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享
阿享
一個戒緊牛肉,但打邊爐仍然會忍唔住既耶青。

有兩個數據可以看出中國隊現時面對的問題,其一是犯規次數,中國居然比香港還多4個。先如我前面所說港隊太斯文,但同樣顯示中國隊出場球員中,缺乏技術好且速度快,單對單有把握的人。整場比賽下來,雖然有幾次險象,但港隊防守不算吃力,利用人數優勢還是能得到甜頭,于大寶、武磊,到後備的于海一樣無法成為中國的突破點。

時光飛逝,你仍然屹立於ATP男子排名頭十位。回望和你同代又曾經威過下的球員,曉域有時還能打到大賽的二,三圈,但世界排名已跌出一百名以外、魯迪克已經去了講波、沙芬在露西亞參政。而最可怕是,比你年輕的,好像萬年宿敵拿度、貝迪治、迪樸祖,蘇達寧等都漸走下坡或消失於球壇時,你還能打進大滿貫賽事決賽,證明你的身體質素、基本功,心理質素都傲視同儕,是個值得尊敬的人物。

那天,我開始俾錢聽歌

當你認為Taylor好有型時,有沒有想過,其實你也可以像她?她的理念,很簡單,就是搞創意其實都要食飯,都需要尊嚴。那麼,90蚊一隻碟、8蚊一首歌、144蚊一張三個月儲值咭、80蚊張戲飛、幾十蚊本書、幾百蚊隻game,幾百蚊個software等等,身體力行,真金白銀,比一切都有意思。因為,你的行動就正表達—創作人,我buy你的idea,是真的用錢buy。

「屌你,點解你依家有ig都唔follow我哋?剩係識follow啲女!」我的朋友忽然這麼一句「得」埋黎。

有天,我踏出大堂門口,就看見辦事處外擺放了許多橙色膠椅,然後公公婆婆都坐著,好些有中醫替他們義診,好些有義工替他們剪髮,好些有人和他們聊天。當我看見他們幸福的樣子,笑容滿面,忽爾想到,其實支持建制派又有咩唔好。最起碼,他們不會脫光公公婆婆的衣服,讓他們赤身於人前。那管它是用大量維穩費換來,起碼享受過。那麼,爭取甚麼民主,真普選他們得到這些嗎?每天喋喋不休的爭拗讓他們得到這些嗎?反對政府和保皇黨,他們又得到這些嗎?

我唯有告訴自己我在演前傳

我相信每個男仔成長歷程中,都總有幾個模仿對象。可能是真人、可能是電視劇或者電影角色,也可能是漫畫角色。甚麼口頭蟬、言行舉止,價值觀等也要學到足的。而我,則慢慢地模仿起久利生,從玩世不恭到堅持信念;從不按常理出牌到可以被人依靠。這些年中,一點一點的,想讓自己變成他。截止現在,我還是以成為久利生公平為我人生的目標,那種整個場面給我hold住的幻想還是久不久蒲頭。只是,當真正開始職場生涯,現實就將我腦海裡的bubble一個一個篤穿。

歐聯已經到左四強第二回合嘅階段,即係得返「GoBerlinorGoHome」兩個可能。四支球隊,集合三個聯賽冠軍,絕對係最強對最強。但相對下,祖雲達斯總係最被睇淡嘅一隊。作為祖記球迷,我必須深耕細作,向未表態嘅沉默大多數中立球迷解釋點解要撐祖雲達斯。

現在還是少女時代?

8人的少女時代還是少女時代嗎?這個問題糾纏我很久,難度直迫思考哲學命題「特修斯之船」。然而,我相信大部份sone(少女時代fans名稱)的答案仍然答「是」。我無意在這裡消費Jessica離隊(被離隊?!)事件,更不想談及當中我聽過,或自己想過的無限個陰謀論。反正,事過境遷,Jessica已長駐香港成了大小品牌活動紅人,其餘8人也有新歌《catchmeifyoucan》回歸,好來好去吧!

