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非
林非
離經,不欲縛於經書舊說,欲自成一家自成一經。八十後,以追求人生自由之道為己任。

建議欣宜認認真真專注唱歌

咁欣宜咁搞法,其實賣乜呢?成日賣「悲情」話自己幾努力突破體重要形象嘅局限,係消費緊件事。即係我柒雖然係事實,但年年月月日日咁回帶話自己柒得嚟幾努力幾特別,呢啲咪叫消費囉。

男人可以入女廁係咩玩法?

如果有啲人係性別認同有障礙(「障礙」呢個字又唔政治正確喇,但我真係搵唔到有第二個字去形容,「性別認同別具挑戰」?噏乜?),認為自己唔係屬於某一種性別,但又唔想變性或者變唔到性,片中嘅父親都話咗,其實另外開一個中性更衣室,係無問題。但到時又話你標籤、歧視佢哋㗎喇。

每個人每個職位都有佢嘅衡量同平衡,所以我唔會話傳媒人應該點樣點樣反枱,首先反枱都未必有用,型一嘢,餓三年,唔通你班網民養我?呢個係現實問題,亦未必對件事有幫助。其次,留喺到慢慢周旋,亦係另一種做法,忍辱負重,未必就等同苟且偷生。只不過要不停提防自己,問自己:我嘅原則喺唔喺到?過唔過到自己果關?係咁而已。

「人人都選搞到人人攬炒」是一個很客觀的「因果關係中的結果」,而不是一個值得用來指責參選者的論點。長久以來香港泛民陣營就真的當自己是一個內部的「黨」,要「團結」去對抗「建制陣營」的魔手。這在二元化的論述中是正確的,然而泛民卻從來沒有真正建構一個「陣營」的誠意和能力,幾乎所有泛民黨派的統合都是苟且的、隨意的、鬆散的,以至各懷鬼胎的。既然在結構上根本沒有融合過,又何來一種「黨內式」的協調?

年輕、當打、有身材

係好官仔骨骨,係好演說清晰,係好清新年輕,但佢代表嘅果個「陣營」已經疲態畢現,臨急抱佛腳九月選舉而家先來激,而更遺憾嘅係佢哋一直以來嘅背景令佢哋激起上黎「陣味」都總係怪怪地。我覺得呢個先係楊梁二人嘅真正分歧。

那我們一樣可以問:那「人類音樂」還有甚麼意義?人類製作的琴怎能和機器鍛造的比?人類演奏的音樂怎可能比電腦混出來的工整?

梁天琦係Riccian。

我唔明點解咁多人對呢啲嘢反感到一個地步,係條件反射式去笑鳩佢鳩,笑鳩佢撚柒。高舉個人主義,其實無咩問題,但係我亦相信,建立團隊精神,係另一樣好崇高,好偉大嘅事。為一個團體肯去犧牲,肯去付出,每個學生都應該試最少一次,無論中學也好大學也好。

本民前畀差佬拉晒,點解仲可以話佢哋唔承認責任?熱狗有人坐埋監,點解仲可以話佢哋唔負責任?喺抗爭年代號召每個人為自己為香港走出黎,而唔係為政黨站台做樁腳,有咩問題?話佢哋唔支援,係呀,因為你班友立晒啲義務律師然後開飛行模式吖嘛!話本土派不負責任,係講大話,社民連呢個政黨誠信何存?

普通話之邪惡,係除咗用「殖民主貴語」做包裝外,仲加多層「大家都係中國人」嘅大中華思想。兩毒併發,令普通話鏟除燦語更加得心應手。

請繼續謾罵本土派

本土思想是壓不住的,因為本土思想才是真正抗共的思想,在夾擊之下只會更加堅定了這種思想的人。這次補選輸了沒緊要,甚至下次立法會選戰輸了也沒緊要,看那些為梁天琦做義工的年輕人,世界是他們的,香港是他們的。儘管打壓,儘管潑污水,儘管繼續說他們是「退聯垃撚圾」、「本土怪膠」、「排外法西斯」吧,這種只懂標籤,不問情由的手法,這種手執話語權卻排斥其他思想的手法,這種非我嫡系就要滅絕的手法,同政府不肯聆聽、吸納、解決矛盾是如出一轍的。

認叻果班人,多數就係喺外國生活過,或者自命「見多識廣」嘅人,因為地球上要搵個凍過香港嘅地方,真係好易。而就算你咩北愛爾蘭、東北三省去到零下二十度咩?對唔起,西伯利亞講緊求其都零下四十五度。咦你西伯利亞零下四十五度咋?真係好廢,南極求其一個冬天都零下七十噃,咁。

我係香港人

你話你只係「文化意義」上嘅中國人,咁你邊忽中國?你出生喺香港,成長喺英殖香港,甚至你父執輩可能都係香港人。而就算你父執輩唔係香港人,係大陸「大逃港」黎香港,咁講到尾你都係香港出世香港長大掛?而你出生,成長嘅年代(又係講緊八十後為例),係英殖管治(1841 – 1997)嘅,成個香港嘅發展、成長、社會制度、價值,有邊一忽係「中華人民共和國」賦予嘅?你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嘅文化、實際關連,究竟喺邊?

文化遺產,都要有今人繼承

你去下英國睇下佢哋啲劇場作品,睇得多就會覺得,英國莎翁真係好勁。基本上佢嘅文化影響力係到今日仲喺到,影響同薰陶咗好多英國演員。

梁振英睇AV 睇到要報警

佢果一代人,係慣咗「老闆係攞正牌亂咁做嘢」呢種做人哲學的,即係果啲叫女秘書幫自己個女做功課呀,叫個新同事幫佢買蛋糕返屋企呀,呢類。咁呢類人去到做政府首長會點?呢種習性會撇得甩咩?可能得,但存疑囉。咁佢咁高調報警,其實可以係一手玩晒成件事,即係根本一開始由like性感美女開始都係自編自導自演(又或者真係有黑客再順水推舟嘅,唔重要),報警叫人查「黑客」但實際上就係搵一個,或者一堆替死鬼,以逞佢嘅「求其告網民不誠實使用電腦」獸欲。

全民退休保障:食子的塞頓

一群五六十後出生的人,蠶食了香港七八十年代的機會,食盡戰後一代百業待廢帶來的高增長,同時先使未來錢吃掉了八十後開始一代的財富,以炒樓、炒股等方式向年輕人提款。炒樓的本質,就是持有樓宇的上一代,以高價不顧折舊等原因強行向年輕人搾取金錢的一種手段。

記着,佔領是靠學民思潮、黃之鋒,和當日臨時出來支援的市民合力造就的,與你他媽的甚麼三恥毫.無.關.係。「佔領中環」從來沒有出現過,有的只是佔領金鐘,佔領銅鑼灣,佔領旺角,佔領尖沙咀,就是沒有你們「帶領」的「中環」!呸!

頁 3 / 11123456789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