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少滔
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可以這樣看,既然烏克蘭(基輔俄羅斯)才是俄羅斯的老祖宗,怎麼到了一千年後的俄羅斯人,反而認為有人活學活用老祖宗的語言才是一種不正當的「方言」呢? 很有趣是不是?

很簡單的,文化自卑:難道你叫俄羅斯的生蕃自認自己使用的殘體字和野蠻文化,令他們自覺比他們所奴役的一個地方還要低等唄?

近日不停有「好心人」提醒香港人,不要學烏克蘭一樣「搞對抗」,更加不要受「西方挑撥」,否則受害的都只會是自己人。這個講法,除了用白痴到極點來形容之外,無言以對。因為烏克蘭今日的動亂,來源只有一個,就是「強迫融合」。這場動亂,是一場不折不扣的「融合後遺症」。而所謂「外國干預」,只有一個:大俄羅斯民族主義。

泰國亂局對中國的影響

在世貿的多次談判之中,從來都是「農業補貼」成為最大的「障礙」。不過和泰國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從來也沒有一個歐美國家的中產因為農民補貼的問題和政府大打出手,甚至要「改變一人一票」的投票方式來「另外找個平衡」。而更令人大跌眼鏡的,竟然是美女總理「忽然被刁難」的時間,正正就是她「找出了解決方案」之時!

解決方案是什麼? 就是找到另一個傻佬來「埋單」,不用泰國人自己找數。這個傻佬是誰? 中國是也。

大家請試用常理想想:假如你要帶你的心肝命根寶貝寵物到外地旅行,例如美國,你會被要求提供不少於三十日前的防疫資料,確保寶貝沒有帶病。假如資料不全,而硬要入境的話,也不算不人道,就是要立即隔離防疫、坐三十日「移民監」才可以出來和你親親。而你日日對着自己的寶貝,當然知道牠有沒有病,但移民局一樣跟足規矩。此謂之「自由的底線」:不能「攬住死」。

而竟然這種「常識」,在香港 (特區政府) 是完全沒有的。因此可能有一種比禽流感和沙士更會殺人於無形的病毒,令得人喪失了常性變成喪屍。在醫學界未有明確「確診」之前,姑且叫它做「中港融合病」。

病情包括:日日攬住幾千隻發瘟雞來香港自由行、大融合。而實在香港的雞場供應,從來都能自給自足。明知冒着完全沒有必要的風險,為何連起碼的分流也不做?

看來有人真的造反了

早在她出任特區首任律政司司長的時候,已經有流言指她「不夠班」,而從她昨日就《基本法》條文表態的情況來看,以考試表現來衡量的話,似乎不止是「憲法」一科要「查找不足」,在「政治」一科更加是完全文不對題。

假如香港人自認承傳得了英國佬的法治精神,那麼也請自認是香港人的,不要在這個話題上「鑽空子」。因為《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的文字是:「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對於所謂「沒有寫明是機構提名」,按「指為僭建」的人士要求,就應該寫成:「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 『以機構提名方式作出提名後』普選產生。」

元旦遊行與新年願望

由「佔中」委託香港大學民意研究中心以及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安排「元旦民間全民投票」:以流動應用程式、網站和票站,讓所有年滿18歲的香港永久性居民投票,表達自己對普選議題上的意見。

那一個「投票」,某程度上來說也可以是一種「公投」的預演吧。雖然設計上限是八十萬,而且講到明是實驗性質:讓市民藉機會熟習電子投票操作,為日後的普選方案「公民授權」做測試。

最後的測試結果是:只有大約6.2萬票! 這個「落差」比起遊行人數更「慘淡」。因為遊行人數還可以死撐是人手點算問題,還可以企硬有去年1/10 的成績,不過網上登記則出不了花樣,而「達標」真的不到設計目標的1/10。

今時今日我們仍在電視見到的各種「街頭衝突」,又是怎麼來的?要是「憲政民主」有用可取,為什麼泰國看起來還是「亂作一團」?而我們是否需要否定「普選」呢?老實講,假如大家心清眼亮,其實可以看得出一個走勢,就是泰國的「內鬥」其實「越來越靠譜」,並且在可見的將來,會逐步馴化為英國的「兩黨政治」,並逐漸進入正常的政黨輪替模式,出現真正的和平憲政。

首先是「用字」問題,全世界都用「公民提名」,而不是「全民提名」;另外:全部選民以個人身份替代提名委員會這個「機構」,是否符合「立法原意」?而的確並無先例。因此只能假設,這是一個「語言偽術」的示範,實際是「廢除機構提名」而企圖杜絕任何篩選。

我認為香港沒有獨立的條件。這個不是應不應該的問題,答案真的很簡單,就是真的沒有獨立的條件。這個問題隨你怎樣想都可以。而我可以很冷靜的講 :全世界也想不出一個香港獨立的可行方案出來。因此結論就只能是「香港獨立是一個偽命題」。……

從邏輯上來看,香港如果想要獨立,但又沒有能力和全球公認擁有香港主權的中國大打出手的話,那麼看來就只能像新加坡一樣,有本事可以迫使中國把香港踢走。這個可能性有沒有呢?

