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聲人
外聲人
普通窮人一個,思想奇怪,在哪裡都是離群之馬

人會讀歷史的,我們就是「重視歷史,尊重經驗」才鬧民主黨,蔡東豪卻出文恃老賣老講「那些年」的體驗,主觀地「很刺耳。我聽後有點不舒服」,卻不懂客觀地看民主黨一路走來,始終唔得,主觀的人有盲點,客觀的人有理性,幹嗎上位者常鬧後生仔無理性,今次身份轉了?再看下去,讀懂了,「最近看到她在《國際先驅論壇報》撰文談香港民主進程,我想反問批評她的年輕人:你們有刊登這些文章的份量嗎?」原來要有刊登這些文章的份量才能批評。

七問七一佔中兼絕食

先旨聲明,個人意見,不代表任何團體立場。七一民陣條隊不再提,而今年各黨派吹雞氣氛大不如前,有點吊詭,無論如何,繼續講今年七一要佔中,民主絕食爭普選的事,上篇講過,及後民主倒梁力量公佈了行動,還有網友不明白,小弟嘗試整理一下各方論述,得出以下各點

今年就佔中,絕食爭普選

今年七一佔中,除了抗爭,更大部份的重點在於喚醒冷感的普羅市民,故此只是遊行喊口號唱K衝擊沒有新效果,而一個未達致大破壞(市民不接受)的方式,就是絕食,至少,這能吸引更多人關注,就像國教事件其中一個手法,當然,這次有誰要參與絕食,不能阻要反而歡迎之至,畢竟各路英雄委身為港,犧牲者越多,廣傳力量越大。絕食傷害力不只是絕食者娘親嗎?

李卓人先大發謬論,說令「中共後欄失火」才是維護本土利益的根本方法,只有聲援內地的民主運動,才能推動中共改變,更指「河水不犯井水」的本土論述是江派。一直都沒有回應改口號的情況下,天安門母親丁子霖爆出支聯會要求她反駁「本土派」杯葛今年以「愛國愛民」為主題的六四燭光晚會;在丁子霖表示用「愛國」字眼不恰當時,支聯會常委徐漢光批評她不了解香港及支聯會的情況,罵她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抹黑丁同情中共。事件爆出不久,李卓人秒速斬纜,撇清關係,跟之前溫吞回應本土市民意見態度大相逕庭。

簡單問一條問題:點解每年六四要去維園?大家會有不同層次答案:1. 悼念- 死了人,悼念也很應該吧?對,悼念而已,可以在心中,也可以在Facebook上一句R.I.P,那到維園幹甚麼?出於人道主義出發點是好,但對著沒有人性道理欠奉的匪國,你跟牠談人道?還要談廿四年?

密集那麼多人,而且多數是有時間去「享受生活」的港人,就正正是政治/社會運動宣傳的好地方:把不關心/未知社會問題的群眾聚集加而宣傳,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甚麼佔領中環呀,拉布呀,碼頭工運呀,同志平權呀,勇武抗爭呀,反解放軍佔地呀,左膠呀,法輪功呀,還不把握機會,把抗爭論述/政治理念宣傳「在地化」?

歷史原因,過往印度長年有階級之分(種姓制度),衍生了社會待遇的不平等現象,而這現象是由出生決定命運,種姓世襲,各階級的地位無法改變,直到數十年前法律修改,問題逐漸改善。可惜,香港正慢慢步向這不平等的社會制度,始作俑者叫「中港融合」。

香港人對每一次社會運動/議題也是_分鐘熱度,就像煙花(或射精?)一樣,瞬間地爆了一輪,暗爽了後,熱情消失得迷幻,漸漸便淡忘了。但共產黨對人民自由的蹂躪持久力強,更日漸粗暴, 受害者眾,而在港也不斷上下其手,香港人今天不為南周站出來,明天自己遭不測就站不出來了。

外聲人嚴選年度代表字

好多地方都有選年度代表字,如果揀一個代表2012年的香港,外聲人揀「欺」,當中有欺騙/瞞 及欺壓/負的意思,且看看今年發生甚麼事

朗思一圖(在網絡)激起不知幾多重浪,正反各走極端,旗幟鮮明,小的試圖整理網民論點,加以個人意見,試圖用問題去看這是乜東東。不是叫唐唐吊吊Fing抬棺材,只要他們一做金主,社運失敗原於莫財,今次有銀出銀有力出力,反對派去衝。二做吹風,鏡頭前幾個土炮大孖沙說一句:「如過689繼續統治,香港就不宜營商,考慮撤出香港業務」,外資第一時間腳軟,外國媒體點會唔注視?到時最驚的不是打工仔股民,而是共匪,這個吸金安穩之地如不繁榮,越來越多人衝,豈是維穩之道?中途換馬也不是第一次,最緊要保住面子嘛。

十二月七日 - 香港末日

歷史以此為記,今天二O一二年十二月七日,哪些人說我們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對抗共匪,那麼溫和結局是甚麼?如今連被強奸了也不能反抗,不用民主黨再說甚麼「今日係香港最黑暗的一天」,已可宣判這是香港末日。R.I.P.

在大是大非爭論下,對於本地小街窄巷,我們應當莫失莫忘,因為這是我們成長和居住的地方,猶幸我愛惜這個地方仍然盛放。用膳時少看手機,忘卻紛擾,細味愛心燒鵝飯在齒頰留香,呷一口港產茶餐廳獨有的凍檸茶少甜少冰,每天為口奔馳,搵食搵食,就享受一下本土美食吧。暫且鬧少一天地產霸權,觀賞一下誰美化了這城市,垃圾桶,原來也很可愛。

一舊雲小傳(虛構極短篇)

成了垃圾會議員後,一舊雲急不及待印製個人名片,印上了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Hong Kong” 及 “Legistrative Council”,英語水平不可跟Try My Breast 之流同日而語;卻有好事之徒質疑他是「港獨無間道」,更指他擔任PKU 校董是為搗亂鋪路,筆者確實「未見過有五毛的抹黑係咁渣」。

溫馨?我_!

(編按:如本文圖片引起不安,敬請見諒。)其後葉劉被宣佈加入梁振英政府行政會議非官守議員後,在「妹妹」邀約下「溫馨」地共晉午餐,掃把頭對鱷魚淚,聽者無不心酸,見者更要倒胃。心念一轉,也許,那些年三歲的劉淑儀和鄭月娥,也一樣可愛動人(對不起,口味重了點),經過多年精英教育洗禮,在這裡磨利刀光 劏開我心,在官場一將功成萬骨枯,成就了這副德性,卿本佳人,可哀也。

個戀人不再愛你,變了就是變了,就不應再留戀;民主黨及民協就是這戀人,打著民主旗號,民生議題與民為敵(支持領匯上市、贊成公屋租金可加可減、反對直接向市民派現金等),政制問題背叛選民,私下去中聯辦密失政治,怎能叫反對派?加上民主霸權企圖獨大,老人們賴死唔走,故此系列特意不點出他們的危機,因為他們已不是反對派,是徹頭徹尾的建制派。

表面看工黨有點老餅,當然我不是說他們年齡,而是鎂光燈下的人物都是熟口熟面,外界信心足夠卻新意欠奉,幸而他們還有創新之心,一段宣傳片《凍檸茶大戰地產霸權》雖未能一砲而紅,但以質素來說真的不俗,之後加以改良,不難吸引中青代注意。加上包括前港大學生會會長郭永健及前嶺大學生會會長鄭司律的知識新一代,可望擴闊支持者層面。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