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非
林非
離經,不欲縛於經書舊說,欲自成一家自成一經。八十後,以追求人生自由之道為己任。

成班好似餓狗搶屎咁爭住向政府獻媚,唔知頭唔知路就走去「支持版權法」,好,就怕你唔表態,就怕你唔支持,你一支持,成班人就即時拎返佢哋當年「抄考」日本同外國漫畫家嘅圖出黎恥笑。

以前你讀完中三可以去讀建築,去讀咩秘書,到大少少嘅都有唔少例如學護等課程讀,讀完出黎都叫做一技之長,搵到下食。今日你點都要死掂個DSE先,然後報一大堆坊間嘅濕鳩崛頭進士,例如早前爆出不合辦學資格嘅「護士課程」,然後九曲十三彎先上得返大學讀一樣嘅嘢。咁當然,上到大學就用英文讀,正所謂真心話用英文講真心好多,學問術語用英文寫都勁咗唔少,咁先搵到食。

左膠的道德觀:一萬把尺

2015年,ISIS肆虐,更加有入侵亞洲之勢,貼佢哋宣傳嘅歌,會有咩效果?睇下歐洲,有幾多當地土生土長嘅年青人受到「感召」而「加入聖戰隊伍」,佢哋可能無去過當地嫁,點解會「感召」到?咪就係靠無遠弗屆嘅互聯網囉。我覺得咁樣都仲要繼續去狡辯,簡直係噁心級數。

Mr. Wally 唱得好聽,但……

佢係日本人,唔識講廣東話,好多人因為佢嘅歌藝同鮮明嘅形象而留意到佢,每次獻唱都好多人聽,早前地鐵行李風波後,請咗佢去中環香港站閘內果個「藝術空間」獻唱,借佢「溫暖人心」同時修補地鐵形象。今日又喺合和附近見到合和請咗佢去唱歌。

男人最得意嘅地方係,佢哋嘅生理結構註定佢哋天生更有「賴皮」嘅條件,咁你無計,生理上男人到六七八十都生得(何生生最後生嘅子女時好似都七十幾八十?),女人唔得。呢種基因我認為係會好微細地影響男女嘅價值觀,唔係話個個女人都想生仔,更加唔係話個個女人都要生仔(物化女性,父權壓迫 spot!),即係等如有人話男人天生要搵女性交配,而且條嘢夠顯眼,所以男人更多有自瀆(打飛機呀!)嘅習慣咁。

樂器,係器,亦係樂。

中樂以前都無考級嘅概念,我呢類窮撚子弟喺政府機構學,只係考內部試,的確係無乜代表性,近年先有話「中央音樂學院」嘅考級,於是近年開始,一大堆小學生都拉「陽光」、「一狂」,有音無神,惜哉。

而家咁樣,你又選唔到,你拎住果1406票代表乜?只係令你感覺良好?你而家幫到呢1406人咩?你有議席有政府資源去幫佢哋咩?無!你係辜負咗呢1406人呀!仲好意思拎黎講!你口中嘅「追殺老人政客」,都要個老人政客做唔到嘢,村民先會投新人嫁!呢個都係建基於建設社區嘅考量呀!你眼中叫投機,但新人落區,果區有新選擇,先叫曙光呀!

街頭賣藝唔係乞食

香港,或者話香港同大陸(似乎台灣、日本無呢個問題)嘅街頭藝術,我覺得總有一種掃不去嘅悲情「乞食」味,令呢件事好難提升形象。

如果有人鬧你點解只係關注「大國」,其實呢啲人個心態,講到尾往往只係「認叻」:我識得甲乙丙丁容燉共和國嘅內亂呀,咩話你唔識呢個國家?你好井底蛙囉,無天下人文情懷囉,好小家囉,眼光好窄呀。咁。

窮人含撚,中產含菌

香港而家窮人含撚,中產含菌,係大路嘢黎,香港而家你無六位數月入,真係唔好同人講你搵到吓食(佚名(好似係),2013)。以前基層比而家容易上公屋好多,多得大陸人,今日要等耐好多。好多左膠呢個時候會鳩叫,話大陸人不知幾少云云,真係笑話。政權被移交以黎大陸落香港嘅人以百萬計,政策有無做相應配合?無,係將香港人資源分埋畀佢哋,咁想分得到都難啦。我已經唔同你講應唔應該收咁多大陸人,姑且當你係「人口增長」去處理,政府係無新思維去處理呢個問題的。

更大鑊係,其實「中產」係一個階級,佢可以定義咩叫品味,反過來事物本身係唔重要。所以咖啡文化嘅各種論說就係新時代品味,中式食療海味乾貨就係阿伯,泥撚古,迷撚信,勾結中醫子虛烏有唔科學,幾難聽嘅說話都有。

梁齊昕其實好可憐……

睇返條片,佢只係想幫朋友截車,但就一出街被人當唔知過街老鼠定珍稀異禽一樣去睇,將一切都放大,其實喺鎂光燈無限放大下,我相信每一個人都可以好醜陋,原理就同「遇到紅燈,佢竟然停低」一樣,加個「竟然」,就好事都變壞事(語出黃子華)。齊昕有心病,有心理問題,係好有可能(你唔好唔科學唔客觀以偏概全論斷佢吓,我話「可能」咋),你見佢截的士一時一樣,又話上又話唔上,情緒好明顯受到好大困擾。其中一個主因當然係因為海量記者追住佢黎影。

現時「中文書寫」雖然以「國語口語」為範本,但每個地方嘅人都會寫出佢哋嘅特色,喺「範本」上面加上自己嘅演繹,例如「夭壽」「靠北」「忽悠」「打的」「埋單」等等等等,大家都可以去評斷究竟呢個咁龐雜嘅「有機體」寫出黎嘅嘢達唔達意,意思深唔深邃,修辭精唔精彩,文章暢唔暢快。

洞簫與尺八

當我們將洞簫或尺八提升到一個文化素養的水平去看,就不免要審視這些樂器背後的一整套文化觀和世界觀。時人往往對「音樂」的認識是「現代」的,不分家的,即是,我用洞簫可以吹「Let_it_go」,用尺八也可以,頂多是「感覺不同」。但如果我們認真將洞簫或尺八當成一個「體系」來看,便會驚異於他們兩者的意蘊之深之廣,是根本另一種「聲樂」「樂音」,而不能單單用甚麼旋律和聲甚至音高去審視。

李天命好似加藤鷹?

每一個哲學家,任何一個業界嘅任何一個人,肯定都只係代表果個業界一個好小嘅片段嫁咋喎。但係喺果個業界出色,當然係比起其他業者更有代表性啦。

去看看各大康文署轄下場館的租用情況,其實是相當爆滿的。爆滿的意思,不單單是指表演場地,還包括各練習室、排練室等,滿目都是「社交舞」、「粵曲社」、「合唱團」、「管弦樂團」的活動。然而,香港的相關藝術水平,只能以「不忍卒睹」來形容。為甚麼?

頁 4 / 11123456789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