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非
林非
離經,不欲縛於經書舊說,欲自成一家自成一經。八十後,以追求人生自由之道為己任。

快感的來源

購物付帳時,確實會有種莫名的快感。那快感不止是因為買到心頭好,而是很純粹的一種發洩。付鈔那一刻,那種宣洩式的愉悅,確實叫人身心暢快。就像積壓多時的壓力,一下子獲得排洪式的宣洩,完全釋放出來。不過這種快感在發洩過後很快便歸於平淡以至虛無,有時效力不過持續幾小時而已,可能當你帶你的「戰利品」回家時已經開始後悔──我怎麼會買了這東西回家?這種消費式的歡愉是短暫的,基本上就跟吃東西的快感差不多,相信也大概跟召妓的快感差不多,都是一種純粹寄生在肉欲上的快感。那快感仍然是實在的,可是很短暫,過後甚至間或會後悔。

蔭權八年,時近端午,涼國公趁上病將殁,脅都察院欲號令天下以為私器,借林公公之手欲圖都察院。涼國公共林公公志得圓滿,蓋因破布之變後,都察院眾丞,皆朝廷鷹犬也。豈料都察院封貢表決,得票未過,涼國公圖謀敗焉!涼國公固咬牙,林公公亦錯愕矣。世稱林公公向喜怒不形於色,今亦不免瞠目失態,其錯愕可知。

現代音樂、新音樂給人不知所云的感覺,令很多音樂界的人寧可回去傳統曲目上。梁仁昭在這個音樂會說得好:所謂的傳統,當年也是新音樂,今天的新音樂,將來也可以成為傳統。現代音樂往往為人詬病「阿茂整餅」,常常要樂器演奏不合本身特性的樂音,或者純粹以各式音效取勝。不少樂人私下也說過,新音樂一直無法好好發展,因為缺乏真正好的作品,如果作品是好的,那便不會只有「世界首演」,永遠只演一次便不再出現。這次音樂會,如「雪」、「火舞」、「瞳影」都是很好的新派音樂作品,也都演過不下一次了,可以說是通過了好音樂的其中一個門檻。

燦書紀年 - 輔政助之事

驚聞訟黨因訟起亦因訟滅,聲威已頹,又傳吳訟急流勇退,超區又未戰而棄,何則?敗將不能言勇,訟黨為民粹翦滅矣!涼國公一統天下,此誠危急存亡之秋!奈何外有朝廷之陰乾,內有訟黨之頹靡,內有蠹蟲之滋長,外有拳匪之圍攻!嗚呼!此何時何日何地也!非我識之燦都也!

(編按:本報作者之一林非評論《明報》社評《市民挺身為李旺陽呼冤 警未靈活對應導致衝突》,立場鮮明、論證簡潔、用語直接。)《明報》係繼民建聯、中共、民主黨、梁振英元首之後,第五個詞語可以令我有條件反射:__啦《明報》!真係__都唔夠用,「與中聯辦商討」?果條路係佢私家路黎嫁?判左畀佢做花園嫁?搞清楚事實先啦__報!係康文署同環保署搞嫁!公家路黎嫁!「美化工程」係政府搞嫁!同中聯辦商乜_?

事件如果真的沒牽涉狗命,確實連報紙一角也不可能佔,遑論作頭條吧。但是義憤的網民,譴責學校的理由,實際上卻與 Honey 有否喪命關係不大。大家對學校真正不滿的,是學校這種「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處理手法。緝毒犬 Honey 的生死頂多是放大了這種感覺,而非本質上扭轉事件的基調。當這種「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情況發生在學校,就更令人感到當中的反諷。一面標榜情理信義,一面以各種遁詞去修飾推搪,這種反差更顯虛偽,這才是大眾反感的底因。

近日閱報,驚聞爾校(杏花村嶺南中學)竟然將曾於校內執勤兩年的緝毒犬 “Honey” 遺棄,最後更「人道」毀滅了一條無辜的小狗生命。事件於2012年5月30日經蘋果日報報道公開。身為一名小市民,對爾校的處理方式完全不能認同。爾校作的問卷調查顯示,九成學生支持力保 Honey ,但爾校卻置若罔聞,以成效不彰及有部分教職員怕狗為由將 Honey 帶離學校。及後之處理方法更是令人髮指,既不尋求愛護動物協會、職業犬隻訓練員協會的協助,最簡單如漁護署、教育局的意見也不諮詢,竟輕易將一條無辜生命殺死,是何道理,天道何存?

