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哲
力哲
相信自由和尊重可以令社會變得更好的一個香港小市民

「袋住先」的問題在於制度上的不公義。因此在討論「認受性」時,我們應該害怕這個不公義的制度產生真正認受性,而不是虛假認受性。因為只有當民眾真正接受假普選下產生的行政長官,認受性的內在邏輯才可和制度結合,大大提高假普選的合理性。

政治道德沒落的年代

香港的救藥在於長久以來的法治和道德價值。有此兩翼,香港絕對有條件飛往更高的層次。奈何不公平的制度始終令香港的政治生態毒瘤處處,一個特首更能在短短時間使香港政府駛向道德沒落的邊陲,助長社會產生一批批盲目護主的生化人。 「零價值主義」統治不但改善不了香港人的生活,更令小市民的生活百上加斤。

梁振英停留在「我有權講,你理得我」的層次似乎只抓住了言論自由的經紗,卻沒抓住緯紗。無容否認,言論自由賦予每個人發表意見的權利。正如哲學家約翰・穆勒在《自由論》中寫到,言論自由的精髓是一個都不能少。然而,言論是多向性,有影響力的。故此言論自由會因不同人物,時空和對象產生不同程度的規範。這種規範形成了言論的相應責任。作為香港首長,萬人之上,不懂分辨此責任之輕重是說不過去的。

回歸以後中央致力改變香港的政治生態。這是一個嚴重錯誤。一國兩制的構想倒不盡在於保障香港平穩過度,資本主義制度保持香港平穩發展,而是以故領導人鄧小平深明香港的文化及政治制度根本不能夠「回歸」、特意以「兩制」確保河水不犯井水。因此、中央受困於國家主權傳統沉痾,過分地在每一個角落有形無形地行使主權只會製造更多政治亂象。如果政治參與者將忠誠拱手相讓給背後的權力中心,不但侵蝕本地制度,更惡化「代理人問題」

法治與公義

在佔領一事上法治一詞往往如同魔咒,任何認為示威者不尊重法治的指控都好像侮辱抗命之神聖。很多人都承認自己違法,卻對自己不尊重法治一事嗤之以鼻,甚至極力否認。哲學上,其中一個出口顯然是「倫理雙果原則」(doctrineofdoubleeffect):行為和意圖是不可同日而語,因此道德評價會隨行為意圖改變。然而,如以上所述,追求公義和不尊重法治是沒有抵觸;而不尊重法治和破壞法治更沒有必然關係。世界有著不同的道德價值,公義並不會永恆地表表述在某一價值之上。

民主道路的起點不是民主體制發芽之時,而是早遠在播種時已經開始。香港的民主運動的顏色不應一枝獨秀,而應是百花齊放。沒有事情是道理說不清,沒有人際關係是萬不能「和而不同」。一顆民主的心就是希望民主的有機進化可以學習解決社會成員的對抗和衝突,而不是將社會推向一個單一價值才是絕對的社會。

頁 2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