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享
阿享
一個戒緊牛肉,但打邊爐仍然會忍唔住既耶青。

「『吸管』個邊唔該哂。」

「565號飛,565號飛唔該!」我走過去拿起餐盤,食物一如概往的頹。但突然,事情就發生了。「吸管個邊唔該哂。」那男人操的是尚算純正的廣東話。我呆住了,然後看著他。因工作緣故,他戴上口罩,只能看到他的雙眼。我與他四目交投,他可能也被這舉動嚇到,深怕是食物出錯了還是甚麼的。

香港已死(第2046次)

何韻詩同黃耀明真係好有良知既歌手,佢哋講既嘢真係好啱。之後大家一齊合唱,一齊舉遮,個場面真係好靚,我自己係屋企都忍唔住打開左手機閃光燈揮舞。諗起當日我哋係金鐘一齊係咁唱歌,真係好開心、好和平、好有愛。唔似得啲人係旺角,好暴力,烏合之眾,玩多過咩。我出左去一晚唱下歌,聽下靚仔敖暉BB講嘢,完全feel到個份對爭取普選既不遺餘力!

我懷念的《創世紀》三兄弟

要是你有些年紀,應該對《創世紀》不陌生。百集長劇、超強卡士,仍然是電視史上投入最多的劇集之一。還記得《創世紀》首播時,家中電視仍不是打開就是tvb的時代。父親應該是我認識最早反無線霸權的人,尤其是二千年初期,亞視還有力與無線周旋,所以黃金時間,大多都是看亞視。而我真正第一次看《創世紀》,是2005年,無線把它放在凌晨十二點三的重播時段(據說當時創造了重播劇獲9點的收視紀錄)。

讀大學,到底所為何事?還記得在機構實習時,曾經有位比我小的實習生請教我。話說她在DSE放榜後,得到了兩個offer——都是讀同樣的東西,都是她感興趣的科目。只不過,一個是某大學辦的top up學位;而另一個則是私立學院的學士學位。我一副故作高深的模樣:「我唔直接叫你揀邊個,只會同你分析,find out邊個先係你想要。」但在find out的過程中,她的關注點九成都是某某怎樣說,某某又怎樣講;而我,還非常離地般叫她想清楚自己想要的是甚麼。

我不是因為成績的問題而defer(一個柒到我唔想再提既原因),但正如我最喜歡看的足球一樣——一場比賽,無論你中多少次柱楣,受怎樣的黑哨對待,多少人被趕出場,哪怕最終只是輸個1:0。但勝者為王,任你再委屈,也是輸家,從沒有人願意為輸家寫歷史。每次whatsapp group談起有關畢業的事,交錢、拎cert、拎袍,大大小小的,我也是自嘲應對。

Mama,Kpop,陳奕迅

可能你唔知,MnetAsiaMusicAward(下稱Mama)已經第三年落戶香港。但今年,因為一個陳奕迅,一首《浮誇》,洗版了,你知道有班泡菜黎香港搞大龍鳳。

頁 6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