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殺豬刀和處女座的男人

 

關於電影影評如何寫才可以做到:

一、不會劇透
二、可以令觀眾入場(符合各界公關的期望)
三、又可以令讀者覺得自己不是讀了一篇廣告而又有一點得著離開?

我倒是有我的辦法的。

來吧,接招吧。

 

~~~~~

 

時間是什麼?當你面對人生,出現不夠好的事情之時,你會如何處理?

先說一下這麼一個故事。跟朋友聊起四哥的故事。我跟四哥只見過一次,也不會有機會訪問他。就是看父親節優先場的時候,看到一群「四哥的影迷」。見到四哥一出來,就高聲尖叫「四哥!四哥!四哥!做得好好睇呀!我地睇左你好多年啦!」

對已拍戲超過五百部的四哥而言,他的確是很有經驗,也習慣了被膜拜。而同時,我也看見原來長情的fans,是長這樣子的。我看到有一個女粉絲,有點誇張的。她進場之時,是拿著拐杖進場的。看到四哥之時狂喜高呼,到拍大合照之時,原來四哥的「後援會」自費印了海報,全都是四哥的頭像,然後一起為電影公司做了一張大合照。之後,那粉絲在四哥離場之時,竟然扔下了拐杖還追了幾步,大叫四哥四哥……

大家可以接受偶像,是有一種神蹟性的魔力沒有?

 

~~~~~

 

老實吧,我去看這電影的原因,不是因為四哥。

請我去看的,也不是電影公司的公關。

聽電影界的朋友說,健吾是請不來的。他想看會自己問你。你問他十次有七次都不會去,都是浪費時間。而且他看完也不一定寫,都是不要花心思好了。

而這次叫我去看的,是903的前同事鍾雪瑩小姐。

她說,請我看電影,因為有靚仔(她寫了是四哥,而不是在《男排女將》中被冠名固定嬲的顧定軒。不是陶傑寫他,我也忘了我第一次看顧是陶傑的電影《愛‧尋‧迷》)。不是她叫我,我也不一定會看。

雖然,我很喜歡馮寶寶。陶傑亦在面書寫過:端午節看林家棟監製、高子彬導演的「殺出個黃昏」。主角分「廢老組」謝賢、馮寶寶、林雪;「廢青組」鍾雪瑩、顧定軒。看片名,想不到是如此世代交擊、創意獨特、驚喜無限、色彩豐麗的香港土產電影。看後我打電話給謝賢:「四哥,估唔到你做咗香港版奇連伊士活。」謝賢大樂。而馮寶寶當然就榮昇了香港梅麗史翠普。林雪就係永遠的林雪。不見青年演技派奇葩顧定軒七年了,他還能演學生哥。香港電影,好戲連臺。加油!

對陶傑的讚詞,我一向都是抱質疑態度的。這也是他教我的事,對所有中國人讚人,可以是捧殺,可以是一種提高入場期待門檻的效果,令觀眾有多一層期待,令觀眾更難滿足。香港人已是一個很難滿足的觀眾群(是不是用更多字形容「西客」兩個字會比較好聽?),這樣子不一定是好事。

果然,四哥好看是預期之中,馮寶寶在那一場戲令人想起梅麗史翠普?我想起2014年的《一個葬禮四個失禮》。一個在人生各方面都是充滿失敗同失望的女人,面對的是一個又一個只可以用錢解決的問題,使用香港女人,或是香港女人最常使用的方法,用錢解決。而某場xx戲之中,怒火達到頂點但又不是崩潰或爆發的演出,都是令人覺得,原來演出是一門藝,一種匠氣。更值得一提的,我在頗短時間內,看了兩次鍾雪瑩的演出(除了《殺》,還有將要上畫的《媽媽的神奇小子》),她不是本色演出。我很久沒有看過沒有本色演出的女演員了。而顧定軒擔當的這一個角色,不應是「本色演出」,如果現實生活中他有做過這樣的事或說過這樣的對白,娛樂版很快就會在他爆紅的時候找他的舊聞當頭條了。

看完《殺》片,除了《一個葬禮四個失禮》,不知怎地我總是想起《城市獵人》的孟波,惠香和海怪; 還有《這個殺手不太冷》,還有《新不了情》中唱《黎明在望》的馮寶寶。兩代的關係,離世的恐懼。活著比死亡更痛苦。現實輾碎的不只是個人的榮榮辱辱,而是也許每個人均要面對,面對消敗的未知及恐懼。

#回塘呀?夠膽你講多次?

