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趙學而2021

 

我跟阿檸好不同,看完一個演唱會我覺得值得記下我就會寫下來。畢竟作家都有這種想像:看show的人大概只有一千幾百。紅館現在頂多也是一萬左右。而文章,可以流轉很久很久。若然有些人我覺得應該珍惜一下,我就更加會小心翼翼的寫出來給自己,留一個念。

~~~~~

有些事情,不會永久。有些事情,很難回頭。過去兩年,我想我們都在經歷這種荒誕又失控的時刻。

趙學而的演唱會,2016年叫「我」。2018年,叫Right on Time。2021年叫「我們的」。大概20年前,看《色慾都市》的時候,他們的劇本有討論過這個問題:究竟什麼時候,兩個人的關係,會由me 變成 we?由何時起,一個人會由思考「我該如何」,變成思考「我們會如何」?當2021年,很多人說要移民mewe 都不成功之際,個體的生活很多時都捉襟見肘,我們又可以把幾多其他人加入「我們」的行列,從而經歷生關死劫,都可以與酒同飲?

台上的趙學而,都是那一個趙學而。她的歌,一直在我的daily playlist。《尋人》,《尋開心》,《自欺欺人》,如大家都在串流平台聽她的歌,這些歌,都會被列為「90年代失戀女孩」唱的歌。而剛巧,我們又好像在經歷多一次90年代。眾人在費心的,是前途問題。走或留,又成為了大家不可以公開討論但又實在地好像在周圍發生的日常茶飯事。

這次的趙學而,想用她的歌,寫一次「我們的」城市。九展這個地方有點怪。有點偏遠,後來各大唱片公開始想像如何使用這個場域。九展不是紅館,但只要做,只要找,他一定可以找到一個定位:side cut show。林憶蓮是第一個被邀請於九展開show的歌手,那一年的《憶蓮 Live 07》中,投影機有一句:「Playing Safe Is Boring 墨守成規是沉悶」。那天晚上,觀眾好像抱著想聽《至少還有你》的心情入場,但最後沒出現。在場觀眾大部份也好像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未適應也未習慣所謂side cut show,未先溫功課,反應好像沒有很熱烈。但後來,再聽唱片才發現,那個show 每一首歌,都做得異常地好。後來,楊千嬅的兒子還在她肚內之時,也有做過一次 Minor Classics,拉闊做得最密的時候,一年四場小拉闊也是在九展做的。那時候沒有很一線的歌手組合,都在那邊大展身手。

從2007到2021,九展不是紅館,但只要做,只要找,就一定可以找到一個定位。2021年,這個原本叫《尋開心》的趙學而演唱會,就變成了《我們的》演唱會,有趙學而用她的歌,湊合了一張關於2021年香港的拼圖。趙學而在台上說過,要看歌詞,你會看到一點故事。

如果我要為今天的,我們的香港,選幾句趙學而的歌詞,去為這個地方留下一點血脈或點綴,我會選的,是這幾句:

活在這世紀這個年頭,沒有歸屬時代
哪個演講者跟政黨 每在你口中通通有不當
我沉默太多 滿懷怒與火
這世上任誰離開都總可以,人自然自然學懂怎自處。
但我想,自主宰未來
信任奇蹟可以存在
明天是,晴天吧
亦想得起我不是任你處置

 

正如她在第一晚說觀眾是癲的,花680來聽一個老女人唱歌。但我最記的是那一句「有些錢,我賺不來」。最後一場,即使提詞機了小毛病,都果然是一個在酒廊時代打滾過的歌手,最後都會滿場飛把氣氛炒熱。最後,觀眾狂叫encore。她用這一首歌,這一句作結:

「安守這位置。」

我們觀眾如是,在台上的她如是,所有香港人,理應也如是。

對香港,對所有我喜歡的歌手,我大部份時間的處理方式,其實是這四句:

虔誠地,熱戀一輩子。
共你也許,真的不容易。
喜歡你,最好不要講。
安守這位置。

即使,不論「我們」是否願意,我們在經歷多一次九十年代,記著,安守這位置。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8648
Date: 2021-08-28 16:43:59
Generated at: 2021-10-21 22:37:3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1/08/28/218648/我們的趙學而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