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蔚藍
蔚藍

一群港大醫護生,早前走到政府總部請願。為的不是甚麼民主普選,或者反對醫管局削資,卻是要求政府全面取締電子煙及加熱煙。抱著琳瑯滿目的反對理據,但我只見數副離地萬丈,不食人間煙火的咀臉,所謂訴求亦不見得振振有辭。

個千億新抱,就應一個NGO邀請,帶咗成家去尼泊爾睇佢哋機構個災後重建計劃。個新抱仲好感動,喺美麗華酒店BallRoom嘅記者會話要捐成1600萬俾個機構去做重建,最後希望香港各位善長可以學佢咁跌錢出嚟,好似係。

2010年之後,經歷過失敗嘅五區公投運動,某社運網台以組織化之名隔走「非自己友」,同埋由D&G引爆嘅左右之爭之後,就將呢一班昨日衝差佬同一眾旺角義士冇咩分別嘅行動者,變成咗今日大家口中嘅左膠。

主場有老母,作客有伯母,點都係要死出去。窮L要有空間,都係要錢,仲要同城棚人一齊搶時鐘!萬一一個唔好彩撞個EX同另一條仔一齊喺個狹窄時鐘大堂排隊,真係唔知到同唔同襟弟Say個HI ,轉頭再出番Lobby交流心得好。