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非
林非
離經,不欲縛於經書舊說,欲自成一家自成一經。八十後,以追求人生自由之道為己任。

振英束手 林鄭覬覦

林鄭這次的處理手法,令人啞然,搖頭嘆息。上水水貨客肆虐,是一個管理問題,執法問題,並非一個政策問題。而林鄭高調的處理手法,只是搶佔高地,收買人心,欲借「處事果斷」的形象,鞏固她 「好打得」的名聲,藉此 「立功」提升民望。既然在政治上、大政策上一無建樹,便借這些簡單的管理問題搶分。這些原本是各個部門加強執法,或者由部門內部指引即可解決的問題,偏偏由文官之首的政務司司長搶來做,只會架空了部門的自我決策能力,微管理下事必躬親,甚麼事也要政務司司長去處理,顯示的不是政府重視事情,而是顯示政府施政混亂,各部門之間和部門與政策局的肌理被破壞,只靠長官意志臨時拉雜成軍。

而這一切,僅僅是個開始

類似今晚的集會,如果發生在董廢帝時期,董建華會真的慚愧心痛(雖然董建華也是長官意志型的人,但最少他的心腸不壞,他想管治好香港,奈何他不懂而已),曾蔭權也會見風馬上撤回。唯獨是梁振英,仍然以為可以靠語言偽術蒙混過關。他的登位,他的僭建問題,以至他的屬下陳茂波的問題,梁振英一再用他的語言偽術掩掩蓋蓋,拖拖拉拉,以為摸透香港人的心理,先蒙混再拖延便可以不了了之,這套語言偽術表面上過關,實際上每一次欺瞞也在香港人心中埋下種子,到了今天(只是短短兩個月!)香港人已經懂得如何正確理解他的話,所以他的說話已經不靈,委員會、甚麼溝通,大家也明白都只是他的拖字訣變種而已。

每天晚上,政總見

這次反國民教育的社會運動,必須聚焦議題,集中火力在「撤回國民教育科」上,其餘一切皆免談。要知道香港人的政治潔癖習性由來已久,反對單一議題才能凝聚最有力的社會運動。2003年反廿三條也是一樣:單一議題,而這個單一議題非常簡單明瞭地連繫到基本價值。反而一旦將議題連繫到其他理念以至政治議題上,便會馬上分散注意力,同時引起香港人的「政黨反感」,最後迅速瓦解。因此整個反國民教育的社會運動,應繼續保持獨立的形象。任何其他不當的象徵、議題,切莫不可隨便挪用,香港社會普遍市民無意去理會當中的利害關係,而一旦引起參與者的惡感,便會令議題瓦解,整個局便散了。很多人很想「宣揚」、「教育」香港人令香港人明白甚麼甚麼的,請記著,在這場運動的危急存亡之秋,必須集中火力,壯大參與隊伍,而非自我割裂,然後又怨民智未開!

燦書紀年 - 童生絕食

振鷹元年初秋,三童生絕食,促上撤民教。涼國公聞之,先三童生一時辰,下旨頒令新法,曰十大法,以助燦居。燦都遂皆傳涼國公德政,而莫知其法實悉隨昔蔭權帝之謀,無新意者。夜閱號外,皆無言童生絕食者。或言倭酋修書強秦以示好,或曰燦都無線樓花魁夜之亂事,無有言童生絕食者。

而我寄信,而你無言

我的母校是很「殖民地」風格的學校,當年的師兄和同學,熱心政治熱心社會的其實不在少數,當了政務官的固然不在少數,也有人曾是撐高鐵聯盟的發起人,或者自由黨的新星。這是我們母校的人參與社會與政治的方法。這當中沒有對錯可言,純粹是思想上的一種選擇。當你人生的第一份工作便月入四五萬元,你是這個制度的既得勝利者,得益者,這個制度和思想滋養你,你便很難看到制度的種種問題。這不是你的錯,當你沒見過黑天鵝,認為世上沒有黑天鵝是很合理的。

燦書紀年 - 民教之亂

夏,十萬蜀燦反民教,而禮部尚書伍黑賤猶言「十萬反,餘眾皆言民教善也」。燦怒,然官府無視。燦都欲罷課以明志,唯燦民溫吞,教師猶豫,坐失良機。黑賤逐立民教議政府,命洪肉為議政大臣,邀反民教者入局,作請君入饔之狀,以欺天下。反民教者拒招安,議政府逐自作威福,狂言「今非強也,三年之內,必推也」,更言「非強也,五年後方入會試也」。燦民怒極,不能言也。眾燦雖怒,仍無尺寸之行,天下雖憤,竟無點滴之功!所謂苦行,所謂蔽眼而行,既黑且賤者豈會青眼視之!殆矣!燦都殆矣!殆而以矣!

