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ail protected]假啞港女
A_tsu_na@假啞港女
[email protected]假啞港女
港女一枚。Facebook Page:http://www.facebook.com/atsunahk

君子不器

「君子不器。」可惜,今天的教育依舊沿襲它功能主義的導向,學校竟然淪落成一間又一間的職業先修學院。學習兩文三語只是為了將來的工作,但與語言背後承載的文化脫鉤,卻不知語言只是種載體,重要的是透過這種語言,學習那個國族的文化,理解他們的思考角度。

男人總是抱著奇怪的幻想,以為美女皆是天生麗質。林語堂說,只有新鮮的魚可以清炖,如若已宿,便須加醬油、胡椒和芥末──越多越好。天生麗質自然是濃 妝淡抹總相宜,但以香港南方人的基因而言,眼小鼻塌皮膚粗糙的機會率還是大一點,我城男生卻又鄙視「喬裝」,不得已之下,「醫學美容」幫到你!沒有天生麗質,只好扮渾然天成。

七一遊行剛過,民間組織與警方各執一詞,遊行人數故然落差甚大,稀奇的是遊行過後,分歧竟無限延續,而且壁壘分明。若籠統歸納為兩大陣營,一方譏諷示威者為憤青,另一方謾罵警方為港區公安。需留意前者並不只有警務人員,還有好些「看不過眼的市民」。普遍香港人尤其害怕「不守規則」,有說因為香港人上一代多為避赤禍而來,故特別害怕「亂」。

中國奴化

那位校長對日本的印象不錯,可我想他搞錯了原因。即使他不是以顧客的身份在街上走走,日本的路人甲普遍也算挺有善,因為他們尊重的對象首先是個人,無關權勢,其次才是你的身份,到底是熟人、陌生人、上司、下屬、客人、店員……然後才決定用的是敬語還是平輩用語。那位校長說得理直氣壯,其他老師默默點頭稱是,只有我一個聽者藐藐。令他舒坦的不是人與人的基本尊重,而是令他覺得自己是「上賓」的主子感覺?這也是一種Freudian Slip嗎?

頁 5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