《殺出個黃昏》的英文名字是《TIME》。時間是很殘忍的。很少人會隨著時間而變得更精煉。人老了,就很容易會放棄很多以前堅持的事情放手。有記者曾經問我,日本女人和香港女人最大的分別是,因為日本女人有一種「被看」的自覺,所以你去銀座旅行之時,都會看到七老八十的都市人,都會穿戴得宜,加上他們用了三代名牌,會很清楚人知道「名牌」的使用說明書,跟這些年來暴發的亞洲人會有不同的風搭風格。而反觀香港,被生活擠壓得難以呼吸的香港人,尤其是香港女人,為了家庭,為了生活,第一件犧牲的事,就會是自己的打扮。模樣要好,不一定是港女成長時的追求。人大了,一切都會以實用為先。如何變老變得有趣,得體,可愛,而同時可以大方的面對自己會老,會病,會死,會孤獨的恐懼,才是一個人生重要的課題。

那,如何面對變老?話題,回到四哥身上。有一個編輯朋友見我看了《殺》,問我覺得若何。我說,我看得很舒服,節奏明快乾淨,是很久沒有看過的港產電影。編輯朋友說:「那我也想去看看。因為上次跟四哥工作的時候感覺很好。那一次是叫他扮他的兒子,叫他chok得像他兒子一樣,戲仿那個廣告。他完全ok,上一代的人就有這麼的好:要麼不來,來了就要做到最好。而最重要的,是他很貪靚。人到了這個年紀84歲,都可以堅持這樣子貪靚,我覺得是一種功駕。」

而當有記者問,為什麼上次看四哥演出《情陷夜中環》之時,上床後的四哥攬著那女生都要戴黑眼鏡這件事,也許是出自貪靚吧?同時,四哥肯為這電影而在大部份場口和鏡頭都把黑眼鏡擲下,再肯為新導演出山,而跟六十年沒有合作過的馮寶寶再度合作。只是這三點,你都應該有信心,入場後不會令你失望。不論是投資的林家棟,主演的謝賢及馮寶寶,都肯定有信心覺得這件事會好,不會怕傷及自己的羽毛。

再翻一翻四哥的履歷,9月15日出生。處女座的男人。oh,好像一切都有點明白了。

 

~~~~~

 

我一句劇情都沒有說,而同時又好像評論了這電影了嗎?

都是那一句,不要為「支持港產片」而入場,看了不好看的電影。就像我不會因為店家是黃色而覺得那些食物好吃,甚至是因為他很黃所以我不敢說他難吃。因而我也曾經因為直接說某黃店難吃而被人公開批鬥我是「人渣KOL」,我也不會害怕這些黃竹衛兵。這些,都是我的堅持。我跟十個人說《殺出個黃昏》這電影,十個去看了都是滿意地離場。我也會直截了當的說,我最喜歡的是馮寶寶那兩場動作戲(我不會說是什麼的),以及鍾雪瑩那場報仇戲。

總之,在這一個紛擾的世道,還可以有一爿讓我「喜愛的說喜愛,討厭的說討厭」的空間,也是一種堅持。堅持不一定會好像張家朗般得到成績,但在堅持的過程中,找得到快感,總有一天會有收穫的,我信。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7014
Date: 2021-07-27 18:00:29
Generated at: 2021-10-21 22:26:3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1/07/27/217014/時間、殺豬刀和處女座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