讀郝鐵川教授贈書有感

目前香港的政制爭拗「卡」死在那個地方? 就是各方都在費盡心機思量如何可以「準確掌握」選舉的結果,而不願意接受一個「大約合理」的結果:建制派老是擔心民主派會搞獨立,而民主派老是擔心建制派會搞赤化。因此雙方都在互相逼迫,以謀一個「絕不含糊」的方案。普選一事被建制派一拖而竟然可以拖了十年,而所謂「佔領中環」也是由此而被迫出來。雙方都在玩「攤牌」了。

其實現實政治和考試不同的地方,是現實世界並無一樣東西叫「絕對不會錯的標準答案」。謀求這種「絕對性」,基本上和自尋短見差不多了。

「陪審員」

「某人」只是斷章取義地抽取了陪審員指引的部份內容,例如「保密」以及「自行決定」這兩句來講。不過有些東西不能抽空來講,即使是「那兩句」,也有很重要的「上文下理」來規範的嘛。

一件怪事,就是在上任之後,第一時間「自爆」。要是梁振英真的認真對待「僭建」問題,並且用作攻擊唐唐的主要手段,難道會不想想自己家裡沒有僭建? 也不會離譜到讓傳媒這麼容易就揭發出來吧? 他自己是測量師噢,有可能嗎? 很明顯,這種「被爆料」的後果只有一個,就是突顯「欽點」的荒謬! 再加上先前的「內鬨」表演,還會有人相信阿爺的「欽點」嗎?

好了,在委任「內閣」方面,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了吧。幾乎每一個局長和行會的委任都是「廢到無與倫比」,但這些人就是香港的權力核心呀! 歷史上從未出現過如此驚嚇場面。相信做傳媒的也從未如此「輕鬆」過,就是不用自己找黑材料,而是黑材料可以像「井噴」一樣,讓你想追也追不上。結果是「滿朝文武」無一可用之人。基本上是繼特首自己自廢武功之外,連核心權力的武功也廢掉了。

如此明目張膽的「解除武裝」動作,除了是有心之外,難道會有其他可能性?

維穩才是最大的顛覆

電視發牌事件,也明顯再次來一個「壓力測試」,對於阿爺來說,也又真是意外收獲:那就是立法會的「直選組別」投票通過特權法的動議、而最後需要「功能組別」保駕護航才能完成「面子工程」。很明顯,對於未來的「政制改革」,阿爺還會賣帳讓功能組別消失乎? 既然又是關係到「維穩魔咒」,功能組別今次「立下大功」,那當然又是「千秋萬世」啦。

其實這道「維穩魔咒」不是什麼新鮮事物,只不過共產黨執意「破四舊」,那麼掉在故紙堆裡面的《廿四史》另加《清史稿》也又不求甚解,這個不足為奇。而奇是奇在:每朝末代,都是以「維穩」為主,而最終都以垮台收場;而習近平也只懂看着「蘇共垮台」,也不想想其實答案早就寫在中國歷史之中矣。

無恥有沒有底線?

因此從事情發展到如今的地步,以及基於司法覆核的裁決先例,看不出梁振英還有什麼可以左閃右避的地方。

當然囉,還有一個選項,而他之所以氣定神閒,應該也是這個原因了吧。就是「釋法」。因為即使司法覆核成功,按照五十年不變的習慣法和所有憲法案例,「無端端變成三揀二」的決定,也可以由人大釋法,變成「行會保密制度不容挑戰」,那就「天下太平」了唄。

這種事情,他肯定做得出來!

牌照不是恩賜,是人權

即使是賣煙賣酒、炒賣股票這些隨時有害公眾健康和財產安全的東西,也因為「自由與謀生」的人權原因不能不按足「程序公義」來確保有合理的發牌機制;那麼其他限制人權而無害公眾安全的東西,就更加不可能因為「莫須有」的理由而任意可以被剝奪這個領牌開工的原則了唄。

香港人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一直在享受着英國法治的餘蔭而不自覺;也更竟然這麼多年以來,一眾街坊還自作聰明 (或者食得雞汁太多「食懞咗」),還會像喪屍一樣地高叫「搵食和人權無關」,真是不知可憐可悲還是可笑。

現在到了大難臨頭,「區區」一個電視牌照「被拒絕」,大家才發現有那麼多不同行業、不同崗位的人,飯碗可以被無端打爛,終於才驚覺「搵食」原來是實實在在建基於「人權」! 希望大家醒覺不算太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