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
張文
現為巴黎政治學院學生,香港中文大學主修通識教育,前中大學生會幹事。雖然主修Education,但畢業後卻無意成為老師。最鐘意漫步於黃昏下的塞納河畔。

現今很多香港歌手們卻本末倒置,主動放棄自己的文化為求「人家去欣賞你」。陳奕迅能在六千「金主」面前,直接地說出他自己是香港人,「當然用廣東話表達自己最親切」,不唱<兄妹>而唱<歲月如歌>;在唱<愛情轉移>中段「因相信音樂是普世語言,歌諨只是其次」而轉唱<富士山下>,這樣的做法,在倒退中的香港樂壇已是一種進步,也可看出陳奕迅也在有意地捍衞香港文化,而這又有多少人能做到?

不論是「拖篋行動」、「愛國行動」,甚至是<城邦論> ((編按:皇后、天星、菜園村、喜帖街、順寧道、還有最新飯民絕食爭普選呢?)),也其實只是一場精神勝利的運動。香港人對無力改變現況的擔憂、憤怒與恐懼,投身於本土派的行動,以激烈的言語與行動,對抗「暴政下的載體」-內地客。香港人既無力要求梁振英為「自由行」設限,固只好自己走上街頭,親手擊退一個又一個「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