縛起來了,被醫生說有問題。所以那個感覺是很深刻,仍覺得自己無用,因為身邊仍會有人對我說這種說話。

本身已經意志力薄弱,別人的說話更內化這種聲音。『就算努力也是如此,即使你爭脫出來也沒用,那些人也只會繼續說,不如算吧』。如果要做一個自己想像中的自己,我會很想不聽他人說話,並且忠於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重拾有自信的自己。

 

 

作者:同行鳥 Companion HK

同行鳥 Companion HK
《同行鳥 Companion HK》以一系列活動及影片期望提高學生對情緒健康認識,學習精神事故認對技巧,成為他人和自己的救助者。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6582
Date: 2021-07-04 06:01:37
Generated at: 2021-08-04 08:13:1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1/07/04/216582/【抑鬱症】海蝶:「很快沒事。」只是客套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