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少滔
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佔領翠華」的政治啟示

只要明白何謂「佔領翠華」,就會明白何謂「佔領中環」。關於政治這個課題,日常生活的教材本來就不少,就看你是有心了解還是有心誤導而已。其實孫中山沒有講錯,政治真的是眾人之事。本來香港正在為「佔中」一事鬧個不亦樂乎,而對於「佔中」是對是錯,仍有人各執一詞。之不過對於「佔領翠華」一事,又不知能否理解?

政改拉倒又如何?

即使今次政改要「拉倒」,也不一定對社會的長遠發展是一件壞事,起碼不必讓 N 屆也不想做特首的劉阿斗以為自己真的「受命於天」非做不可。而劉阿斗真的什麼也不做的話,起碼死不了人嘛。 一個自以為聰明而居然可以任意妄為的劉阿斗當政,那才死得人多咧。因此當他的女兒寧願割脈自殺來造反的時候,到底這位劉阿斗的本領有多大,也就不言而諭了。

今次要講清楚:中國的所謂政策微調是假的、蘇維埃撤退才是真的。最近對外「宣揚國威」的所謂「金磚五國投資銀行」,只是一個銀仔的兩面,反映了中國內部金融風險「三期叠加」的困境,而其實兩面都是豬八戒照鏡,裡外不是人。但蘇維埃要「有秩序」地撤退,那就休想。此謂之「因果業報」。正如1967年的香港暴動,左仔向香港人狂掟汽油彈,於是現在就驚死冤魂索命一樣地「假設」香港人會用汽油彈來掟番啲左仔。真可憐。

以小小一個的「中環」來計,也又真的拍得住紐約、東京、倫敦。不過人家是「百年老店、國家重點」噢。那麼「上海」呢?就是「緊貼在香港之後」。咦? 不是說香港的經濟總量「難與上海匹敵」的嗎? 假如宏觀總量可以解釋到客觀數據,香港照道理是被拋離在地平線以外才對呀?
很明顯,香港有一些東西,是中國沒有的。而中國也不得不承認。涉及的,正正就是「政府功能」的問題,也不只是「干預」這麼簡單[3]。因此上海自貿區才需要「繼續密切留意進展」。假如可以真的「超越香港」,在商言商,還需要客氣乎?
先前也又提醒過大家了,蘇聯解體,我有第一手資料嘛。而中國和蘇聯的分別,是蘇共搞「高速撤退」而中共是搞「慢速撤退」。

善用資源的資本家,才是真正有良心的資本家,而且根本不用「尋租」和「壓搾」。對着­《光房》的善長們,我是真心佩服得五體投地。因而明白香港人不是沒有良心,也不是不肯捱,更加不是不肯腳踏實地去儲錢。只是大部份人都儲不到錢…..錢都全給姓佘一類的資本主義原始人搾乾了。

是誰人把香港人的良好工作美德破壞掉、迫使新一代被同化成「無所不炒」的投機份子? 香港好端端的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由英國佬一手苦心經營建立,就是毀在這種低級的原始人手上。

中國金融風險的由來

很多謝任志剛先生7月20日在《香港書展》所作出的「澄清」。(見《信報》今早7月21 日的引述),重點包括:1. 香港金融體系不只[止]為700萬人服務、也為內地13億人服務,為內地與海外的資金融通去服務…2. 整個國家與境外資金融通,在香港進行是最好的…這些重點,我在先前的文章經已詳細提供數據說明,而任總的重點,也是建基於相同理由。各位可以各自查找數據進一步論證,這個「唇齒相依」的關係,到底是「香港靠中國」還是「中國靠香港」?

佔領中環真正要命的,是讓全世界的投資者看清楚:中共在香港的「維穩力量」到底如何?到底話事的是「國際資金」還是「維穩勢力」。這個才是重點。中共怕的,是從此以後,要跟着香港的國際標準才能繼續享有金融優惠、而不能振振有詞謂「中國式崛起」可以東風壓倒西風。這個才是「心裡沒有平安」的夢魘。

人家連過千年歷史的《古蘭經》都有分是「中國版」還是「世界版」,那麼一本才不過十幾年的《基本法》以及個把月的所謂《白皮書》,嚴厲訓斥港人「民主選舉其實沒有所謂世界標準」,只能算是「緊貼黨的一貫綱領」而已。

其實中國的貪腐問題積習之深,根本不可能由靠這種「拉人殺頭」的標準動作來解決。最徹底的解決方式是「實行憲政」,由人民真正擁有監督政府的權力。否則惡性循環,結果只是又要看是由誰人上台來決定誰人被清算,這又算是什麼反貪腐?派系鬥爭而已。

比較兩幅地圖,所謂的「分別」,標示的內容只是重慶和天津兩個地方。香港早已是「一國兩制」,而澳門對橫琴正在試驗「治外法權」;臨近香港的深圳已無法可施,只有在前海試驗「港式法治」。至於重慶和天津,查天津是在《北京條約》亦即第二次鴉片戰爭後加入成為「通商口岸」;至於重慶,《甲午戰爭》之後,根據《馬關條約》而增開的,主導「通商」的是大日本帝國。

換言之,物換星移由滿清過渡到蘇維埃,還不又是在相同的地方、在幹相同的事情?

統計清楚顯示,在2010年底推出SSD 之後,內地買家的確稍為收斂。而到了2011年第3季,交易反而達到新高峰!在所有新樓盤之中,內地客在交易金額和交易宗數方面分別佔去51%和42%!其後雖然回落,但仍佔交易金額和宗數分別30% 和21%。但在2012年 BSD 推出之後,數字明顯見到大幅削減,插水至2013第一季的15%和9.2%。而這個水平一直維持到現在。

「愛國」這個立場本來沒有錯,但亂講的人多了,就把好端端一個立場講歪。所謂「普世價值」與「愛國」這兩個概念有沒有衝突?本來就沒有,但別有用心的人講多了,於是就變成無中生有。而香港和中國的麻煩也就從此就多了,正如柳下惠老實做人的麻煩一樣多。

最近這些「政策研究」的「專業」水平也又真是愈來愈高,因為不止是滿足了特區新主子的主觀「幻想」,用盡不同的方式去迎合主子的口味,正如令一個挺不起來的中坑覺得問題不是出在自己身上(這當然是做雞要處理的事嘛);而最近的新班子更加精彩,連主子未敢幻想的,更加主動的提出來落力演出,確保主子可以有意外驚喜。

因為新界東北的開發,本來就是一早約定好的交易。不論誰人上台,都得「找數」。至於利益分配,不分新舊,在阿爺眼中是一文不值。嚴格來講,國內一個雞毛鴨蒜的貪腐案也動輒過百億,香港這邊的代理人撈些少油水又算個屁。因此大家不要只循香港本土的看法去研究事情,因為這一局棋的佈局比香港本身大得很多。

凡有玩過詭辯的人都知道什麼叫做「無限上綱」,這是一個很好的示範。因為當中所謂的「後果嚴重」,是在於一個「假設」,就是車輛如果受到阻塞會發生什麼事。而當中這個「假設中的假設」就是「當車輛在發生阻塞的情況下而居然繼續使用原有的交通路線」來作出「推論」。或者可以這樣用另一個情況來說明這個「假設中的假設」在什麼情況下會成立吧。

不過假如有人知點解,應該唔係攞諾貝爾獎,而係俾人滅口。既然冇人被滅口…so far so good,呢個問題,應該係冇答案嘅。因為香港嘅住宅,唔係淨係得香港人買。統計數據只適用於分析能夠分析嘅部份。對於不是香港本土購買力部份,由於政府真係乜數據都冇,因此冇得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