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麗 ‧ D
愛麗 ‧ D

所謂心安理得

小時候跟著家人去拜神,大概4、5歲吧,就被逼學會拿住嗆人又隨時會掉灰下來的香火,媽媽總是叫我跟住她念:「閤家平安,身體健康,無病無痛,唔該晒」

曾經遇過一個最讓我佩服的女生是這樣的:首先她拿到了全勤;而且她親和力夠,再且可能因為全勤的關係,跟男朋友ssssss都熟絡,熟悉得能接下球場上內外的所有人的所有話題;還熟悉球場上所有的規則,懂得球證每次響哨的意義;還跟每一位女朋友都熟,就像是女朋友團裡的主席,所有事問她準沒錯。另外,她還是隊裡的攝影師,每次都會準備好腳架把球賽拍下,就像是日劇裡那種大學的球隊經裡。

有關前度

擦肩之後我終於明白,他那個跟了他太多年卻始終沒有接受我是他男朋友的過去這個事實。她裝著擦眼睛,正眼沒看過我,卻被我瞄到她眼尾的打量,那種帶著偏見的閃縮讓我哭笑不得。而經過她之後我聽到背後她和朋友發出每人白眼翻到塞納河的竊笑聲。我寧願她自信的牽著他男朋友在我面前不屑一顧地晃過,這是她應得的囂張。畢竟現任就真的是她,雖然,大家都說是我經歷了她男朋友最美的歲月。

三十分鐘前,因經期而變異的荷爾蒙使我又再度變了個奇奇怪怪惹人厭的婊子,噴。我總是看不起這個自己,可也總是在每月的28日準時的變身,比狼人的月圓還規律。

由於從小沒有遊戲的醺染,加上當年的互聯網很不發達,看書成為我無可選擇之下的唯一興趣。少年文學作家君比的全集(還有一套是講偵探縣疑的,我忘了名字)、張愛玲的麵包樹、深雪的怨恨情仇、黑白蟲洞與宇宙大爆炸、各國禁忌習俗甚至聖經我都看過一遍(我並不是教徒),可是聖經其實挺有趣。

有求才有供,是有很多人Buy這種免費又就手的測試才會讓這種東西發展成潮流。可是呀,發文者的動機真的太令人感傷了,別人拿你對自身「秘密」的好奇心拿來騙業績、掙取點擊率,會不會覺得有點被騙,有點受傷的感覺呢?沒有人比我們更了解自己,就算有,一定不會是那位小編。他只是打工的,不會有甚麼神力隔著電腦知道你的性格弱點和姻緣運。

「你以為我是為了甚麼在朋友們的反對和嘲笑聲下還是堅持和你在一起?」如果是現在我可能會冷笑著回應「是愛?是責任還是甚麼?」,可是,「那由現在開始你不用再千夫所指了,你自由了,分手吧。」這是我當年最真誠的回答。後來他有嘗試過想挽回這段他聲稱很重視的愛情,可是呀,如果和我談戀愛讓你這麼委屈,那我怎麼忍心呢?而你又何苦呢?

第一次自己把酒望青天是父母說好要分開的那天,一個人在便利店呆望著酒櫃,身後的叔叔用疑惑的目光看著我。幾乎無意識的伸手拿了4罐啤酒去付錢的我,順道拿出身份證應付店員的疑問。對,我成年了,雖然滿了不久,但法律上是個能跟酒精說聲Hi的「成年」人了。

一直以自己為獨立標準的我遇到了讓我系統Error的人物,無助感油然而生。於是我開始懷疑;開始胡思和亂想;開始刷存在感。直到有天我忽然在他眼裡看見了幾年前的自己,那個錯愕又無奈的眼神,我變成了前度,現任變成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