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非
林非
離經,不欲縛於經書舊說,欲自成一家自成一經。八十後,以追求人生自由之道為己任。

我應該是小三讀羅貫中三國演義(係喇係喇,毛宗崗刪改版吖嘛),小五前已讀完所有金庸(除了《鹿鼎記》)。小五六時有個同學興緻勃勃地跟我說:「我而家開始睇金庸呀,我覺得小說中文好好呀,你睇下呢個字,呢啲四字成語,真係學到好多嘢。」我仲記得當時說的字是「爐火純青」,是《神雕俠侶》中形容一燈一陽指功力的一段。反而是鹿鼎記,一開始那段我已經讀不下去,當時對明末清初歷史沒有概念,總覺得很悶,後來斷斷續續分段讀了鹿鼎記,也不能算完整。

單由技巧上講,琵琶嘅難度應該係中樂彈撥樂中第一。中樂彈撥樂基本上都係近幾十年先建立起來,真正算係相對傳承到傳統,傳統思想可以留到落黎嘅,數來數去就只得琵琶、古箏、揚琴同三弦。琵琶嘅兩手技巧係最多,亦係最難。單單係五指輪已經可以叫人成世不停練。仲有鳳點頭,搖指等,每一種指法都叫人要下功夫。

敬問港鐵大圍站執法標準

昨晚大圍站職員以三對一,以猛虎撲兔之勢向未成年校服小妹妹嚴正執法,該帖下填滿各種質問留言。港鐵昨晚曾刪除留言及封鎖網民,但其勢不能止。予以為港鐵貴為大公司,以猛虎圍兔之勢執法,足見其紀律嚴明,困擾香港多年的走私客問題有望馬上解決。在社交網站留言,終究尚非正式溝通之法。殷盼之下,予遂草一電郵予港鐵,予請各位如同意此電郵者,亦可酌量增刪內容,發電郵予港鐵務求問個清楚明白。

究竟甚麼是詩?

既然以中文為寫作媒介,姑且由中國的詩歌傳統談起。中國確然是「詩的國度」,不單因為產量多,也因為詩和由詩發端的韻文,是影響了整個古代中國社會。一開始《詩經》中的詩是民歌,是韻文,在短小的篇幅裡已要求格式整齊,字數有規律,有修辭,有押韻等。四言詩很早便發展成熟,裡面的格律一直沿用至漢末。四言詩由於字數少,二二相對成句,因此裡面的句式變化較少,也確實難追上時代語言文字的變遷,因此漢樂府開始,就有了五言詩。

話說琴日有人貼咗張相出黎,話係差佬嘅口供紙。之後好多網民──嗯,同我一樣係無名無姓嘅小網民──喺下面口誅筆伐,大肆恥笑話班差佬唔識字,連「語體文」都唔識。但其實,口供紙為求準確,係一定要原字筆錄嘅。喺某些重要會議文件,其實做法亦係一樣,例如立法會嘅逐字紀錄文稿。

《日本最長之一天》正好以一種極真實嘅方式還原咗喺軍國主義強弩之末,日本終戰前夕時國內各方嘅立場對反應,安排得十分有序而且立體。

早在韓戰已是這種玩法,到後來那些救災基本上都是這種套路,某程度上可以說是「喪事喜辦」的源頭。

今次UBER事件,呢個小小的衙門成了風暴的一道點綴風景。先有網頁大鑼大鼓吹到UBER係自己政績,然後一夜之間「彈弓手」撤下資料,又要扮晒嘢懶係睇清睇楚深思熟慮先話撤下係有諗過。好心啦,淆底就淆底啦,即係話當初你啲大鑼大鼓,其實都好有可能根本只係痴人家金糠,見人打入香港就狗衝去領功。

左搭右搭上大學好羞恥咩?

其實我果屆嘅老拔係當年最「精彩」嘅一屆,成績應該係差到無倫。我果班,我果兩行十(定十二)個同學,得我一個直接入大學學士學位(仲要係地底泥嘅中文系)。我咁講唔係想捧自己,事實上,今日我班同學全部無穿無爛,仲生活得好好

香港人的「理性科學思維」,「我哋有專家意見」。的確,那四棵樹每年能生產多少GDP?除了觀賞和乘涼之外有甚麼經濟價值?而「科學地」說,要為那四棵樹訂下一個「危險指數」也只是彈指間的事,多麼科學多麼客觀,反觀你們要求的「美」、「回憶」,能量化嗎?有科學數據支持嗎?沒有!

我唯一諗到可以同中文系匹敵嘅係理學院。香港黎講啦。咁你外國科研唔同香港嘛。理學院同中文系一樣,係無尊嚴可言嘅一種學問。我要再三澄清,我唔係話中文系或者理學院或者任何一科嘅學問唔係學問,呢啲說話只有哲學系或者語言學系嘅人先講得出(以偏概全3),我係話,呢啲學問不被尊重,呢啲學問被賤視、踐踏、鄙視、調笑、輕蔑、無視。但無論點都好,理學院都有一大堆公式、數字、術語可以拎出黎撻人,呢點又好過中文系了。

唔好話到自己仔女啦,我試過同一個比較後生嘅朋友講,叫佢去旅行要點樣點樣小心啲,佢完全係一副「知喇你估我戇鳩嘅咩!本小姐咁撚醒點會有事」嘅樣。過兩日就傳黎佢被劫嘅消息了。

好多人好中意話「到你有小朋友就知」,我好認真,好反覆,近乎日撚日咁反省,結論係,我最可能係會啞忍學校迫鳩啲小朋友而唔敢反鳩佢哋枱。屌你,我點樣「粗口-free」地同學校「傾」呢個問題?耍官腔大家都識嫁啦,耍完一輪, TSA 又係要應付,學校係操你個小朋友定唔操吖?操!

有啲收錢嘅兼職竟然食埋班幫手義工嘅飯,喺管理角度睇,人家義工來幫手,點睇都應該畀人食飯先過你啲收錢職員食飯吧?但你都要教佢佢先知衰嫁嘛。

打辯論好多人以為只要雄辯滔滔,無論對方答乜都批到人家體無完膚就贏。實際上完全唔係咁,反而好多時「簡約即是美」,你條主線簡單、入屋、無可批駁,就穩操勝券。太多旁枝末節,奇技淫巧,只會令自己畫蛇添足,留太多尾巴畀人去分散視線,就算再花巧都無意義。

《金瓶梅》係咪文學?

一般甜故好難被人稱之為文學,其實個講法唔準確,話甜故「文學價值低」會比較準確。何謂文學價值低?就係一啲除咗挑起你性欲之外無乜令人感動、思考、咀嚼(但不限以上三者)嘅嘢就謂之價值低,所以無人會不停咁讀一本風扇說明書讀得津津有味覺得係文學,而你起個壇好津津有味咁讀說明書,反而可能係行為藝術,在此不贅。

頁 5 / 11123456789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