有諸內才形諸外

香港這種撕裂和爭拗,或者是公民社會必會出現的經痛,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悄無聲色地突襲香港。有時這種觸蠻之爭著實令人失笑以至啞然,因為原來大家背後的理念可以有很多共同之處。香港只需做好自己便可以,此心光明,復有何憾。香港最「反攻大陸」的,不是那些故作「建設民主中國!」的口號,也不是那些最後被中飽私囊的百億捐款,反而是最實在平常的東西,最能點滴間真正影響中國,如我們的傳媒自由,我們原有的社會制度,我們對官員、政府的鞭撻監管,以至我們的司法制度和街巷裡的各式文化。

釣魚台與周克華

我難免會想,其實對於內地人來說,也許整件事他們只需興奮地知道「咱中國人上釣魚島了!他媽的小日本滾出去!」便了,屏蔽了中華民國國旗,於他們而言根本是沒辦法察覺的小節,沒有中華民國的旗幟出現,潛而默化地視而不見,逐漸就根本失去了求知求真的興趣。就像香港人對周克華究竟是被哪一槍打死根本興緻缺缺,是周克華自轟,抑或公安擊斃,反正這個大賊都是死了。

名起欄王著 傷病倫奧休

據說劉翔早前才在美國跑出12.87的平紀錄成績,如果那是真的,那實在很難相信他故意玩忽奧運大賽。假使他倫奧的表現真的是故意脫腳,或許是壓力過大令他有叛逆心理也不定。有人細心留意了他賽前的準備,實在顯得十分心不在焉,早幾天內地網站又有神準的「預言」預測了劉翔倫奧比賽的結局。如果劉翔真的是有心輸掉比賽,那說不定那個預言帖便是劉翔自己貼出來的,用來測試一下大家的反應也說不定。當然也有可能一切不過是巧合。我寧願多給劉翔一些同情,放過他吧。如果真心喜愛劉翔的,不會因為他輸掉比賽就不喜歡他,如果一向不喜歡劉翔的,也不必再因為此事更添憤恨。實際上劉翔輸了比賽,我的感覺跟天氣先生那個「噢……. 」差不多,接下來我反而想知道史冬鵬和其他隊友的成績如何。

2012年7月29日,數萬名市民上街反對推行國民教育科。遊行是出乎意料地多人。下午三時多遊行隊頭出發,至四時四十一分,已抵達政府總部的隊頭表示龍尾才剛離開維園。據現場消息,遊行隊伍中途被警方一再無理阻攔,警方運用「沸水戰術」磨蝕和挑釁遊行,已成慣例。101年前的1911年5月8日,清宣統三年四月初十,朝廷「順應民意」改君主立憲制,成立第一個內閣「慶親王內閣」,可是成員以滿人為主,各機要職務也悉數由滿人出任,實際上完全失去君主立憲的意義,最終結果是令當初支持君主立憲制的人轉而支持革命派,間接導致清朝覆亡。2012年7月29日,特區政府在近十萬名市民上街遊行反對國民教育,要求撤回有關科目後表示,要設立「具廣泛代表性」的「委員會」去向教育局「提供意見」,實際上卻對三年推行的計劃寸步不讓。

有些人說「明明8號波6點已經掛,點解11點仲喺街,班乘客所以係自作自受」之類的言論。恕我不能同意這類誅心的想法。不管乘客因甚麼理由夜歸也好,港鐵在颱風期間也是維持有限度服務的,提早收車根本是意料之外的事,這次是因為電力故障,才令服務中斷。像數年前的「衝擊聖安娜餅店」笑話,那些顧客便不值同情,因為誰也知道掛了8號風球後商店都會盡快關門,而不是像港鐵一樣維持服務至日常收車時間。乘客因此有合理期望認為港鐵可以讓他們午夜前後回家,是合理的期望。當然有意外誰也不想,乘客的憤怒可以理解,不能好好疏導,才引致他們大爆發。假如是一個因為工作而晚了回家的人,難道也就像那些去了玩樂的人一樣不值得同情嗎?

