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少滔
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滬港通與法治迷思

光是滬港通的運作,居然可以在法律真空的情況下「橫空出世」也又真夠你瞧了。而更加自添麻煩的,又是「中國優先」的歪理。法律就是建基於平等,沒有平等又何來法律?真搞笑。

這個才又真「羞家」: 因為每區的年青人口,最低都有幾萬人。就算在2011年撇除可能未夠年齡登記的人口,也不可能低於每區一萬人。很明顯,年青人根本沒有參與區議會的投票,否則就憑每區的蛇齋餅粽,也只能調動到二千個老人家來「打卡」,而年青人的人口在這個數目的十倍以上,而仍然完全由建制派「穩嬴」?

區議會自動當選之謎

例如上述被非議的議員,工聯會的郭偉強先生,名義上是循「勞工」界別選舉進入立法會,其實是工聯會保薦他作為「年青人代表」。年紀輕是否就等同可以代表年青人?這點存疑,否則何來這般熱鬧。之不過,這位仁兄的「出身」大家可又要留意一下了。查郭議員之以能「循序漸進」,在2012年以「明日之星」的身份晉身立法會,皆因他「有往績」:早在2003年已出選黃大仙區議會,只不過落敗。其後「轉戰」北角,卒之在2007年成功當選。繼而在2011年「成功連任」- 在沒有競選對手的情況下「自動當選」。這個就是郭議員的「循序漸進」。

電車司機的兒子沒錢吃飯

梁振英呢?基本上講得很明白了,就是這位司機大叔月入唔夠萬四,千祈唔好要求任何政治權利。於是這位司機大叔可以繼續做他的現代奴隸,「不加班就別想吃飯」。而至於查史美倫,就更加連語言偽術也省掉:一班黑奴也要「解放」過百年才能有平等呀….言之下意,香港的打工仔,其實和黑奴差不多而已,吵什麼?

何不佔領區議會?

按政府公佈的區議會選舉統計,每個區議員得票只係「2,866.04」票!而當中「表表者」係「民建聯」,每席只需2,074票。相比「民主黨」就真係失禮死人,每席要4,377票! 何其「唔經濟」也。至於天下第一大笑話,由「人民力量」穩坐冠軍:每席盛惠23,465票!至於「鐵票」的示範,是新界社團和勞工社團,每席真係唔使二千票。

由世代戰爭到世代斷層

本土派所指的「換血」情況過去十年一直都在進行之中。而且這些「移稙」的人口,在數字上絕對超過本港自然出生人口的比例。於是乎黃之鋒所指的「取而代之」就出現一個很大的懸念:到底這些新增的「香港」人口,到底會是和現時香港的青年一樣的立場、還是不一樣?

決戰中環:民意拉鋸戰

看來香港人還是非常實際的。假如真的有辦法在不違反人大決定的情況下仍然可以爭取到市民可接受的提名方式,那麼這場政改爭拗還是有一線生機。之不過,隨着時間流逝,政府可以採取主動的空間也越來越少了。

決戰中環:富豪表態之謎

其他需要靠中國吃飯的富豪,那就當然沒有什麼選擇,不看習大大的面色不可。之不過真正的大富豪,都是國際間頂尖人物,當年委身支持中國的現代化,的確是愛國情操高於一切,尤其是對鄧小平的一片忠心。這些都是事實,不是那些富豪「賣口乖」。因為中國改革開放之時,的確是中國有求於人、而不是這些富豪有求於中國。

……好像郭鶴年和李嘉誠這些頂級大富豪,全部都是鄧小平的「老朋友」,是老鄧真心結交的死黨。他們對鄧小平的開放政策,可以說是共同創制的盟友。這些真正光明磊落的大富豪,習大大又是否可以好像哄老百姓一樣,以為可以用中國的「大國崛起」來「凶」這些鄧小平的朋友乎? 對於鄧小平的改革路線,難道習大大這位小朋友會比這批老人家更清楚?

滬港通的開通安排和全世界的標準是反過來做的。香港的券商負責替外國人買賣中國的股票、而中國的券商替中國人買賣香港的股票。

狼隊對學聯:初賽

早已在大街上的市民,並不需要再進一步刺激他們。因此只要在會談之中,保持一貫的訴求,這方面的民心不成問題。尤其有效的,是旺角這個九反之地的群眾,反而冷靜了下來,這就令到政府的「清場」行為更加沒有其他籍口。再加上先前出現一幕「護士救警員竟被打致入院」,這種「文明對暴力」的場面,絕對不需要再加鹽加醋。

1999年在坑口一條小村落,叫做布袋澳的,大家按照《基本法》第四十條的法律規定,也非常「守法」地按照《鄉議局條例》、更加依照「維護安定繁榮」的鄉村習慣,非常「民主」地準備「一人一票」選舉「村代表」。怎的在這個普天同慶的大好日子,忽然爆出了一個「反對派」,竟然厚著面皮,硬要「參選」!於是搞得事情「亂作一團」,不止破壞了村民多少世代以來的安定繁榮,更加令到群情洶湧、村民無法過「正常的生活」,反對派被指是「破壞基本法」云云。只差沒有人出動防暴隊來放催淚彈。

有網友熱血地指出:那麼多些年輕人出來登記做選民不就可以扭轉情況了嗎?這個講法當然振奮人心。之不過,事情也不可能超越「物理極限」。就是香港是一個比較成熟的社會,年輕人的比例其實「偏低」。統計署有2014年的人口年齡數據,大家可以自己去政府網站看一下。不過由於年齡劃分和選民登記的有所不同,我作出了一些調整,盡量按選民登記的年齡組別「重組案情」讓大家了解一下。

年齡在40以下的選民比例,只佔總體選民人數的 32%。中年的人數最多(介乎40-60)比例是42%。有趣的是高齡選民人數(61以上)佔26%。假如我們認為年紀越大就會越趨保守,那麼今次佔中運動的主力,看得清清楚楚是40 歲以下的青壯人仕。那麼反過來看,反對佔中的,按年齡劃分,倒反而在選民人數上才是「大多數」!因此真正的懸念是:到底各個年齡組別之中,支持佔中的比例是多少?假如沒有這個準確數據,而只就整體年齡分佈來推測的話,只要是年紀越大就越保守的話,那麼佔中所引發的後果,應該是「民主派一舖清袋」。

大亂之後不一定是大治

在928當晚,這場「文明的衝突」就益發毫無保留地暴露出來了。就是整個所謂「光明頂」計劃,只是花掉幾年時間去策劃和操練的暴力清場行動。而其假設又更加荒誔得離奇。因為政治訴求只能用政治解決,用暴力是解決不到的。

決戰中環:後事如何?

有很多無可避免的結果,雖然「難啃」,但作為客觀分析,不能不「硬啃」。對於各位熱血老中青、尤其是很想打「閃電戰」而且容易爆血管的:這篇文章最好不要看。

在區內「受影響」嘅學校,包括….李健駕駛學院同埋香港普通話專科…兩間咁大把。而且根本唔係「學校」。咪玩啦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