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怎麼不算輸了?我將唯一放在你手中

 

你知道的,當告訴對方,便等同將自身曝露。對方自此擁有了傷害你的權力。當然了,你就只能祈求對方:拜託,捧著它,別讓他碎了。畢竟他捏住了你的心。

像康永所說對愛情的比喻,愛情便是我將我的心交給你。

記得幾年前看了一部得了爛蕃茄的的電影,是一部滿溢著輕鬆小調的喜劇片,然而,內容是一點都不輕鬆,《暗影家族》和大部分的喜劇愛情片一樣,有一個善良美好的女主角和花心專一的男主角,一樣的基調套路,稀鬆平常的內容。

那個叫安潔琳· 寶哲的女巫,她的直接,毫不掩飾的感情,用盡渾身解數去追求她的唯一。

每次她望向強尼戴深的眼,帶著明亮,飽含感情的愛。一看這樣的她,我腦中總浮現一個景象,一簇火焰,帶著血,熊熊燃燒,既濃且稠。這是我對她的印象,以致幾年後些時刻的深夜,我總會想起她。

她是一個神奇的人,每對波拿巴的求愛被拒絕,她絲毫沒有露出脆弱、心碎的表情,威逼利誘,通通能上的都上了,目標明確,為的就是得到他。

波拿巴並不信任,他否定女巫的愛,「你無法愛人,你只想擁有我。」
第一次,我看見她哭了。

那帶著火的眼睛終於不再燃燒。我彷彿看見她在歇斯底里的哭著:「我的愛!你可以無視!你可以拒絕!你可以厭倦!但是求你,請不要否定它!」

她以一個哀求的姿勢﹐眼上的淚水像斷線的珠子,越下越多,且止不住的。

淚水從她面上的裂痕流下,像瓷娃娃,我驚覺原來在外面面已經強勢的女巫 也會有如此脆弱的時刻。

緩緩從她的胸中掏出她的心,獻給波拿巴,倔強仍舊「我愛你!波拿巴,拿走!」只為證明她心腔每一下的跳動不是虛偽。

 

 

當然她的心隨即碎掉了,她也不復存,分不清是心傷而死還是因為失去心而死。這彷彿是愛情最具現化的象徵,將我的心給你。

原來愛情中最傷人的大概不是拒絕,想來否定才是傷人之最,最為深沉的 感動不過兒戲,是虛假,甚至連所作所為都不被承認,對愛人者來說不就是最令人心碎的事情。

我想女巫是驕傲的,甚至不能忍受一絲的否認,她一次次的求愛,一次次的拒絕,安潔琳對波拿巴的愛深到連自尊都可以拋棄。

我想,她一定一定很愛他,愛到塵埃般的卑微。

我擁有永駐的青春、鮮活的肉體、強大的法力

看!我能讓任何人匍匐在我面前,我可以獲得無盡的財富,我可以接觸甜美的空氣。

卻無法令你愛上我。

我想起了求學時歷史教授的一句話,付出了,千萬不能祈求對方的回報,一旦求了,便是痛苦的根源。

可是,如果真的很愛,又如何不去渴求,那人丁點的回眸足已甘之如飴,喜怒哀樂,全牽在那人一手中。

不表面的話我也許不會受傷,可表明了,我便無所遁形。

成為那鮮嫩肥白的魚肉,任你剖白。當拒絕實現,我也就變得血淋淋了,拼盡所有的討好,得不到心上人的青睞,你不知自己哪裡不好了,無力感的襲來,總會打破所有不在乎的假象,細微的嗚咽,怕被人當成軟弱。

先愛上的人,怎麼會不算輸家。

你率先獻上了你的心臟。

 

作者:柑牙

愛看書的90後宅女,甚麼都想寫,寫出自己的世界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6719
Date: 2021-07-09 08:40:10
Generated at: 2021-08-04 11:27:1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1/07/09/216719/愛上怎麼不算輸了?我將唯一放在你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