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非
林非
離經,不欲縛於經書舊說,欲自成一家自成一經。八十後,以追求人生自由之道為己任。

「嗱!八級呀!仆街!」

中一考演奏級,其實我真係唔覺得特別叻,真的,毫無葡萄嘅成份。近幾年聽返唔少「彈琴」嘅朋友講,佢哋細個可能真係一年淨係練考級果幾隻歌,取任務完成。我聽過唔止一個朋友係,考完七級、八級,係以充滿怨恨嘅聲線同父母講:「嗱!八級呀(仆街!),我以後唔會再掂呢舊嘢呀(屌你)!」,嗯,當然,啲粗口係我加的。

名校買人入校隊?

而家直資年代,我認同嘅係,有錢人係會更多「特殊技能」,更有優勢,當「特殊技能」放大咗時有錢人更加玩晒,但我唔認為窮人就無「特殊技能」噃。人哋拉個三萬蚊嘅小提琴,你拉個三百蚊嘅小提琴一樣可以拉得好。人哋有鬼佬教練可以九秒跑一百米,你自己努力啲練練到十一秒一百米都唔係失禮吧?

人貴自知。其實我好怕啲人亂咁定位自己。當然,喺呢個全球化、資本主義、包裝大於一切嘅社會,適當地亂吹亂定位,係有助幫你搵機會同提升自己視野以至能力嘅。

那個回不去的時代

面對蒙古鐵騎和貴族的壓迫和踐踏,「反抗蒙古的殖民」就成為一個不可避免的課題。而這個問題弔詭的地方在於,每當觸及這個問題,很多蒙古人和南人就會自然地將「政策層面帶來的現實操作」與「個體的善良本質」混淆,以致到今天南人在爭拗中只見越來越遭受壓迫的情況,同時很多南遷的蒙古人又覺得自己非常無辜,認為南人的反應是出於惡劣的排拒和仇恨,而非堅持甚麼文化上的多元和包容。事實是,偏偏要反對蒙古鐵騎的踐踏和侵略,才有可能回歸真正的多元與包容。

「和理非」不是毫無意義的,當民氣、人數能展示出「和理非」,如舉高雙手的和平,堅定不退但手無寸鐵的和平,這些畫面是有其說服力的。然而此一時彼一時,當施行酷刑的黑警只被控輕微罪行,當將人當豬狗一樣揮棍毆打的警司仍然安然退休坐享數以萬元計一個月的長俸至死(交稅供養打自己的人到老死,這真不是荒謬二字可以名之),當警察已與黑社會勾結,與大陸国保結合,不再「執法」而只是以「為同袍報仇」的心態去毆打示威者,這時候形勢的惡法促使新的思考是正常的事,不能再迴避。

為民情把脈的功架

早幾年開始,就有人論說香港逐漸陷入「不可管治」之地,甚至近期有論說香港會「西藏化」、「新疆化」。昨晚的衝擊,正是這種論說的實證。當大家思考「升級」時,無可避免會觸及到這類衝擊行為,大家可以不認同,但除非政府改弦易轍,否則似乎這個方向已是很難改變,這次衝擊明顯是在民情未準備好下拔高了行動程度。

王晶呢D 所謂成功人士

王晶只係典型嘅八十年代「成功人士」,靠住當年經濟起飛,百業暢旺,娛樂事業發達,咩題材都百花齊放,佢靠庸俗、色情元素去賺錢,然後賺到錢就也文也武,以為自己好掂,好勁。

即係咁,你同人講早晨係咪唔禮貌?你叫人要應你係咪唔禮貌?只不過,喺課室裡面,「屌你老母」係開引號,「仆街」係閂引號咁解啫。所以其實我對於啲人講粗口,確切啲,對住我講粗口,我唔係好覺得侮辱到我的。

燦書紀年 - 江陰就戳

為守千年之民風,存祖宗之文化,乃可斷頭捨身,明知城小,城破徒計時日長短而已,然為守義理,甘作以卵擊石之事,面無難色。今燦都也小,為存普選之義理,民佔塗中。都內多有居高位,安廟堂者大言:「見好即收」,其義也悖,其人也醜。即如江陰之守城,何來人言「我等已顯氣節,滿韃氣懾,我勝矣!」而後屈從剃髮令之理?較之古今,今人斯又遠在古人下矣!

燦書紀年 - 丘太僕寺卿參議

丘其人也,並無實學,任尚書時多有怪論,時人引為笑柄。謂欲推廣「節蠟燭」,時人謂今已多用燈矣,用燭何為?況燭貴,尋常百姓少有用者,其人大抵如此。

技術分析學聯與政府會談

呢個會面本質就係一個「辯論」,但同一般「辯論比賽」唔同,呢場會面,「演」嘅比重比「辯」多好多。因為你唔係要說服對家,玩咩,一開始戴晒頭盔又人大又基本法,見面係要鞏固自己客路,同埋落對家面咋。

以我自己為例,我中六幾乎係無上過堂,開學就搞學生會,之後朗誦節,朗誦節完咗都聖誕新年,傳統上聖誕新年中間果段日子,都係有返學等如無返學嫁啦。之後農曆年後就音樂節咯,一路到復活節假都無上過堂。個身會唔會穿幾個窿?唔會噃。咁你話而家係咪好搵到食?咁當然又唔係,但未至於世界末日囉。

我說中華文化在我有生之年斷無真正復興之日,語言有入聲的不同方言,用正體字的人,是真正意義的文化遺民。現在海外如新加坡、馬來西亞都是用簡體字,聯合國也是用簡體字做官方文字(常任國),試問我們用甚麼去說服別人用正體字?簡體字近年的論調已經說自己是書法字,而避談整個造字結構混亂和破壞原有聯繫的弊端,隨着學的人漸多,抵反的心理會更強烈,因為沒有人喜歡被人批評自己所學的東西是殘缺有問題的。

讀史如犀照

今日之天朝聖國,舉國上下皆陷暴虐之自卑與自大之中,京官指鹿為馬自居「最大民主派」,而聖國國民上下,雖常云非權非貴,然其嘴臉有異乎?莫不是我有錢我是上客,我有錢我就有國力,文化者何價?所謂中國思想從何談起?中國之思想,多少能整理、承襲、改良自傳統?莫不是以錢買買買而已!

無書枱係咪好大不了?

每當拎一件事來放大做象徵時,幾乎肯定有呢個問題出現。講真,無書枱係咪好大不了?我真係唔覺,而放大呢件事,只會被人覺得社協班人大驚小怪。請搞清楚,呢種感覺,唔.代.表話窮人唔應該幫,只係由呢一點切入,說服力係唔強。感覺就好似,強調捐完血有朱古力奶飲,叫大家快啲去捐咁,唔係唔得,怪囉。

表面上這種群眾運動的方式是與泛民一直以來的打法如出一轍,但實際上各種資源的配合是泛民不能企及的,如各同鄉會、社團和公司的動員。更誇張的是,以往一直說不會刊登政治廣告的各公共交通,也刊登了這些「政治廣告」,明目張膽地搬龍門。實際上這種動員形式可謂「本小利大」,只要籠絡好幾個大老闆,由他們去動用手頭上的資源,着下屬參加便了。籠絡這些老闆,成本遠比逐個籠絡下層人員容易得多,何況要籠絡這些人也不一定要用實利,很多時口惠而實不至已夠了。看早前會計師北上工作的彈弓手事件,有時只需用一些「莊嚴承諾」去糊弄一下就夠了。

頁 6 / 11123456789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