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派的潰敗

 

台灣在2016年民進黨上台以後,「覺醒青年」很快變成帶嘲諷意味的髒字;香港在這兩年國安法泰山壓頂以後,原本就在無盡的互相看不起的泛民主派及各門各派進一步喪失了活動空間。中國大陸則是黨國意志與大平台資本合力,營造了國家主義信息繭房,將「公知」貼上各種盲目媚外之類的標籤。不論在哪裡,我們都看到自由主義潰不成軍。自由主義者當然還是很多的,但是再也沒有在輿論場上爭鋒、爭取話語霸權的能力了,頂多只能退守、抵抗。

這是為什麼呢?知乎上有個回答說:因為自由主義無法提供解決方案。你只有理念,具體實際的生產、分配、制度設計、組織運行,你沒有主張,甚至沒有知識。其他主義,就算是不公不義的,至少都有方案。

我對這個斬釘截鐵的解釋持保留態度,而且這種回答很狡猾,因為自由主義原本就是一種守勢的思想,是在各種暴力、各種極端面前保護人性,而不是結果論、效率論的。但它確實提出了一個很重要的視角:是否可以寄望。

我們先轉移一下目光到「工業黨」上。「工業黨」是大陸一支從網路鍵政、網路小說裡發展起來的流派,他們傳播各種產業知識、軍事歷史、經濟地理、科學應用,以發展生產力、發展工業文化為尚,鄙視空談的理想主義者。對工業黨最有力的批判就是說他們故意選擇性地忽略分配問題,工業黨是把自身代入中國大陸改革開放、現代化、全球化的進程,與之同構,讚頌它也讓人代入它。至於這之中層出不窮的難以解決的問題,工業黨最可能給你的解決方案就是進一步發展生產力。這一種愛國愛黨、不與當局作對、並且同源於唯物史觀的意識型態,自是當局所樂見的,近年也已大批以自媒體的形態進入了各種官方與半官方的宣傳陣列中,例如觀察者網。我認為,在自由派退潮的這幾年,是「工業黨」補上了民眾「希望」之所在。

「大國崛起」與「小民尊嚴」的問題,自由派是「我不管大國崛起,只要小民尊嚴」。工業黨說:「小民尊嚴,必須且只能建立在大國崛起的基礎上。」現實已證明自由派的思路是不行的,因為不管是資本家還是共產黨都會讓它不行。工業黨的講法就實際可行得多,哪怕你把他們所謂的尊嚴貶成一種狐假虎威的尊嚴,那也是夠實在、夠爽的一種可以持續生產持續輸出的優越感。自由派的優越感則無非是古老的「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就算我們可以極力把自己講得普世一點,遇到具體問題還是沒辦法。再者,對於地球文明越來越深重的弊病,工業黨至少可以提出「星辰大海」這個盼頭。自由派不至於反對發展太空科技,但我們無法期望自由主義者自己去建設、運營國家級研究機構,給你做你也不會做。而有在做這個的,很抱歉,就是美國、中國、俄國;而從條件來看最有可能做好的,你沒有辦法否認是現在這個搞得來舉國體制的中國。

這一波浪潮的進退,有不少人比我更能看出來、說清楚。我想要再提一個過去可能比較少講到的方面,就是:各種意識型態對「遊戲世代」的吸引力與說服力。

從我這一代人小時候開始,電子遊戲流行世界。我們從小玩遊戲長大,從各種遊戲裡培養了數值觀念、運營觀念。遊戲讓普通人也可以體驗到幾分國家領袖的感覺,而角色成長要爬技能樹、文明成長要攀科技樹,這些數值化、程式化的設計是有現實作為底本的,自然也可以再反照到現實,我認為這就是「工業黨」到了這個時代會比「自由派」更容易吸引人、說服人的緣故。當然,遊戲會設計得比較簡單,很多討厭的問題可以不讓它出現,工業黨也有這個問題,但那又怎樣?你自由派連第一步吸引人都做不到了。

同理,對照民主政治各種失能、失色的現狀,遊戲裡面我們令行禁止,縱使設計者想多擬真一點,讓你不那麼容易如臂使指,但總歸要比現實簡單許多,而且總會存在一些最優解。現實中,如果真要恪守自由主義的信條,平等照顧各方,那得出來的最優解只怕也是一灘爛泥;真能解決問題的方案總要有所犧牲,犧牲別人。自由主義者無法把犧牲別人掛在嘴上,但很多其他主義都可以,而工業黨在這方面也能拿未來的共產主義兜底,良心就不會不安。

於是我們可以發現,兩岸三地這一輩年輕人,惟有中國大陸是尚有不少人抱持著「希望」,具有一股向上的心氣的。絕望、厭世、躺平的受害者與自認受害者當然也很多,但我二十年來在台灣與香港民間輿論場所感受到的一種氛圍是:恨不得所有人都絕望、都厭世、都孤傲、對任何政黨都不予信任,那才對勁;誰要還對什麼有信心,這個人一定有問題,一定是想騙誰去幹嘛。這種「在座通通都是垃圾」的姿態,對青年人來說很夠爽,也是樹立自尊的一條捷徑,但風氣渲染開來,大家心裡留下印象,也就知道你難以共事、共謀,你不會想要真心信任什麼、真心為什麼而付出。--在幾次選舉和運動的熱潮中,也曾有不少人是願意付出信任的,但結果無不是被辜負,這事實更加強化了「絕望」的正確性。於是我們現在在網上能看到的,對台港青年來說最可欲的對公共事務的發言,就是懶洋洋地吐槽一句,或各種可以爽一下的尖酸刻薄的冷嘲熱諷。誰要還提出什麼希望,那就是絕望者的盛宴,我們負能量最喜歡把你的正能量一棍子拆穿粉碎了。

而大陸因為言論管制,可以暴力刪帖,配合算法推送,而能刪除對當局不利的負能量,把負能量引導到罵美國和嘲笑其他國家上面,並扶持愛國正能量,於是相當一大部份想要抱有希望的民眾,也就有了希望。這不能不說是一種諷刺,但又何其合理。自由派的潰退和工業黨的進擊,以至不顧正義性、娛樂性極強的「入關學」之興,大概就是在這個脈絡底下發展起來的了。

你如今還想開宗立派,向青年人宣講什麼主張嗎?先找我們遊戲玩家來測試一下吧。

 

作者:胡又天

1983年生於台北,台灣大學歷史系學士、北京大學歷史系中國近現代史專業碩士、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博士候選人,從朱耀偉及周耀輝教授研究華語流行歌詞。2011年8月來到香港,創辦網上刊物《流行詞話》,關注兩岸三地時局、思潮與文風,興趣除本行的文史與歌詞外亦及於遊戲動漫。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6786
Date: 2021-07-14 17:34:47
Generated at: 2021-08-04 13:11:4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1/07/14/216786/自由派的潰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