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ica(當歸)
Angelica(當歸)
Angelica(當歸)
文化工作是自小的夢想,因際遇問題曾把它遺忘,活到一把年紀,因緣際會成了網台節目《慾火街頭》的主持,深信一個地區的性生活質素可以反映社會民生。文化工作者總要有一種社會責任,我們不需要以救世者的心態去改變社會,能夠利用聲影文字作媒介,啟發訊息接收者的新思考角度,已算功德圓滿。畢竟,社會從不是因為一小撮人的努力而蛻變,集體意識才是動力,由個人的覺醒出發,生命影響生命。這業餘的興趣工作,成了修心修身的工具,蛻變的動力,在外化作社會行動,在內深化意識覺醒,雙運觀照。

TVB播出的片段,並沒有交代被訪者的背景,須知道報導出街的一字一句,都會引起公眾不同反應,否則就根本不是新聞。帶有鄉音,聯想起新移民,訴說貧窮現況,聯想起社會援助,也是可能的事,新聞從業員也不難推測預計的觀眾反應,proactive的處理方法,是一早簡單交代背景避免誤會。然而TVB的失誤,也不及獨媒稍後的解話文章來得嚴重,最大的爭議是把從事玩具運輸行業會得到玩具的可能性合理化,記者亦沒有再追問下去得到貨源的細節,這些不是常識,而是疑點,是媒體工作者要追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