台灣是一個足球氣氛如何的地方?首先,該地聯賽尚未職業化。其次,到過台灣旅行的都知道,在台灣看一場直播歐聯或者英超等,是很艱難的事。隨便在香港找個有睇波習慣的人,我想有八成人應該一個台灣球員或一支台灣球會也說不出。你說籃球或棒球輸中華隊,是力有不逮,但足球呢?但是,這場輸波在香港引起的震盪,遠比我想像的低。因為花生不夠香脆?還是對香港足球膠都費事派?

痴線咩,睇波做咩咁認真!

不少香港人對香港足球的主觀意願還是停留在「追日韓趕歐洲」的不切實際幻想中。所以那次東亞運擊敗日本,J了我們好幾個年頭。在我們講日本球迷不停「Nippon,Nippon」和韓國球迷的「daehanminguk」很棒時,很抱歉是,客觀情況是,我們還比不上東南亞的國家,那些我們以前都看不起的國家。我不是在說實力,而是打氣的文化,足球文化的認知和建立。

紅牌殺死了比賽?

歐聯十六強次回合第二個比賽日,兩場比賽,無獨有偶,球證都出示了紅牌。而更巧合,受益方皆是主場球隊。當兩場比賽第一回合都是和局,第二回合精彩可期時,一個古老的問題又浮現——紅牌是否殺死了比賽?

那些年的曼聯對阿仙奴

那些年的曼聯對阿仙奴,傑斯單騎挑戰「四大金剛」射入世界波、韋托特一箭定江山於奧脫褔拿下英超冠軍、巴夫斯於高貝利的世界級出醜、堅尼與韋拉的連場火拼、雲佬十二碼宴客後被基昂抽水、49場不敗止於奧脫褔,疑似法比加斯所為的「飛pizza事件」、12碼射贏曼聯捧下05年足總杯,誰知道下一次捧杯已是9年後的事……

這已經是父親第N年參加渣打馬拉松,但這年我的感覺特別深刻。過去一年,兩老的身子都不多不少出了些問題,父親的大腿經常隱隱作痛,閒著無事的時候總是用手捶著,如此一來,練習的時間也比過去少,所以由過去跑「全馬」,降格至今年只跑「半馬」。梳洗過後,因為時間緊迫,他便立馬要去叮飯,是7-11的土魷肉餅飯,那只是距離晚餐不足六個小時的「早餐」——因為跑手要在賽前吸收大量澱粉質,所以昨晚吃了好不豐富的pizza和意粉,肚皮撐著根本難以入眠。飯叮好,看著他匆忙完成這必要的早餐,心頭不禁一份折墮感。

有說,當年卷二的成績相當極端,要不你就是彪炳的level 5或4;要不就是不合格的level 1。我沒有寫《檸檬茶》。但是,我也是得level 1。

「『吸管』個邊唔該哂。」

「565號飛,565號飛唔該!」我走過去拿起餐盤,食物一如概往的頹。但突然,事情就發生了。「吸管個邊唔該哂。」那男人操的是尚算純正的廣東話。我呆住了,然後看著他。因工作緣故,他戴上口罩,只能看到他的雙眼。我與他四目交投,他可能也被這舉動嚇到,深怕是食物出錯了還是甚麼的。

香港已死(第2046次)

何韻詩同黃耀明真係好有良知既歌手,佢哋講既嘢真係好啱。之後大家一齊合唱,一齊舉遮,個場面真係好靚,我自己係屋企都忍唔住打開左手機閃光燈揮舞。諗起當日我哋係金鐘一齊係咁唱歌,真係好開心、好和平、好有愛。唔似得啲人係旺角,好暴力,烏合之眾,玩多過咩。我出左去一晚唱下歌,聽下靚仔敖暉BB講嘢,完全feel到個份對爭取普選既不遺餘力!

頁 5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