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諾軒
區諾軒
區諾軒
南區區議員

昨天五時左右投稿,晚上隨即收到鄭君在熱血時報發表的回應文章,然而恕本人直言,其回應要麼便是仍然不明白事實真相便評論,要麼便是繼續老屈別人私募行騙。頂著學者的名銜,卻寫出如此文章,實在令人失望。

當時為免激化所謂的左右之爭,掩蓋挑戰不公義的社會運動,我選擇了緘默(儘管終歸在很多網台從頭到尾說過原委),卻一直想,這種姿態,真的令事情水落石出?我往日天天上的高登,那些巴打絲打會相信我,站在我這一邊嗎?如果沒有,我會覺得這不白之冤,非常不值。自己站出來為社會運動做事,卻面臨無理的誹謗,沒有比這種情況下還啞子吃黃蓮更受冤屈了。

我參選民主黨主席,是要把基層、勞工議題帶入競選主題之中,不要讓大家感到年青人在改選前缺席。立法會選舉時,有緣翻閱民主黨過往競選刊物,劉千石當年站穩勞工立場的說詞,記憶猶新。然而,我有時感到每當談及勞工基層立場,誠惶誠恐:既擔心觸起過往黨爭歷史,亦忌牴觸中產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