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少滔
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當年有人刻意放過「嚴重燒傷但可能要負上責任的學生」。因此「打火機」一事,一直都冇人再追查。不過亦因為如此,死傷者嘅冤情,就咁一直石沉大海。

八仙嶺縱火案翻案問題

我以下按刑事偵緝的「排除法」,讓大家客觀地重組案情。大家如有指正及補充,可以有助澄清事實的話,無任歡迎。

兩套統計拍埋一齊嚟睇:真相就係咁簡單。好嘞,咁樣….讀工程嘅,又可以如何「突圍」呢?或者可以好認真咁諗下「出去自由世界闖蕩」一下。不過咁,有兩個忠告

表面看來,菲律賓和中國似乎不像越南和印度,有過直戰的「國與國」交戰的紀錄。但反而在南海問題上,最快拿中國告上國際法庭的,竟然是菲律賓。而且在「佔據」島嶼的行動中,菲律賓的「打爛仔交」本色,絕對稱得上是中國的對手。

續:中國對外戰爭研究

目前中國全速在南海填海造地,而每個所謂基地不論怎看都像一艘「航空母艦」。相信正好就是用來「彌補」中國自己搞不出一艘像樣的航空母艦出來。

政改——阿爺的華麗轉身

有人一直謊報軍情,話香港人為咗穩定可以做順民。而阿爺終於都知道,呢個講法,係靠害嘅。因此為咗保住香港呢隻會生金蛋嘅肥鵝可以繼續生金蛋,一切以不變應萬變才是最安全,於是「唔該各位老朋友,捱多一次義氣」。

年青一代開始往不同的方向去探究自己的「出路」問題。在未有真正形成具體的出路之前,新世代正向着不同的「禁區」橫衝直撞去摸索前行。其影響之大,相信很多建制派甚至民主派都始料不及。上述的「七一遊行」又只是另一個「維園翻版」而已。很幸運地,也不是暴力掛師。不過2014年的「佔中」和「雨傘」事件,其規模之大、影響之深,就的確超出建制派的控制範圍。

鄧小平的「複製香港」計劃,仍在進行當中。之不過,是不是在2047年香港就要倒轉過來變成1988年的模樣才可以「永續經營」呢?這點就開始出問題了,香港的發展不可能停下來嘛!因此中國只能和時間鬥快,令到2047年的深圳可以和2047年的香港條件相符,否則的話,香港真的無法和中國在2047年接軌噢。一個深圳尚且如此狼狽,整個中國甚或多個城市都要能接軌?這個真是天曉得了。

居安思危看中國對外戰爭

1949年的革命老將看來不剩一人。而有實戰經驗的中越部隊,應該都全部退休了。再加上習近平近乎狂風掃落葉式的「反腐」清算。軍中還有多少戰鬥能力?真是謎團一個。起碼至今有16名將軍經已「下馬」,會否送上刑場那是後話。但以「殺傷力」來計算,這些損兵折將的水平,又比打仗來得更為嚴重也。但軍隊在三十多年歌舞昇平之中,腐敗才是常態。要不然軍老虎的家裡抄不出數以吨計的黃金來,而進貢的「贓款」根本多得連包裝紙也未拆開。這種境況,應該又如何比較?難道拿和珅來比嗎?那麼習大大又算是誰了?道光皇帝乎?

陳婉嫻的政治豪賭

實在只要將視線略為調校,看清楚到底她身邊的建制派到底是什麼反應,應該不難看得出:這是一場政治豪賭。而目的是要為和劉夢熊相同的「原罪」翻本。

正如當初鄧小平所講的「改革開放」,就是要「令到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一樣。831決議的目的,是「讓部分人先民主起來」。而這一小部分人,正正就是共產黨所授權治港的各路人馬。這個做法,有個叫法的,講了出來就大家必然恍然大悟。那叫「黨內民主」。

其實所謂「重災區」時代,係大約1998到2002年。當年有大量私人住宅供應,最高峰1999年,有超過三萬五千個。之後再有高峰在2002年出現。其後供應量一路縮水,即使到最近炒樓炒到人都癲嘅2014年,都只係「反彈」返去萬五個單位左近。咁樣「細水長流」,豈只一句「供不應求」可以形容,根本就係同冇供應差唔多啫。

「本土派」山頭林立。即使例如城大一樣可以成功退聯,難道該校的本土派就能組織得到一個能運作的學生會乎?

香港樓價會否爆煲?

純粹從數字看,不可能不爆。不過從「自置居所」結構嚟睇,又冇爆得咁易。不過假如咁樣炒法都唔爆,以後香港人可以叠埋心水無謂買樓:樓肯定只可以用來炒、不可能用來住,因為按正常收入計算,冇人住得起。而金融風險與地產傾斜的「經濟結構性失衡」亦都無從解決。

選戰在即,睇怕各路諸侯,尤其是準備要靠選票埋班嘅,肯定只會係得把口,唔會認真,費事蝕埋選票俾阿梁生,反正完全冇著數,手頭上都唔知幾多彈咗嘅票,仲嚟?但係又要交任務喎,咁點算?於是乎「扮中立」,就係最明智嘅做法——一於每區搭台,有人郁手就扮無辜,冇事發生就「成功爭取」,呢啲淨賺唔蝕嘅絕招,明架啦!

話說在港英年代,所有議員的確有這個「代表全港市民」的天職,因為在英殖香港的憲制安排下,只有劃分「官守」和「非官守」議員,亦即,是政府官員兼任議員,以及不是官員而被委任做議員。因此這個「公眾代表」的天職,很自然就能套用。因為的確沒有所謂「代表誰」的問題嘛。總之就是「做好呢份工」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