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哲學式歌者」的問候:方皓玟《你好嗎》

 

 

看見方皓玟貼出新歌《你好嗎》和林夕合作的預告,旋即浮現了「啊!這首歌肯定緊扣香港時事」的念頭,兩位都是非常關心香港議題的創作者。林夕比較熱衷寫散文投書給剛落幕的蘋果日報,方皓玟相對安靜,用自創歌曲抒發對社會的種種看法,創作時程比林夕長了一些,但回顧反送中以來,他不知不覺也寫了四首呼應時代的歌。

從 2019 年 7 月抗爭伊始,方皓玟寫下《願》,描繪人民上街為求與政府溝通對話,旋律和唱腔瀰漫一種沉痛的呼喊。同年 12 月的《人話》直指特首荒腔走板、擺出高姿態,歌詞更加犀利,在聽似輕快的編曲之下更顯荒謬,用電音點綴表達憤怒。隔年 2020 年疫情衝擊世界,同樣於年中 7 月,瘟疫蔓延一陣子之後,他體悟到《All We Have Is Now》活在當下比起一切拼命更有價值,即使是演唱會不得不延期也欣然接受,在生死幻變、病毒無差別攻擊的狀態下,沒有什麼比珍惜眼前來的有意義。緊接著今年 3 月英文歌《Freedom》繼續表明港版國安法通過後,漸漸侵噬香港人的言論自由與人身自由,MV 嘗試用虛擬實境合成香港街景,將其中人物的眼睛噴射出許多光束與 Freedom 字樣,傳達對自由的極度渴望。

近年林夕移居臺灣,仍心繫香港,受訪時他提到「螢火蟲理論」,大抵是在比喻如今亂世,每個人保持自己的光明,也能如螢火蟲照亮世界。縱然燈火熹微,每個人聚在一起就不怕漆黑,在黑暗中互相指引。方皓玟深受此一概念感動,極少外包作品的他,這兩年間不斷尋找創作突破點,向林夕發出合作邀請,寫一首慰問香港人心靈狀態的歌曲,《你好嗎》就此誕生。

以前隨口問人你好嗎,有時敷衍帶過,顯得老土,但如今經歷了抗爭與疫情,社會充滿瘡疤,大家在灰頭土臉中匍匐前進,一句「你好嗎」彼此關心、問候近況,顯得更加溫暖,增添愛意。詮釋上,方皓玟也將自己轉換到第三人視角,在沉重與輕鬆之間取得不疾不徐說故事的平衡。第一句「想起那 最初的讚歌」首個音有些拖曳,像我們平常說話從上句接到下句的轉折,帶有「嗯對了⋯⋯」那種發語詞,唱功極為沉穩,呼應歌詞回想的意境。

歌詞藏進深刻感觸,「萬暗中 就凝望深淵裡」是王爾德正向的陰溝裡仰望星空,而非尼采所比喻遭恐懼吞噬的心靈。正因為處在暗中,更教人向內在打探,提煉出生而在世為何而活的信念。整首歌的高潮收在「不想了 放心的唱歌 從放聲的最初 並未為了天肯聽我」,猶如方皓玟出道至今勇於做自己、向來不盲從,無畏流行一波一波席捲主流文化的心境。所謂不想,並非刻意擺脫雜念,而是通曉許多事情後的豁然開朗,更專注於體會自身整合後的情緒、現階段的工作。

《你好嗎》一如以往是方皓玟獻給香港人的禮物,為香港大眾加油打氣之外,亦將自己這些日子紛擾的感觸昇華了。以前稍顯激動與忿恨,隨時間沉澱心情、撫平傷口,找到在艱困時刻中與社會、與自身的相處之道。樂壇裡,很少有像方皓玟這麼內斂的歌手,他的精神世界如此豐富,又有真正知識份子關心社會的情懷。是也,曾用佛理六字真言寫歌的方皓玟,創作出《你是你本身的傳奇》、《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的方皓玟,總是那麼特別。

 

2019 舊文|為香港而唱:方皓玟《願》

 

(關於方皓玟,真是我近年最緊跟的歌手,許久未更新網站,他給了我莫大書寫動力,哈哈哈!一直也想分享他在設計方面的巧思,還有他的經典作品雖然是引佛法入歌,卻也經常傳達基督那份信望愛,通透許多哲理!)

 

作者:IIris Chen

IIris Chen
IIris Chen 臺灣台北人,目前在高應大映画社擔任吃電影的人。網誌連結:http://tw.iirischen.com/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6818
Date: 2021-07-16 17:44:03
Generated at: 2021-08-04 09:21:5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1/07/16/216818/來自「哲學式歌者」的問候:方皓玟《你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