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少滔
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釣魚台問題來由

(編按:作者翻查一系列二次大戰後的國際和約,得出了一些對釣魚台問題的分析)《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第四條規定:不影響締約國與第三國關係的立場。「第三國」這個是指台灣還是美國?要是「只有一個中國」,那麼「中華民國」是並不存在的,那麼中國要否重簽《舊金山和約》?要是指「美國」,那麼中國這樣簽了下來,又如何要求日本推翻和美國簽定的《舊金山和約》呢?而作為《舊金山和約》部份的「琉球群島」安排,也又不能否決了。所謂「美日私相授受」,假如是美日雙方按《舊金山和約》來執行,請問中國按《中日和平友好條約》,「不影響第三國關係」又如何找個說法呢?換言之…不知怎講好…是《中日和平友好條約》把釣魚台送了給日本的。要問責,請到北京。

中日會不會打?

中日雙方就釣魚台主權爭執似乎達到要打的程度。至於雙方會不會真打,相信全世界也會關心。對於慣做戰爭研究(而不是專門研究如何發戰爭財的話),應該懂得翻一下《孫子兵法》,何謂「道、天、地、將、法」。有些人是從頭到尾都希望有仗打的,那不是新聞;至於會否要打,那另有一層考慮,否則中國應該早就將東京踩平了吧。要知下文:日本在選舉過後,韓國也在選舉過後。都是這三個月的事情。而「很不幸地非常湊巧」,香港也在九月選舉;而更要命的,是也「鐵定」在九月推行「國民教育」。中國政府呢? 多了一點頭痕,除了十八大人事調動之外,還有一宗《薄熙來案》要處理。

共產黨自述

「三個代表論」的主旨其實和任何「執政黨」一樣,都是強調能「代表人民的最大利益」、並且是通過「制定正確政策」來落實,那裡又要講甚麼「進步、無私、團結」甚麼的? 那是劃蛇添足的廢話,基本上和英國佬治港時期一樣的口吻,強調能將香港「從一個小漁港打造成世界金融中心」一樣,試問英國佬又甚麼時候強調自己是「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又或者真心誠意要為香港培養「民主精神」了呢?

李焯芬瘋了

李焯芬斷言:「即使有國民教育,年輕人也不會盲從於美國政府。」按以上言論,除了說李焯芬瘋了,還能再講什麼?首先第一件事,美國憲法建基於甚麼?人權嘛!憲法寫得明明白白(Bill of Rights 1791),絕無含糊。因此只能說是美國的「人權教育」使得美國的年輕人不會盲從政府,不是「國民教育」,兩者內容不應故意混淆、偷換概念。中國憲法是建基於甚麼? 一黨專政呀,誰又跟你講人權了?中國模式是甚麼?人權要為「國家利益」讓路呀。

國民教育的是與非

人家西方社會的「國民」概念,是經過長時間的文明進化而來,絕對不是甚麼「唯心主義」之流。當中既要兼顧主權和效忠的問題、也要平衡人權自由等原則,一切以憲法為基礎,絕對不是甚麼「君臣父子」那般簡陋粗疏政治主導。對於「不忠於執政集團即不忠於國家」這種胡鬧命題,當然早就當成是非文明行為,而近代史上,要求「忠於黨國」的,也算只有納粹德國歸入此一「另類」。這個「國民」概念,在清季乾隆年間一宗「國際大事」可見另一個劃時代的分水嶺。

從國家的角度來看,所謂「情感上認同自己國家」,這點其實無錯,錯是錯在:香港不是一個國家!因此要強推所謂「愛國式的國民教育」,放在香港這個「一國兩制」的特殊情況,就是斷錯症、下錯藥。根據《基本法》,「香港人」這個概念,涵蓋的範疇比起「中國人」還要廣,不單止包括手持多國身份證的中國公民、還包括沒有中國公民身份,連回鄉證也拿不到的本地居民,更包括不同血緣和種族的各國人等,只要是奉公守法的合法居民,全部都是香港的「好市民」。而全球各國,在外交處理上,都是將「香港人」和「中國人」區分開來的,這是根據《中英聯合聲明》的政治和法律框架來落實,也不是在製造甚麼「分裂國家」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