反惡法,齊拉布!

【今日香港】活潑的蟑螂在第一道菜上爬啊爬,食客拒吃。侍應急瘋了:「你不吃,第二道菜就不能上了。這樣會癱瘓了整家餐廳!」食客委屈地說:「唉,那先上第二道再說。」侍應火大了:「貓哭老鼠假慈悲!」2012年5月16日,香港市民自發到立法會外集會,支持議員以拉布方式阻止替補機制的惡法通過。替補機制剝奪了香港市民的投票權,屬惡法一條。

分組點票之惡

我最後一次正式到大陸旅遊(即撇除那些廣東一兩天短線團的)是在2008年初夏到南京旅行。我很喜歡跟當地人搭訕,發覺很多內地人認為香港是「民主」的,是「政黨政治」的。事實上香港的「政黨政治」徒具皮相,基本法很多條文都寫得很有問題。分組點票(基本法附件二)便是很明顯的例子。據最近一屆的立法會(2008-2012)選舉結果,30席功能組別議席中,有高達14席是自動當選」的。

尋常的荒謬

[情節所需,內含粗口字眼,慎入] 三則短篇故事,反映港人生活二三事。

燦書紀年 - 蔭權七年初夏

蔭權末年,上病,不視事。朝綱敗壞,群醜亂舞。涼國公挾天朝宗人府之助,盡滅群雄,得上立為後嗣,改震鷹元年。民咸稱善。昔涼國公未為嗣時,已深恨反涼義士。任軍機處時,常作大言,未有尺寸之功,徒貪口舌之便。廢帝年間,兵部尚書欲推大誥廿三,民怨沸騰,倘有差池,民必暴矣。涼國公於軍機處嘗言:「無傷也,彼有暴民,我有良將,朝野軍士食君之祿,用在此時也。」其人大約如此。

事實上,各式藝術中,「二次創作」可謂比比皆是。音樂上,採用某些樂曲素材作主題,變奏、重複、移調,重新編排成為新樂曲可謂十分普遍。以笛子為例,最著名的「二次創作」例子當屬鷓鴣飛。關銘依據信天游樂曲作的二胡叙事曲「蘭花花叙事曲」,後來又改編成笛子的版本。「梅花三弄」本來是晉代笛子名曲,後來笛譜失傳,獨古琴移植譜傳世,後世又根據古琴譜反向移植回笛子上。「山村迎親人」引用了「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的樂句主題。

嫌疑犯Y的獻身

看畢《大追捕》一片後,我發覺這部電影與《嫌疑犯X的獻身》相當相似。不過這種相似並不是抄襲,頂多是風格相近而已。以推理電影來說,《大追捕》雖然仍有不足,但無疑是近年港產片同類型作品中值得肯定的一次嘗試。

燦都演義預言

蔭權七年,狼王登極,改元振鷹。取其振鷹遠揚,迅獵飽食之意。

Facebook 和 Twitter

Facebook 和 Twitter 興起後,Blog 的影響力大不如前,「微型博客」──簡稱「微博」,包括 Tweets, Facebook Status 等開始大行其道。傳至國內,由於國內自己有個內聯網,結合山寨抄襲精神,各式「微博」風行起來。好些好此道的人,習慣了訊息短小,只求看起來好像很切中肯綮,直擊重點,然後實際上卻是語焉不詳,故作高深。當討論下去,這種風格簡直就變成是左閃右避,顧左右而言他。

文化的傳播與發揚固然與經濟實力有一定關係,但最決定性的關鍵卻又不是經濟實力,經濟實力強大不保證文化品味的高尚,即如暴發戶的品味,有錢,但卻惡俗。大陸必須要學懂明白的,除了要在國外尊重其他不同的文化,習慣到外國看不到「崛起強大」的中國中文以外,還更應該明白,中國文化是一個文化群的集合,而大陸經過幾十年的蹂躪,保存的文化還遠不及香港和台灣,應尊重香港對於正體中文的堅持,即使這是在「一國」之中。強求大陸式的文化統一,是文化暴力。

頁 11 / 11123456789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