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c Music
3c Music
3c Music
中文音樂網站|http://3cmusic.com/home/

其實識字的識寫字的有想法的,點解仍然要沉迷在香港不健康的舊音樂工業的模式,係都要搵那些「大師級」詞人?有手有腳,你都唔會要人抬要人搬啦,仲搵黃偉文填,敬老定係要搶媒體關注呀?尤其係新一代沒有走舊一套明星模式的單位,如要立新,就必要破舊,很簡單的。

歌曲就冇乜好講,不只楊千嬅是人瑞,EricKwok早變了古老石山,悶過雷頌德,老過顧家輝。真難想像當年他是香港樂壇的新血,每每帶出驚喜,順勢幫楊千嬅的音樂昇華,由《私人料理》到《亂唱的歌》到《楊千嬅》的跳脫精品,怎會想到今時今日會變得同樣曲式無限loop到2046?

做人最大獲係「跟錯大佬」,或者衛蘭就係經典例子,入A_Music跟錯黎明,一玩玩左十年,終於走人同細妹衛詩加入華納——都算係咁,一直成績麻麻,但因為本身銷量好,歌入屋,聲甜樣甜,十年後仍然有價值,未至於其他A_Music歌手一樣完全沉船。

其實 「華星三寶」的「經典」《大激想》,其實未又係一首大抄歌,只係好似冇乜有人提過,都幾奇怪,Brit_Pop 樂隊Supergrass當年都紅,但可能首張大碟【I_Should_Coco】較少人聽,連《大激想》抄碟中第一首歌《I’d_Like_To_Know》出哂面都冇人講,其實都係奇。不過咁,《大激想》都出左咁耐,編曲的杜自持都冇再在香港樂壇活躍,鞭屍都冇用(或者係作曲林慕德主意,都冇乜好估)。

音樂蜂的問題是它欠缺了最基本群眾的互動、author_is_dead的「後現代」、web2.0社群精神。換言之,它仍然有很強烈的top_to_bottom 的主流、編輯話事的精神。例如有網友嘗試上載計劃(見圖),卻是被「審批」及「審批結果」是未知數;我們亦不知道究竟有多少計劃其實是被on_hold,或甚至被拒,而不能在該平台上集資。

當全城叫好,大家都醄醉林一峰林二汶等的集資成功時,當香蕉奶引起不少人強烈反感及討論後,看來是時候要真正反思及檢閱音樂蜂MusicBee的角色及當中的細節。

當一隊樂隊為搏出眾而由自己本身的音樂起點越走越遠,那就能解釋為何《外面的世界》既又不好笑,又不好聽,爛gag 兼distasteful到想喊。同時以前的DIYMV既簡單又OK好睇,而家想在addproductionvalue後,則變得作狀技術不足,在lighting、較色上都明顯不在行,好肉酸。

「創意」上或者宗教音樂可與時並進,但我在說的是在意識形態及思考上的層面,而香港音樂及社會的基督化亦是偏向這種「守舊backward」的基督精神,即是那種「信者得救」,那種講求「自求多福」,與神的關係的那種舊派基督思維。所以香港忽然很沉迷這種「高山低谷」的「心靈雞湯」,縱使是淺白的老生常談,大家卻因為感懷身世,聽得有深深的共鳴。所以楊千嬅一時感懷身世亦大談「高山低谷」,鄭秀文更要把它翻唱,變為一首「聖詩」。

未聽欣宜新作,其實滿心期待,大家反應很熱烈。因為能夠終於不再以「瘦」為人生目標,有勇氣地擁抱「肥」的身份,再將這身份變為音樂comeback的主打,在商業層面至個人層面亦實在是值得拍手掌。可想到欣宜一生應與「肥」這label在搏鬥,世間亦只關心她的體重,當中的心理壓力及心理掙扎的沉重等如多少坐山,就只有欣宜自己知道;能夠getby做個開心肥人,可想欣宜亦不再是小朋友,心理素質極佳極成熟。

好坦白講,我真係唔記得邊個係李逸朗,不是有這首歌這專輯,我也不會想起這個歌手,這個歌手任何的歌我早已沒有印象;而他早已經消失在樂壇,原來走了到大陸發展,一走走了五年。他不是紅遍強國的GEM又不是「樂壇慈僖」容祖兒,又不是樂壇小強TOMMY,又不是那些英皇出鏡率過高的歌手,應算是harmless吧?但我不明白為什麼樂迷可以對他這樣惡毒,給林奕匡及方皓玟的同情心去了哪?

2014年香港十大金曲

這一年香港的音樂不一樣了,有不少作品均能直接呼應時代,與大眾對話,終於不用再用情歌來說政治現況了!故此我們製作這一個【2014香港十大金曲】的榜單,嘗試最真實地反映這一年的香港現況,以及讓讀者看到未來香港音樂的可能性。

李家仁的新歌《小明探阿爺》,可謂是整個系列最弔詭的一首。因為在這個政治敏感的時刻,這種幼稚的和蟹風格既可理解為「曲到直」亦很易被以為是「直到曲」。不過,只要對局勢稍有認識都明會認同「阿爺你好嗎」與「乖孫我愛你」的相映成趣實在抵死啜核,而「爺爺讚佢好醒目,識得冇亂講嘢」,「爺爺讚佢好識做」等等的反諷確實是「此家獨有」,韋然那接近黎彼德的童稚寫作手法所做出的荒誕幽默已經接近黑色幽默的境界。這段尤其妙

讀到明報世紀版「獨立樂隊北上搵食又如何?」一文,我不禁覺得心寒,明報,不理外間評價怎樣,說到底還是與信報一樣,是香港僅有兩份正經非小報式報紙,報道手法理應正常及本著新聞道德,但這篇文,引題與內容明顯不符之餘,在新聞甚至是人格的道德上,亦絕對低下堕落。

在那一刻,我已經對新青年死心,坦白說,我不是因為我們是「傳媒」所以他們需要回應我,而是這個「不回應」讓我覺得他們與他們在音樂表達的那種親和友善的本質是互相違背的。我自己本身是一個音樂癡,有生之年寫過不少電郵給世界各地的獨立音樂人,我每每得到回覆,而且回覆都是親自的認真回覆且不是template式答案,特別有一種親切感。相信不少樂迷都有這樣的體驗?外國獨立音樂人的熱情態度總是讓人明白音樂的美好的,他們總會特別珍惜人家喜歡自己的音樂,這亦正正是獨立音樂的可愛之處。或者,分別是他們求的是知音,而香港的音樂人更多的是要「搏發圍」,「搵餐食」。

翻查記錄,容祖兒在2011年的倫敦演唱會海報,用繁體字;陳奕迅在2012年的演唱會海報,用繁體字;林憶蓮在2013年的倫敦個唱,用繁體字。偏偏,2014年,郭富城用上簡體字。

【中國好聲音】是一個極度政治化的節目,它的存在成為一個權力,它的權力全是因為它的龐大,它的龐大是來自那過億的觀眾,而這個觀眾正正是吸引那些想走紅的歌手的最佳途徑。只想成名只想擴闊自己觀眾層的香港歌手當然不會看到這個節目的政治含意,因為他們眼中就只有成名,就只有為自己事業著想的想法——當然,他們可能對世界的認識及知識也可能局限他們的良知吧。所以,上一集已經存在的「中國台灣」、「中國香港」的問題,節目把人家說是「台灣」在字幕上改為「中國台灣」,同樣把香港改為「中國香港」這種極為醜陋、小器的行為,這些眼中只有成名的人當然會視而不見。所以,這一集終於可以參賽的他們,當然可以不覺羞恥、字正腔圓地說出「我來自中國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