碗仔翅精神

不少人一聽到「拔萃」二字,即滿腦的覺得裡頭都是不食人間煙火得天獨厚不識民間疾苦的富家子,我總是很不以為然。拔萃確實是一所很傳統,很英式,很「殖民地」的學校,很切合過往那種殖民地精英主義的模式,我同意。但自七十年代 Mr. Lowcock 起至直資前,這數十年是拔萃最「草根」的年代,恰如香港社會本身,本土新生的力量成了社會的主流。「拔萃」雖然是「名校」,但其實根據教育局的標準,是一所「負增值」的學校,一個一級的學生,讀完後出來的成績很多是倒退了的。拔萃之可貴,不是在成績,而是在培養一個人的心智,培養一個人相信自己的能力,培養一個人願意突破自己的極限,培養一個人可以捉緊事物的本質,不為外物所動搖。我那個年代的拔萃談不上是貴族學校,裡面確然有很多家境極富的同學,但那又如何?我跟他們,一樣都是拔萃仔。

燦書紀年 - 濟江棄官

振鷹元年仲夏七月十二,工部尚書麥濟江棄官。或曰麥尚書乃任期最短之尚書,未知真偽。濟江歷任工部尚寶司,監工丞,至侍中、侍郎及尚書,奇也。蓋以非庶吉士出身者而登此尚書高位,未之聞也。庶吉士自視極高,想濟江必得涼國公之助,方可趁此機會獲命尚書也,蓋涼國公口中常稱「革新」也。市井有好事之徒吟詠此事,曰:噫吁嚱!戇乎鳩哉!高官之鳩鳩到上青天!《佢個頭》昔人已隨廉署去,此頁空餘佢個頭。柒頭一去不復返,特首千計鳩悠悠。在目歷歷貪腐樹,高官個個乃共鳩。日暮鄉關何處是?燦都港邊使人愁。

所謂和理非,實是空白廢

香港人很喜歡說「和平」、「理性」、「非暴力」,近年社會越來越躁動不安,一方面越來越多市民對此感到焦躁失望,另一方面也有很多市民認為爭取改變的人是暴徒、暴民。下跪向主子乞求是很有禮貌的,叩頭上奏是很和平理性的,這種表達的方式也許最合高舉「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香港人口味,反正香港人也不明白甚麼叫平等自由,甚麼樣的平等關係下才會談禮貌。平等的關係就是最基本的禮,不平等的關係,被欺壓的人要「禮貌」地迎合欺壓者,不過是仍然跪著的奴隸。香港人說到底只有民主自由人權的皮囊,皮囊下是一堆空洞的夢囈,入夜前仍不停嘮叨著「和平理性非暴力,和平理性非暴力……」

2012年,「回歸」剛剛十五年,香港就已經被催殘得人面全非。當初靠打「僭建牌」成功抹黑對手的梁振英,今日同樣被人揭發住宅有僭建,可是香港人對此不聞不問,對梁振英的漫天謊話也毫無知覺,甚至覺得說謊那很正常,渾忘了當初社會如何追打唐英年,即使唐英年已清楚說明了來龍去脈。今日梁振英顛倒是非,將西九調查報告的「遺憾」說成「還他清白」,僭建風波又不停以謊話蓋謊話,但香港人仍舊無知無覺無痛無癢。湖南義人李旺陽被中共謀殺,香港四名青年到湖南路祭被當地公安跟縱及無理拘留,向港府求助得到的回應是「報公安」。青年泰歷,推鐵馬被控襲警,法官全盤採納警車內的警察證供一面之辭,重判泰歷入獄半年。

梁振英僭建門風波,事件本身越揭越醜惡,但事件的影響力卻在各個歸邊傳媒出力撲火下越來越輕微。對這六大疑團,梁振英根本一個也無法回答,他的處理方法,是一方面指自己不知道僭建的事,另一方面卻又擺出一付無辜卻勇敢的樣子,「認為自己作為業主是有責任,會一力承擔」,再來便是「展望未來」:「希望大家將來會憑他的工作及表現,相信他是個有誠信、值得信賴及支持的行政長官。」配合傳媒出盡全力淡化事件,於是香港人又再像被落了藥一樣,無可無不可地接受了「既定現實」,任由謊話連篇,僭建處處的梁振英當特首了。

頁 10 / 11123456789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