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享
阿享
一個戒緊牛肉,但打邊爐仍然會忍唔住既耶青。

「你有冇見到啲人運武器上前線」、然後又講「總之用暴力就係唔啱」、跟住又話你要和平就學台灣咁入去立法院,逐個逐個被抬出嚟,唔係打人,最後就係必殺絕技「咁唔鍾意咪走囉,唔好搞亂香港」原來以上呢啲說話,都係由我女仔朋友嘅警察男朋友所打,我竟然喺IG撚狗而我不自知。

16歲不談戀愛,不溝女,那要做甚麼?少男少女就應該享受愛與被愛、享受思考到底對方是不是喜歡我的錯摸,享受這種既苦且甜的puppy love。

我相信好多人睇完《上流寄生族》都久久未能平伏,因為結局看似有希望,但若果嗒真的話會感覺好悲涼。

100萬人出嚟,200萬人出嚟,食百幾粒催淚彈,依家連人都死埋,你哋泛民大台給出嘅結論都係,「記得出嚟投票」五年前,大家士氣好高漲個陣講出嚟好好聽嘅說話,呢期又不停翻炒,投票呀!覺醒呀!出嚟呀!抗爭呀!

陳偉霆現在很紅,紅到他可以和香港完全切割。近年在大陸很紅的人,再怎樣也會偶爾在香港出現。佘詩曼因為《延禧攻略》爆紅,之後成了廠家寵兒,屢屢在香港大小活動出現。同公司的謝霆鋒,容祖兒等,雖然重心在大陸,但也會在香港開show,出歌。就算勢頭同樣強勁的Gem,也會上上大台的《流行音樂50年》。

個聲稱收埋咗10年嘅故仔,加埋投資方畀咗咁嘅陣容,投入咗咁嘅資金,《無雙》必須係一部大賺嘅商業片。結果,香港票房過4,000萬,大陸票房近15億人民幣,成為最收得嘅香港電影,亦令大陸人重新燃起對港片嘅興趣,認為熟悉嘅港片終於回朝。或者,呢個可能先係大家覺得最吊詭嘅地方。

我們還有李慧詩

今年的場地單車賽世錦賽,Sarah更是交出職業生涯的高峯。即便各國的精英盡出,但面對大勇的李慧詩,不論爭先賽抑或凱林賽,大家就好像不在同一個層次的,只要她適時找到機會抽出空檔,然後望空,有一至兩圈予她衝刺,基本上冠軍就是手到拿來,而且是極具說服力。那種強大會令人希望看見她可以與頂峯時的德國女車手禾高一較高下。只可惜,現時只有Sarah可以繼續在單車場上馳騁,而禾高只能在輪椅繼續活出精彩的第二人生。

話說,IZ*ONE喺日本出道了

按照一貫日本嘅搵錢(搶錢)方法,single有分「Type-A」、「Type-B」,同埋「WIZ*ONE Ver.」,每隻碟最大嘅唔同就係會收錄唔同小分隊嘅唔同歌。簡單而言,你要買哂三隻碟先可以聽齊哂5首歌。所以,我建議大家都係串流喇,相信各大平台已經有齊,我自己喺kkbox已經loop咗幾日嚕。

不知道有沒有人還為了明天的選舉要投給誰而苦惱,但我想仍在思考的人明白,你的一票很重要;但也沒有那麼重要。舉個例子,下屆美國大選,拉了特朗普下馬,美國內部的矛盾也不能馬上排解。因為特朗普當選不是因,是果,是人民的感知累積而得出的選擇,是必然結果,正面一點就是人民的力量,負面一點說就是共業。同樣,也不是一次半次選舉就可以停止香港沉淪,選舉頂多就是個起點,可惜大家卻把它當成終站。

每次一有呢啲大型表忠事件,都令我諗係以前讀書時嘅一件小事。話說當年我仲係ive仔個陣,同一班有班女仔成日都標榜佢哋之間嘅感情好好,即係面書post相就會話「感恩識到你班好姊妹,要一世相愛落去」個啲肉麻到震嘅姊妹情義。

除咗bgm外,平時彈出黎嘅特效字幕都會有sound effects,鏡頭cut去另一邊就一定都會有sound effects。Sorry,喺周四出街版本一概都冇,大家就好似睇緊一個初剪咁,雖然有剪輯過,仲加埋效果,但就得返啲人聲,無哂其他聲。而呢個情況,斷斷續都有10分鐘,認真尷尬。

追偶像到底為了甚麼?

10月29日,IZ*ONE出道了。很感恩,歌還不錯,選擇的路線有點特別,但最重要是不老套,不重覆以前I.O.I走過的路,加上打歌宣傳的力度絕不馬虎,令她們的第一炮可算是打響了。現時香港KKbox韓國新歌日榜的第一名,主打歌《La Vie En Rose》力克音源女王IU的《BBIBBI》,升上榜首,可喜可賀。

話說,IZ*ONE出道了

新歌嚟講,我就最鍾意《O’My》,覺得仲好聽過主打嘅《La Vie en Rose》。最搞笑係喺《O’My》嘅live表演段片下面,就有啲癲佬話本田仁美唱左一句「mamamia」好好聽,好得意。呢啲留言係唔止得一個,係成堆。所以,個三位櫻花妹對呢個團嘅刺激作用真係非一般。

明買明賣,呢件事擺明係有組織有目的,有預謀嘅。問題係,咁又點?戴偉浚真係拒絕港隊邀請,而去荷蘭會合中國U21咁又點?有乜問題?

計算一流的《Produce48》

《Produce48》,顧名思義,就是由韓國收費電視台Mnet建立的《Produce101》,與日本《AKB48》等其他「48系」分隊結合,從92名追夢少女中挑出12個實力非凡的,組成一支怪物級的日韓女團出道。純文字討論,你已經想像到這個節目有多衝突,首先語言問題,節目由Mnet製作,當然是說韓語,而每次96位少女哂冷時,少女們都會帶上耳機聽翻譯。但日後的分組練習表演,韓國和日本少女又如何融合?

我們還是最愛大台

我們(或者只有我)時常有種錯覺,覺得網路就是擺脫傳統媒體的解藥,覺得那裡可以看到更多不一樣的東西。然而,這麼多年以來,我看到的是傳統媒體強烈地影響網路;而網路的人進入「公仔箱」,就只會被當成外來者,甚至是入侵者。他們的角色,還是只配被傳統媒體的大哥大姐嘲諷戲弄。

頁 1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