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古
奧古
奧古
真實小說人物

試論本土派選舉及投票策略

即使全奪35席直選,本土還受制於功能組別。本土派如何在立法會做成實事實現「真政治」呢?所以,真正的本土不屑參選區議會及立法會。不參選,也自然不會投票,因為那只是永劫回歸。所以,用一貫框架分析再一次不管用。本土派寧願在地深耕,在民生最受影響處光復,告訴港豬他們為何是港豬,猛烈批判「左膠」,使港人自救,也不願意跟從失敗了約30年的「民主社運--立法會政治」。

對拘捕決定申請司法覆核

看了《檢控政策及常規 – 檢控人員守則》特別是有關延誤的部分,以及獨媒引述莊律師的就「公眾利益」的分析,起訴決定可能已經違反了《檢控政策及常規》。當然,在陳玉峰的案子裡要司法覆核檢控決定成功,便要拿出證據來支持律政司司長是服從政治指令。當然,這裡是許多司法覆核者所面對的困難,因為申請人並不會容易得到政府手持的內部資料。

施永青提出的只需要有程序及合乎程序便可,但程序本身公義與否並不是考慮。從上面的例子可見,就算有程序並不表示有公義。現在許多高中生都明白到法治最高層次是「以法達義」,戴耀庭提出「義」其中一項是政治自由 - 人民可選管理他們的官員。空有一個遵守程序的政府,而該政府不是民選產生,這根本不是法治的全部,那只是「有法必依」而已。沒有民選政府,程序又會有多「民主」,合乎程序後的決定又會有如何大的道德力量,要社會得人接受呢?

跳出學校的教育

跟朋友聊起佔領中環,有人評:「他們能做到甚麼?」我卻想起了佔領中環有自由學社這一回事。在這場沒有限期、沒有規則、沒有任何既定模式的實驗裏,每個人都是老師、每個人都是學生。我們希望和你一起,共同討論什麼是free school,共同決定教學的內容、方式和時間,希望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步伐,學習醫學/針灸/推拿/詩/結他/煲湯/地理/太極/純數/物理/縫紉/建屋/UFO/星際政治學……

辛卯年香港法治回顧

通常在一年的年尾電視台就有一年大事回顧。今日也想來個回顧,講一個香港核心價值法治今年表現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