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鳩文瘋
鳩文瘋

佢用青春同身體換未來,唔係身體自主嘅一種咩?

成日有人問我做開嘅嘢而家咩價,我講完就話我貴;
到佢黎R JOB,就開到貴一貴,然後曉之以理咁吹出面既行情、動之以情咁話藝術家都要食飯,香港人點樣唔尊重搞設計既人。到佢係出面有價冇市搵唔到工,又走返黎問有冇朋友設計工介紹,俾完資料又嫌人工低,而其實佢真係叻到值佢自己認為既人工,佢係唔使黎搵我R工架。

香港就係之前太豐盛,物質生活黎得太容易,造就左好多ON9廢柴依然生活到。而家一次社運、一場疫症,就係篩選緊未來仲有資格生存既人。

黃店唔係大哂、好食是良知、店家既待客之道真係有待改善。先不論事主唱人問題,店家至少要做好自己:錯左要誠懇道歉,唔好似熱狗咁屌票。所以,就算俾事主持續攻擊左半年,都唔好加果幾個真心話hashtag令自己陷入公關困境。

「唔熟唔食」的黃色經濟圈

發掘自己人既缺點究竟有咩好處?

先寫想搵人幫手睇狗,後寫可以用優惠價租九西500呎單位。

這星期我都與這些殉道異教徒聚餐,好好的聊一聊,也好好的道別。

贏左返黎都唔係你地可以享受既福份,仲要承受咁多罪名罵名。

只係印證左淘寶冇俾料差佬拉人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